幹!House跟Cuddy的『嘿嘿嘿』竟然只是House的幻覺啊啊啊啊
(翻桌)
害我期待這麼久 (咬手帕)
他馬的編劇,不要耍人啦!
當初照進度看的Huddy shippers,
看到這樣的結果不知道心中是不是出現無限個幹字...。


不過第五季的結尾透過Amber陰魂不散的幻覺,
終於讓House察覺到他濫用止痛藥對他的傷害。
從s5e16中他以美砂酮取代維可汀,造成他的觀察與思考鈍化,
到後面幾集濫用維可汀成癮,腦中的幻覺也引導他做出錯誤的判定。
潛意識甚至也以『虛假的現實』讓House去面對他內心深處的懼怕與渴望。
幻覺中Cuddy幫他勒戒的橋段中,潛意識透露出House是極欲想要獲得Cuddy認同,
甚至是得到她的關心與愛護。


因此才有Amber的一句:你擔心要是你在她面前破功偷吃藥,你就不配得到她。
以及之後在幻覺中熬過勒戒的一晚後,House終於有自信可以領取他的獎賞,
也就是跟Cuddy告白(然後發生關係這樣)。
帶著這樣以為是真實的幻覺,House回到真實的職場,
在不知道真實其實是虛幻的情況下,House不要臉的宣告觸怒了Cuddy的底限。
這時House才明白這一切都是幻覺,只是他這次真的嚇到了。


就像season final的病患一樣,House的腦已經不聽他的控制了。
他的腦編造謊言欺騙自己,一方面他想斷藥,
另一方面卻又以Cuddy留下的口紅的意象掩蓋維可汀藥瓶的表象,
用充滿愛意的眼神注視著口紅的House,其實他內心深處最愛的是維可汀。
因為他的大腦透過House最引以自豪的理性分析,
分析出House不能沒有維可汀,然而他又想要藉掉它,
於是只好編造一段美麗的故事,讓他以為自己不再依賴止痛藥,
以為他也可以有好的生活、好的情感關係。


因此Amber的幻覺沒有消失,只是在這段美好的故事中被鬼隱,
並在最後出現告訴他:這就是你編的故事,顯露了你的本質,很精采...
然後Kutner的幻覺再補刀:只可惜這不是真的。


House一向對自己的理性自豪,以為一切都在自己的控制之下。
他右腦的情感每次想要找出出路,都被他的左腦給壓制。
然而這樣下去對House本身有害,因此左腦分析後,
用了右腦的一些成分創造了一場美麗的夢,夢裡理性情感兼具,
只可惜右腦發出的情感是真的,只是用在左腦創造的虛假裡。


劇末House終於不再逞強,承認他一點都不好,在Wilson的護送下進了勒戒所。
House曾說病人只是在逃避,然而其實他自己也是,
逃避自己是毒蟲的事實,逃避他對Cuddy的感受,
逃避自己不夠好配不上Cuddy的事實。
直到醫療上的徵狀出現,直到他以為他不再依賴藥物,
成為配得上Cuddy的男人卻又幻滅時,
他才真正意識到,再這樣下去他永遠無法擁有真實的情感與關係。


一直孤軍奮戰的他,在跟Amber的幻覺中甚至對自己的本事自豪到,
他懷疑他要那些小組成員幹什麼。
直到Chase在他籌備的單身派對上,誤食草苺過敏發作,
House才意識到,他的理性如此發展下去會偏激到毀掉身邊每一個人,
因為在他的理性中,其他人都不重要、都是白痴。
然而他的情感面卻是在乎Chase,在乎身邊每個人的,即使關心的方式很另類。


一邊是House察覺自己昨晚的美好回憶只是幻覺,
隨著他步入勒戒所,天氣陰冷,
另一邊則是Chase與Carmeron的婚禮,氣氛歡愉且氣候晴朗溫暖,
更顯House封閉自身已久卻一直不願承認的孤寂,
直到他的潛意識利用各種方式將這層痂給撕開,
將傷口暴露在眼前逼意識面對、處理。

創作者介紹

paradoxical paradox

不流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