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d Wounds"
Spartacus.Blood.and.Sand.S01E11.HDTV.XviD-XII.avi_001124832.jpg
這集開始,許多埋藏的秘密終將被揭露了!

Spartacus在親手殺死Varro後,終於又開始懷疑這一切所為何來。
每個人都告訴他Varro,生為鬥士死為鬥士,他死得榮耀。
然而Spartacus則認為,Varro根本是死在小鬼的遊戲裡,何來榮耀之說,
更何況,他有妻有兒,他應該以一個丈夫、父親與朋友的身分被懷念,
而不是虛無的角鬥士。
前來領回丈夫遺體的Aurelia,更是無法諒解Spartacus。
Spartacus.Blood.and.Sand.S01E11.HDTV.XviD-XII.avi_000214881.jpg

上一集中,治安官以Batiatus身分不夠高貴為由,拒絕封官。
Batiatus深感屈辱,在給Ovidius一家滅門後,
他似乎無所畏懼,為了討回面子,他決定殺害治安官。
這個決定讓妻子Lucretia都覺得太過荒唐,但Batiatus心意已決。
甚至找來Spartacus,想要利用他喪失摯友的傷痛,
慫恿他幫自己向治安官一家討回公道。
同時也要告知他,在與龐貝城的比賽中,
Spartacus必須負責在決賽中,迎戰龐貝巨人Pericles。
Spartacus只有一個要求,他從今而後的獲勝獎金,都轉帳給Varro的遺孀。
   
但是,Spartacus的狀況卻越來越差。
Varro在他側腹造成的傷口一直拖累著他的動作,
Spartacus甚至不斷看見Varro的幻覺,終於他倒下了。
原來他狀況差並不純只是悲傷,而是傷口的感染讓他險些小命不保。
與龐貝城比賽在即,Batiatus也只能讓Crixus替補上場。
Spartacus.Blood.and.Sand.S01E11.HDTV.XviD-XII.avi_001396853.jpg
埋藏的潛意識說出了他忽視、不願面對的真相。
夢境中,傷口掉出了大量的銀幣,Varro對他說:你不過是他的人肉金礦罷了。


Spartacus.Blood.and.Sand.S01E11.HDTV.XviD-XII.avi_000886010.jpg Spartacus.Blood.and.Sand.S01E11.HDTV.XviD-XII.avi_000963963.jpg Spartacus.Blood.and.Sand.S01E11.HDTV.XviD-XII.avi_001042291.jpg
馬車夫探子Aulus為Batiatus綁架了治安官。
治安官被囚禁在下水道中,即使性命垂危,
面對Batiatus的要脅,仍不改他的霸氣。
Ashur認為這次似乎太超過,但生米已經煮成熟飯,
Batiatus要大家硬著頭皮幹下去。
Batiatus則先行離開,因為雙城決鬥要開始了。
偏偏,Aulus打瞌睡,待Ashur來交班卻發現治安官似乎死了,
Aulus靠上前,細聽呼吸,突然被裝死的治安官咬下一塊肉。
受傷的Aulus回訓練場接受治療,Ashur留下收拾殘局。
Spartacus.Blood.and.Sand.S01E11.HDTV.XviD-XII.avi_001697779.jpg

前鋒戰中,龐貝的角鬥士被打的落花流水。
終於,決戰要開始了,卻等不到卡普亞的大家長為比賽揭幕。
眼看觀眾就要爆動了,治安官之妻只好要Batiatus代替下令。
Batiatus意氣風發的頂替治安官的差事,甚至坐上他的主位過足乾癮。
Spartacus.Blood.and.Sand.S01E11.HDTV.XviD-XII.avi_001937852.jpg Spartacus.Blood.and.Sand.S01E11.HDTV.XviD-XII.avi_001946945.jpg

觀眾所期待的冠軍是Spartacus,Crixus一出場被觀眾飽以噓聲。
然而,這是Crixus渴望已久的對決,他必須透過這場競技奪回他的冠軍榮耀,
然後把這份榮耀與他的女神Naevia分享。
Crixus最初屈居下風,甚至被對方逼到牆邊痛揍,
然而Crixus最終還是站了起來,重整自己的步調,
以最快速、簡單的招式打倒了對手。
當他舉起手望向女神所在的露台時,卻空無一人,
原來不久前Lucretia突然暈眩,Naevia陪著女主人回去休息了。
無法與Naevia分享的榮耀,Crixus突然覺得這一切索然無味。
Spartacus.Blood.and.Sand.S01E11.HDTV.XviD-XII.avi_002187560.jpg Spartacus.Blood.and.Sand.S01E11.HDTV.XviD-XII.avi_002195318.jpg Spartacus.Blood.and.Sand.S01E11.HDTV.XviD-XII.avi_002231187.jpg
Spartacus.Blood.and.Sand.S01E11.HDTV.XviD-XII.avi_002241072.jpg

此時露台上則傳來壞消息,信差通知發現了治安官的坐車,
侍衛被殺,治安官下落不明。
Batiatus假意要幫忙尋找,並提議帶著治安官兒子同行,
翻遍全城都沒有結果,Batiatus故意帶著治安官之子來到下水道入口,
暗示他出主意好進下水道搜索。
同一時間,Ashur再次找Solonius見面,
聲明他再也不要幫Batiatus這瘋子做事了,
他打算告訴Solonius治安官的藏身處,但必須保證他安全出城。
Ashur領著Solonius進了下水道,而Batiatus一行人也快到了。
Solonius拿出小刀割斷治安官身上的繩子,
取下頭套卻只看見早被割喉而亡的治安官屍體,
此時Batiatus一行人現身,Solonius成了最好的代罪羔羊。
至於Ashur,他從來沒有背叛過Batiatus,
一切都是Batiatus算準Solonius心機的計謀。
Batiatus再次大獲全勝。
Spartacus.Blood.and.Sand.S01E11.HDTV.XviD-XII.avi_002822236.jpg
Spartacus.Blood.and.Sand.S01E11.HDTV.XviD-XII.avi_002822569.jpg Spartacus.Blood.and.Sand.S01E11.HDTV.XviD-XII.avi_002855102.jpg Spartacus.Blood.and.Sand.S01E11.HDTV.XviD-XII.avi_002857479.jpg

回到病重的Spartacus,因為傷口感染高燒不退,
夢境中,Spartacus也不斷地回顧過去的創傷,
Sura的死、自我的死、Varro的死。
每個場景都在暗示著他,要他想起他看過卻沒能注意的事。

 
「tend the wound.」仔細看看傷口。
Aulus當初駕車載著Sura,一身血聲明被人襲擊;
然而前一天,Spartacus偶然碰見被侍女服侍著的Aulus,
他的肚子上有傷口嗎?
Spartacus.Blood.and.Sand.S01E11.HDTV.XviD-XII.avi_000640264.jpg
Spartacus赫然驚醒後,發現Aulus正好躺在他隔壁床休息養傷。
拜託Mira為他把風後,Spartacus拉開Aulus的上衣,
卻遍尋不著那道為了保護他妻子而挨刀的傷口。
Spartacus勒住他的脖子,逼他說出事情的真相,
即將斷氣之際,Aulus的雙唇擠出Batiatus這個名字。
Spartacus憤怒地將他滅口,並要Mira幫他恢復原狀,什麼都別說出去。
Spartacus.Blood.and.Sand.S01E11.HDTV.XviD-XII.avi_002936725.jpg


Batiatus一箭雙鵰解決了治安官與Solonius,
如今幫他做骯髒事的Aulus也莫名奇妙死了,挺完美的收場。
至於Spartacus則學會沉著應對,
裝做沒事回到場上繼續當Batiatus的「Spartacus」。
只是他的心裡卻有著另一個盤算。
Spartacus.Blood.and.Sand.S01E11.HDTV.XviD-XII.avi_003029860.jpg
「I am myself aga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流汗 的頭像
不流汗

paradoxical paradox

不流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