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不少人看完這片後都用「噁心」兩字來形容。
我可以理解他們的想法,雖然我並不覺得噁心,甚至覺得蠻唯美的...囧
我大概有病吧 XDDD

大家覺得噁心主要是針對男主角克萊夫主動與女卓恩性交的部份。
我想整部片對於道德的最大挑戰,主要是來自於這一段吧。
這一段的違和主要有兩點,一是「人獸交」,二是某種層面的「亂倫」。

電影透過艾爾莎不願生小孩,
以及身為混種基因工程師的她卻不斷利用實驗室創造生命作對比,
製造劇情上的衝突。
母親與子女,創造者與被創造者,掌控與失控。

艾爾莎用自己的基因製造出卓恩,
她是卓恩的母親,而某種意義上克萊夫也成了卓恩的「父親」,
雖然是沒有血緣關係的。

克里夫對艾爾莎說道:
「當妳執意創造卓恩時,我們早就模糊了道德對錯的界線。」

很多觀影者都不能理解克萊夫當時的決定,
為何他可以對一個「獸人」產生慾望?
這其實讓我想到之前的幾則社會新聞,
一個是台灣人妻誘惑油漆工;
一個是中國的少女誘惑並強暴鄰居老翁以換得零用錢。
我的想法是,男人對於送上嘴邊的肉,很少有不吃的。
克萊夫也有點類似這樣吧。

當克萊夫教卓恩跳舞時,其實他就已經跨過了他自己設下的界線。
卓恩的強吻,或許是壓倒克萊夫的最後一根稻草,
畢竟接吻是人類特有的傳達情感的表現,
也因此當最後克萊夫決定跟卓恩做愛時,他把她視做人類居多,
至少視線所及,卓恩確實像個美麗的女孩。
也別忘了,克萊夫與卓恩的情感交流,都是在艾爾莎不在場的時候。
因為艾爾莎比克萊夫更視卓恩為人,
有相較更不理性的艾爾莎在,克萊夫才能維持他冷眼看待一切的高度。

卓恩受到艾爾莎的教導,在前半段的表現是很人類的。
她會透過拼字傳達想法,會因為艾爾莎的拒絕而憤怒;
在克萊夫說出愛她時,她興高采烈地選擇留下;
以及面對闖入的貓咪,她抱著、用臉磨蹭貓咪柔軟的毛,
都是人類感到孤獨,但可以透過非我族類的寵物感到慰藉的表現。
隨後艾爾莎從她身邊奪走貓咪時,便已經是在奪去卓恩的人性,
只是艾爾莎並不自知。
失去貓咪的卓恩,當晚便接受到克萊夫教她跳舞的關懷,
一來一往,卓恩也開始評估誰對她好。

以前的小卓恩十分依賴艾爾莎,因為艾爾沙對她好;
長大後艾爾莎不時對她發怒又限制她,她便開始疏遠艾爾莎。
從她的畫來看,她過去繪畫的主角都是艾爾莎,直到後期主角才變成克萊夫。
卓恩像人,卻不完全是人,她並不完全懂得人類的複雜情感,
從母女到情敵,卓恩不見得明白這其中的微妙牽扯,
她只是很本能地選擇對她好的對象而已。

電影算是透過最私密的行為─性交─來詮釋人類基因工程的道德性。
畢竟不管是複製人,或是混有人類基因的卓恩,
在實驗中都是他者,對待他們的道德爭議都還是偏向別人的問題。
可是當妳把自己的基因放入實驗中,
當你與實驗品性交時,道德問題反而回到了自己身上。
跟卓恩作愛的克萊夫有「人獸交」的爭議,
然而被男卓恩強暴的艾爾莎是不是可以說成自瀆呢?

然而「人獸交」這類爭議並不單只出現在克萊夫與卓恩的交歡,
而是打從製造卓恩的開始,便是一個「人獸交合」的實驗。
然而這是透過試管、透過針頭的人獸交,
只要不是陰莖與陰道的結合,人類的情緒觀感也就會對此輕放。
然而兩者有差別嗎?本質上兩件事根本是相同的。

甚至我認為克萊夫與卓恩的性交,反而更貼近所謂的自然法則。
前幾天才有斑馬與驢子自然交配生下混種的實際案例。
人類自詡為萬物之靈,文明、教條、道德等等的塑形,
讓人類忘記自己不過也是「野獸」的一種,
所謂的人性,其實也包含著獸性,或者說,人性也是獸性。

「人獸交」一辭便是將人類獨立於萬物之外,甚至是之上,
認為人類是獨特的,是有別於「動物」的。
是這樣嗎?在文明之前,甚至是文明之後,
人類利用動物解決性需求的案例時有所聞,
神話故事中,也不時有動物幻化成的美女與書生武士交歡的例子。
只要披上人皮,本來「醜陋」的,似乎也變得瑰麗。

克萊夫與女卓恩,或者是男卓恩與艾爾莎,
都是在打破人類自以為是的高傲,撕開那層面具,人類本就與「野獸」無異。
沒了文明當作武器,艾爾莎只是單純的雌性生物,
面對體能遠高過她的雄性生物,她也只能任其插入。

我想這部電影若是可以讓觀影者覺得噁心、不舒服,或許就成功了吧。
雖然我不覺得噁心,畢竟卓恩的外型已經太仁慈了,
如果克萊夫是跟金潔做,我絕對拍手叫好!XDDD

雖然我覺得這部片還可以拍得更好,但基本上我還算是蠻喜歡這部電影的。
關鍵真的是在於克萊夫與卓恩作愛,以及卓恩強暴了艾爾莎的安排。
就好像【迷霧驚魂】的結局一樣,少了這些橋段,
電影就不會這麼引人入勝了!


創作者介紹

paradoxical paradox

不流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車小P
  • 寫得太好了!
    在我讀過一堆反對文章後
    看到這篇猶如看到知音!
  • (羞) 謝謝 :D
    不過好像覺得好看的人真的很少 XD

    不流汗 於 2010/08/21 21:09 回覆

  • 車小P
  • 恩啊!
    幾乎都注重在性方面的問題!
    卻沒有一篇看到更深的見解!
    況且如同你說的卓安真得太正了
    導演真的對男主角太好了!如果是"金潔"
    總之謝謝你的文章讓我可以看到更深意涵
    這種導演沒有明講,隱藏在裡面讓觀眾去發現去發想的議題
    讓我真得很回味無窮!
    總之謝謝你的文章
  • 不客氣 XD

    也就是因為卓恩已經太像人類了,其實在人獸交上就沒有特別突顯。
    但絕大多數的觀眾還是認為夠「人獸」,
    大概是我們接受的範圍很大吧 XDD

    不流汗 於 2010/08/22 12:48 回覆

  • Mirage II
  • 最近看到電影台在重播這部片
    整部電影就是人性(理性)與獸性(非理性/狂暴性)之間的交錯
    即使是人(例如克萊夫或艾爾莎)都會衝過人性與獸性的界線
    何況是半人半獸的卓恩

    一開始兩位主角想扮演造物主, 創造一個史無前例的生物
    其實他們心裡都曉得科學與道德的衝突與接下來的後果
    但他們還是做了, 這就是兩人遊走在理性與非理性之間

    當克萊夫回復理性, 想回實驗室用瓦斯處理掉小胎兒
    艾爾莎卻沖昏頭, 把自己當成小胎兒的媽, 要留下小胎兒
    理性與非理性之戰, 第一回合非理性勝利

    艾爾莎面對不需經過懷胎十月就有的小生命
    有時當成女兒, 但大部分時間應是當成寵物
    由於並非親生 (基因複製算是親生嗎? 這就是很大的問題), 少了一份感情
    當對卓恩對自己有生命威脅時, 艾爾莎的理性就回來了
    她立即斬斷卓恩的尾巴與毒腺, 絲毫不假顏色

    克萊夫看起來像卓恩的父親, 其實兩人並沒有血緣, 充其量是養父
    克萊夫面對卓恩的勾引, 第一次還保持理性, 第二次腦充血就失去理智
    就像很多社會新聞一樣
    不論是故意還是有意, 兩人就是越了界
    克萊夫人性消失變成禽獸, 而卓恩本來就是野獸啊

    其他的就如您所說的, 謝謝您的文章!

  • 不客氣XD
    其實有時候也會讓我想了,父母對於養育後代,是不是也有一種養寵物的心態呢?
    不論後代是親生非親生,那種想要把對方變成自己想要的樣子的渴望,
    希望後代可以彌補自己的缺憾的強烈期盼,而不顧對方也是一個獨立個體的缺乏對等的尊重時,
    是否也就會造成後代的反撲呢?
    突然想到這部片可能也有這樣的觀點 :P

    不流汗 於 2016/12/01 07: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