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以前就寫完了的每集感想,全部貼一起好了 XD



ep1

這系列的編劇真的很厲害,編寫出三種性格迥異的戰神。

這個迷你影集講述的是,Batiatus家族中第三代主人力爭上游的故事,
也就是在Spartacus進入前,這個訓練場發跡的過程。

本次的主角是Gannicus,是接替Oenomaus,也就是之後的教頭的戰神。
個性吊兒郎當,及時行樂,成天嘻皮笑臉,好像什麼都不在乎,
然而每次開打前的深沉表情,洩漏了他內心的思緒。
他並非志得意滿或是高傲,而是他目空一切,
對他而言爭取榮耀才不是重點,畢竟他連自己的小命都不在乎,
比試前喝個爛醉,說到:搞不好明天我就被殺死了!
是他的真心話,因為他多希望就這樣死在沙場上。

他雖然跟Crixus一樣,認命於自己的奴隸身分,
但Crixus心中仍抱持著信念,他想證明他的價值(即便他是奴隸),
Crixus的心態應該是得自Oenomaus的真傳吧。
兩人在這方面很像,直到"Kill Them All"才出現分歧。
對Gannicus而言,身為一個奴隸,命不是自己的,
哪還能有什麼值得掛念與期待的東西。
Oenomaus與Melitta這對夫妻可以說是他真正的朋友,
然而從他在市集比試勝利後,搜尋在人群中的Melitta的神情來看,
他對她應該有一定程度的心儀。
之後或許會提到這個三角關係吧。


在這個前傳中,人物關係與性格也大不相同。
Batiatus的野心尚在萌芽,極力想擺脫父輩的陰影,
而且跟Solonius還是死黨。
Lucretia則是大家閨秀的模樣,沒有絢爛的華服珠寶,
或是奪目的髮色,只有深愛丈夫的心,保守地作為人婦。
花蝴蝶舊識Gaia則是一點一點地幫Lucretia開啟她的處女地。
Lucretia對於Gaia說,想與角鬥士交媾的想法感到嫌惡,
對照第一季的Lucretia,真是讓人發笑。

Batiatus在本集最後被Tullius與Vettius狠狠教訓了一頓,
這一記重擊,也開啟了Batiatus心狠手辣的序曲。



----------------------------------------------------------------
ep 2



Gaia真的是好漂亮啊!
社交手腕也真的是一流,相信Lucretia之後是得自她的真傳,
不過Gaia比起來,還是技高其他女人很多籌。

Batiatus得知Tullius之所以這麼急於想要跟他買下Gannicus,
是為了要用來討好羅馬來的Varis,
於是Batiatus先發制人,先是以其人之道還至其人之身,
教訓了Vettius,也順便程咬金把Varis接走。

從這集就可以看出Ashur的天份。
除了Crixus,其他三個新人都被叫去幫Batiatus痛揍Vettius。
倒楣的Indus因為必須露面與Vettius打交道,
最後也難逃被Batiatus滅口。
Ashur幫Batiatus做這等兩面手法的事,從這集就能看出他真是得心應手。
因為立了功,包含Ashur在內的兩位敘利亞人獲得了烙印,
年輕的主人不斷破壞傳統,讓老教頭十分不爽。

為了討好"癖好特殊"的Varis,
格鬥演示完畢的Gannicus被叫到莊園內,本來以為Gannicus的"貞操"會不保,
Varis表示他沒力氣玩時,Gannicus鬆了一口氣,
可是Varis卻要還是要他示範他命根子的功力,
於是要他跟Melitta交媾。

真是糗大了,我想早知結果是這樣Gannicus可能寧願幫Varis吹喇叭。
不過從這件事也能看出Lucretia的純真,
當下Lucretia還想幫Melitta說話,
畢竟Melitta與Oenomaus也是在他們主人的祝福之下結合的。
然而貴客當前,只能硬著頭皮讓他們兩人做了,
Melitta望著女主人,Lucretia也滿是愧疚與心疼。
這時候的Lucretia真的是很不一樣。



另一方面,老教頭心不甘情不願地為兩個敘利亞人烙印,
又因為忤逆主人,被告知讓Oenomaus接任教頭,
老教頭爆發,挑釁Oenomaus與他對打。
Oenomaus不明就理地被迫動武,甚至最後手刃了良師,
而他的妻子與好友正在莊園內交媾給人看,Oenomaus真是悲劇人物。

Melitta要Gannicus聽命行事快點結束,
雖然滿腹屈辱,隨著Gannicus的深入,兩人的腦袋似乎也漸漸空白,
屈辱與罪惡被陣陣襲來的高潮掩蓋,身體開始迎合著對方,
理智喪失,只剩最純粹的肉慾。
直到生理刺激的高峰過去,兩人逐漸清醒,
重上心頭的罪惡感與背叛感,則又更深重了。



這樣比起來,Spatacus還真是算幸運的了。
至少不是被逼著上Varro的老婆,之後跟他們面對面,只有無盡的難堪。
不過我猜想,Gannicus內心深處可能有那麼點一嘗宿願吧。

倒是Crixus的設定是種馬嗎?
Gaia一直對他有妄想,小俾女也很注意Crixus,
有趣的是Naevia比起同事似乎很晚熟,之後打得火熱的這兩人,
在最開始的這個時候完全沒有注意到對方。
而Gaia最後終於如願跟Batiatus還有Lucretia一起3P了,
這女人守備範圍真是超大 XD

----------------------------------------------------------------
ep 3

Batiatus大家長的歸來打亂了一切的計畫。



老爹一回到家就撞見兒子媳婦跟女食客在前戲,真是尷尬透頂。
由於耳聞兒子的脫軌,於是趕回卡普亞矯正情勢,
本來跟Varis說好要讓Gannicus做終極鬥士,
也因為老爹為了陪罪,與Tullius、Vettius談妥條件,
讓Gannicus退出祭神的比賽,交換Batiatus解除禁賽的規定。
這讓Gannicus與Melitta的犧牲成了泡影。

剛當上教頭的Oenomaus,完全拿不出氣勢,
連鞭子都不會用,同袍視其為無物。
Gannicus在他面前的迴避態度,也被Oenomaus解讀成是他升級太快,
資格不足,才讓弟兄們對他不理不睬。
聽Oenomaus這樣說,真的,無知是幸福啊。 囧



這次,Varis又帶了個"同好",來Batiatus家"嚐鮮"。
差點又要點Melitta出場,所幸Lucretia腦筋轉得快,
說服他們老是看一樣的也沒意思,讓Melitta逃過一劫。
Lucretia引導他們選擇完璧之身的俾女,以及隨他們選擇任一名角鬥士以供玩賞。
本來兩位小俾女還有點期待,畢竟兩人都對性很好奇,
當然這次Naevia沒有被挑到,而是她那位比較早熟的同事。

小俾女面對的不是Gannicus那樣的帥哥,而是一個其貌不揚,
又渾身汗臭的男人,這是Varis友人的變態要求。
當小俾女前面被角鬥士玩弄時,後面也被變態的Varis友人進入,
對小俾女而言,她一直很期待與好奇的事情,竟是如此醜陋與不堪。
Naevia關心地窺探朋友的情況,看見她還能活著出來,不禁鬆了口氣。
可是小俾女滿是屈辱地離開,
對照Naevia之後可以對所愛的人奉上第一次,
Naevia真是無限的幸運。

本集Lucretia依舊展現她仁慈為懷的一面,
除了解救Melitta脫離虎口外,本來還要求是不是應該讓該名角鬥士洗個澡再上,
可惜凹不過有權勢的變態。
之後還不忘再把Melitta支開現場,免得Melitta又被點出場。

本集的重點放在Crixus的成長。
有Oenomaus的教導讓他還算進入狀況,上集與Gannicus的對戰還算有模有樣。
可是遇到Barca跟他愛人Auctus的長矛陣勢便兵敗如山倒。

倒是Barca愛欺負人真是一點都沒變。
Ashur與敘利亞人即使有了烙印還是不被接受,畢竟沒有通過測驗。
因此還是被Barca與Auctus耍著玩。
Ashur決心報復,兩人把Barca他們養的鴿子全殺了吃了,
讓Barca與Auctus怒不可遏,雙方幹起架來。
Ashur還示意要Crixus來幫忙,Crixus只淡淡表示這是有烙印的人的事與他無關。

從這件事可以看出Crixus的決心。
本來他與Ashur雖然不到感情深厚,但也還算同病相憐。
或許Ashur提早獲得烙印讓他有點疙瘩,但他還是任命練習,
這腳踏實地的個性,比起Spatacus真是差很多啊,
難怪Crixus之後很賭爛Spatacus那種"虛華"的態度。XDD
Crixus的目標很明確,獲得烙印然後成為冠軍,
對此毫無幫助的事,他一點都不想涉入其中,
也可能是因為這樣思考,讓他之後與Ashur徹底交惡。



雖然解除禁賽卻也算不上好事,
因為Batiatus必須派出旗下四個人作內鬨賽以示陪罪。
Barca在與兄弟的第一場比賽中獲勝,
Varis手下留情,讓敗者得以活命。

輪到Auctus對Crixus,同樣也是Batiatus家父與子觀念的對抗。
面對長矛,Crixus屈居下風,想起Gannicus的叮嚀,
終於讓他逮到機會,打斷長矛,情勢逆轉,
Crixus就這樣一劍刺死Auctus。
Crixus獲得了他的烙印,本以為Barca會痛恨他,
沒想到Barca傷心歸傷心,仍舊給他祝福。
Barca與Auctus算是公私分明的人哪!
也或許因為這樣的痛失所愛,所以Barca之後不再找角鬥士當情人吧。
Crixus的證明自己,似乎也點燃了Lucretia的興趣。

最後老爹表示不走了,決定留下,
兒子的深沉,很明顯就是在算計怎麼除掉親爹。

----------------------------------------------------------------
ep 4

喔喔!本集是Lucretia奮起的序章啊!

正所謂壞事傳千里,越來越多位高權重的人知道Batiatus提供的"樂子",
這次又來了一個更有勢更有錢的人,為了接待他,又要硬著頭皮接了。
Quintas帶老爸出遠門,之開他,好讓妻子在家為貴賓開淫亂派對。

可憐的小俾女,又被欽點作開場,
認人擺佈的她逼自己對一切麻木,與好友Naevia行同陌路,
因為她已經回不去那樣的純真了。

而Naevia完璧也要感謝Melitta,讓她遠離那一群精蟲上腦的色狼。
雖然Melitta這次有Lucretia的羽翼保護她不再受此屈辱,
本以為女主人是真的如此仁慈,
沒想到這只是條件交換,要Melitta勸Oenomaus對當晚的是三緘其口,
別讓老爹知道,否則女主人就要說出Melitta與Gannicus的事。



而Gannicus,也如我預期,
Gannicus對Melitta的愛意像出閘的猛虎,無法收拾。
即使他也知道這樣背叛了自己的好友。
而Melitta卻也同樣無法忘記陰錯陽差的那一夜,
與Oenomaus在一起,腦中卻不斷閃過當晚的記憶。
兩人在宴會的夜晚互訴衷情,但不知該如何繼續下去。

Tullius來到淫亂趴梯鬧場,點名要跟Gannicus對打。
Oenomaus要Gannicus放水,免得大家小命不保。
於是就這樣讓小人得志。
為了不讓Tullius繼續大嘴巴張揚這樣的醜事,
Gaia決定為了Batiatus家族施展魅力蠱惑Tullius。
Tullius覬覦Gaia已久,然而現在的他有更大的目的。



賓客散盡後,Tullius才現身,Lucretia還在擔心他會對她不利,
但Tullius只是烙下狠話後便行離開,
Lucretia前去找Gaia,卻在門廊上發現她的紅色假髮,
進到房間,Gaia早已被Tullius殺死。

Gaia這個朋友真是仁至義盡啊..........Q_Q
為了好姐妹,連命都賠上了。
悲憤的Lucretia誓言要替她報仇,一命賠一命,卻被老爹阻止。
原因同樣是:人家地位比我們高,要吞下去。
但是Lucretia的決心已經下定。
這也呼應了第一季中Lucretia的紅色假髮,應該就是Gaia的,
Lucretia一直都很欽佩Gaia,
Gaia的死,讓Lucretia戴上紅色假髮,除了紀念這位死亡真相被掩埋的摯友,
也宣示她將成為如同Gaia一般具手腕的女人。

惹出一堆麻煩事,也讓老爹對媳婦的忍耐到了極限,
要兒子要馬休了她,要馬就兩人一起滾出這個家族。

Ashur的小人性格又再一次得以發揮。
他與敘利亞人夥伴第一次上場打雙人賽,
嘴砲很強的他,格鬥技巧卻不怎麼樣,絕體絕命之際,
是他的敘利亞人夥伴救了他。
Ashur只是揀渣渣,卻依舊吹噓自己的功勞。



回到訓練場,Oenomaus給兩人戰勝獎金,
Ashur分到的錢比較少,質問原因時,Oenomaus很不留情面的說:
「若不是需要你來當翻譯,你根本就不是角鬥士的料。」
從這幾集看下來,Ashur確實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腳色。
透過翻譯製造資訊的落差,
因為Oenomaus的話,讓Ashur也把這技能用在自己的自己的同鄉身上。

淫亂趴梯上,敘利亞人被向中要帶去開菊花。
Ashur故意不讓同鄉知道實情,只告訴他對方要他做什麼就做什麼,
甚至還告訴那位賓客,他的同鄉喜歡粗暴,越粗暴越好。
殺人不見血,Ashur真是有夠了不起的。

前傳中的Solonius真是個紳士,應該說這個腳色確實很紳士。
看了前傳後,再去回想他在第一季的表現。
Solonius受託在淫亂趴梯上,代替男主人壓場,
雖然實質意義不大,代實在也是個腦筋清晰、兩肋插刀的好朋友,
本來還想留到Tullius離開為止,當時Lucretia天真以為事情很順利,
而讓Solonius先行離開,臨走前,
Solonius首次向Lucretia表示他的欽慕之意。
卻也僅此而已。
比起當晚的其他禽獸,Solonius真的很有"斬截"。


----------------------------------------------------------------
ep 5

喔喔喔!Lucretia變身完成啦!

老爹下了最後通牒,要兒子在他完成旗下角鬥士排名的期限內做決定。
本集也將將幾個主要的腳色做了延續第一季設定的定位。

一開場,Melitta就作了與Gannicus的春夢,
最後雙雙被Oenomaus刺殺作結尾,把Melitta嚇醒。
Melitta雖然一直迴避自己對Gannicus的情感,但到了最後她還是忍不住。

老爹的角鬥士排名比賽中,
Crixus有長足的進步,甚至最後是他與Gannicus做冠亞軍爭奪。
然而老爹雖然很賭爛Tullius,但還是接受了他的條件,
打算將Gannicus賣給他。

Quintas本來都跟Lucretia講好,乾脆就殺了老爹算了。
就在兩父子去舊競技場做最後的巡禮時,
兒子手上都拿好木條,準備要下手了,老爹的一番真心話,
還是讓他放棄。
決定選擇妻子,離開家族。

要走的當天,老爹堅持他們留下看最後一場排名賽。
Gannicus事前已經從Oenomaus那得知,若是他輸了,就賣給Tullius,
這是老爹看在Oenomaus面子上,給的最後機會。
Crixus勢如破竹,幾場勝利下來,讓他意氣風發,越見冠軍架式,
雖然在Gannicus面前還是差一點。

比賽過程中Gannicus一直尋找看台上Melitta的視線,
Melitta從迴避,到直視,到也同樣搜尋Gannicus的目光,
突然間,Gannicus明白了,他這樣下去沒有結果的,
於是他放鬆戒備,讓Crixus打敗了他。



這時,老爹病情突然加重,醫生交待發高燒必需靜躺休養,
Quintas與Oenomaus心急如焚的外出挨家挨戶借草藥。
兩個男人的離開,也讓女人露出了壓藏已久的心思。

Lucretia在老爹的病榻前坦承,嫁進來這麼多年,
她一直都在公公的酒裡下藥,就是為了讓他生病。
好不容易老頭子終於去鄉下養病了,這回又回來折騰他的兒子她的丈夫,
忍無可忍的她,決定下猛藥,
而且是下在Tullius送來的禮物酒裡,
不但解決了老頑固,還能讓丈夫為此向Tullius正式宣戰,
一報Gaia之仇,一舉兩得。
Lucretia說:「我不是蛇蠍心腸,I more than that.」



另一邊,Melitta也拿著酒找Gannicus做最後的敘舊。
因為Oenomaus不在,Melitta才敢向Gannicus表達心意,
當然也可能是因為Gannicus之後就不在了,
最後一晚來一下,也死無對症。好陰險哪!
不知道是倒楣還是老天給人妻出軌的逞罰,
帶了酒去,Gannicus沒喝,Melitta到試喝了一口,
兩人都還沒脫衣服,Melitta就吐血身亡。

留下傷心的Gannicus,還必須聽主人的話掩蓋真相;
以及喪妻的Oenomaus,從一開始就被蒙在鼓裡。

回到家的兩個男人,一個面對死亡的父親,一個面對死亡的妻子,
他們是否嗅到過真相的味道呢?
Oenomaus可能沒猜到,但是Quintas呢?
Lucretia早先就提過殺父親滅口的提議,
這回父親在妻子的照顧下吐血身亡,他真的沒起過疑心?
以他在第一季中早就知道妻子與Crixus的暗通款曲,卻按兵不動來看,
他絕非遲鈍之人哪。

這集也定下了Asher的臭名。
上一集Asher的伎倆,讓敘利亞同鄉相當不爽,練習中處處打擊Asher,
而甚至,他也漸漸聽得懂英語了,
表示他就快不需要Asher的翻譯。



排名賽中,Asher一場都沒贏,最後一場跟同鄉對打,
他求老友放個水,至少別讓他輸的這麼難看。
同鄉自然不理會,而Asher就在勝負的最後一記時對他提出要求,
是否可以讓他站著接受失敗,
敘利亞人就跟第一季最後的Oenomaus一樣,一時心軟,
讓Asher逮到空隙做出反擊。
倒楣的敘利亞人就這樣失去了右眼。
縱使Asher贏了這場比賽,但是卻完完全全輸掉兄弟間的情誼。

可憐的小俾女Diona,已經對人生失去希望,
用冷言苛語回應Naevia的關心。
情緒崩潰的她終究還是說出她求死的欲望,
就在全莊園的人都關注著Gannicus與Crixus的冠軍賽時,
Naevia幫助她的好姐妹逃離莊園,
還給了她從Gaia遺物收集來的東西給她當盤纏。
結果Diona竟比Spatacus還要早脫離Batiatus家的人。



本集也終於交代了Lucretia與Crixus的開端。
由於沒有子嗣,讓Lucretia一直抬不起頭,這會又成了公公挑剔的點。
於是她出了下下策,找來了Crixus,因為她聽說高盧人的生育能力都很強。
這個第一次,Lucretia依舊覺得滿是恥辱,
完全不願看見Crixus的臉,而要他從後面做。
Crixus也挺聽話的,或許對他而言,他也沒這麼多規則,
他的目的是冠軍,其餘的,就聽命行事吧。
倒是Lucretia明明是這麼嫌惡,什麼契機讓她一試成主顧呢?


----------------------------------------------------------------
ep 6

天啊!可憐的Diona....Q_Q

這集一樣呼應第一季的手段之一:雙面手法與代罪羔羊。
第一季的倒楣鬼Solonius,這次卻是扮演之後Ashur的腳色,
假意通風報信給Tullius與Vettius,說Batiatus要把Gannicus偷偷交易出去,
再給他們假消息說什麼時候會交易,好可以去攔截。
結果兩人自然是正中這早就設好的圈套。

其妙的事是,在這個計畫中扮演要角的Solonius,
之後還是被相同的手法給拐了,該說他人老了健忘嗎。

Tullius被三個盛怒想要報仇的男人給逮住,
自然沒什麼好下場,Batiatus、Gannicus與Oenomaus,
輪流在他身上用短劍伺候,
半死不活的Tullius就這樣被他們封進即將完工的競技場的牆裡,
無人知曉。

Solonius則負責遊說Vettius,要他在開幕儀式上,
宣佈Tullius出國無法出席的消息,以掩人耳目。
然而,受夠了Batiatus的魯莽、衝動、愚蠢與自負自大後,
一直對好友忠心耿耿,跟著後面擦屁股的Solonius受夠了,
決定為自己謀福利。

此事之後,Vettius也被驅離卡普亞,而他手下的角鬥士,
本來說好是Batiatus與Solonius平分,
Solonius則先取得先機,接收所有角鬥士,成為卡普亞規模最大的訓練場。
如此也使兩位摯友正式撕破臉。
然而,看到前傳對Batiatus刻劃,更能體會第一季中,
Solonius臨死前對Spartacus說的:"Your master is a villain."
倆夫妻對朋友的利用可真是吃乾抹淨,雖然嘴上客氣說不好意思,
但也沒有真的阻止或是打消念頭,Gaia與Solonius都沒好下場。

而可憐的Diona,逃出去沒幾天就被抓了,
還在競技場的開幕儀式中被處死。
Naevia只能自責又無助的掉淚。
同樣也呼應了第一季最後,Naevia對Crixus哭喊自由的緊張。

開幕儀式終於開始了,前面的小型比賽不算重點,
重點是最後了大混戰,Batiatus與Solonius剩餘的雙方人馬同時上場,
在火圈中對戰,掉出火圈的便失去競爭終極勇士資格。

當Batiatus的人馬將對手數目削減的差不多時,
敘利亞人開始趁亂對Ashur報仇,
然而可能少了一隻眼睛真的削弱了他的戰力,
沒兩下就被Ashur給殺了。

而當場上只剩下一名Solonius的選手,
以及Gannicus、Crixus與Asher時,陰險的Asher竟打算聯合Crixus,
先一起殺掉正在對戰的Gannicus。
然而Crixus對於一直沒能和拿出真本事的Gannicus對戰而懊惱,
一直希望兩人能再交手,他自然不會接受這個條件,
於是他砍傷了Asher的腿,將他丟出場外。
種下兩人仇怨,以及Asher的瘸腿。

因為Melitta的死而喪失鬥志的Gannicus,Oenomaus便要他為她而戰。
讓他在場上呼風喚雨,因此當他與Crixus聯手對抗時,
Crixus受傷,幾乎要被施予致命一擊時,
Gannicus將他推了出場,獨自料理敵人。
一樣,在絕體絕命之際,看著場邊的Oenomaus,便想起他的叮嚀:為她而戰。
就讓Gannicus開無雙,終結了對手的性命。

競技場之神就這樣誕生了。

Batiatus還在自得意滿,沉浸在喜悅中時,
Solonius隨即出招,建議行政官何不在這重要的日子中,
宣佈Gannicus的自由,在歷史上留下美名。

於是,Batiatus的喜悅曇花一現,
競技場之神也是。

Gannicus與弟兄一一道別,面對Crixus,
要他恢復自由身後,隨時找他切磋。
不知道第二季真要拍成了,Spatacus一票人會不會去找Gannicus?
這麼帥氣可愛又cocky的腳色,實在應該讓他多露臉啊~ XD

看見有人從競技中獲得自由,那感覺既酸楚,又好像有點希望。
然而,有多少人能等到那一天?
絕大部分的人都只能在大門後面,妄想著。

Melitta的死,也讓Naevia升官了,肩上的刺青便是女主人首席俾女的印記。
經過Diona的逃跑,Lucretia說她能體會她不想再被男人糟蹋的心情,
但不能原諒。
於是Lucretia向Naevia保證,當了她的貼身奴婢,
她就會保證沒有任何男人能碰她,
值到有匹配的冠軍出現,她才會把她許配出去。
就像Melitta許配給Oenomaus一樣。
條件當然是,Naevia必須忠心耿耿。
呼應了第一季中,Lucretia對於Batiatus把Naevia賜給Asher的傷心難過,
以及當她發現Naevia與Crixus的私通的怒不可遏。



同時,Lucretia開始願意正眼瞧Crixus,
雖然她嘴上說這是為了家族不得不的例行公事,
而她甚至也不求Crixus帶給她歡愉,只要帶給她孩子。
但她還是把Crixus的容貌打點了,
都說明了她早就不把Crixus當成種馬看待而已了。

Gannicus的離開,讓Batiatus一家又回到原點,
也因為他的離開,希望全落在了Crixus身上。
Batiatus與Lucretia的野心才正要展開,
他們相信總有一天他們絕對可以再卡普亞擁有一席之地,
對照了第一季最後,兩人倒臥在血泊中的畫面,
或許他們真的從未想到,就一個奴隸,就能讓他們的生命結束在人生的最高峰。

有趣的是,前幾集裡Batiatus兩父子去市集挑奴隸,
Quintas就提到色雷斯人的無法控制,
最終還是自負於自己的謀略而買下了Spartacus,決定了自己的滅亡。
也正如他父親以及Solonius說的一樣,Quintas總是看不清自己的身分與地位。
想方設法希望觸及天際,最終則是重重摔落在地。
創作者介紹

paradoxical paradox

不流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