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nibal s1ep07]

Lecter魅力大爆炸!
由於上一集最後編劇終於正式揭露了Lecter的"真實狀態",
本集自然也就從這條線上繼續鋪陳。
這一集除了開始揭示Lecter的內心(側寫式),
最有趣的地方莫過於每一個場景的轉換,下一幕的劇情正好呼應上一幕。


頭幾集下來觀眾看見的Lecter總是冷靜優雅,
似乎不帶情感的悠遊在云云眾生之中。
但是開場的歌劇戲,我們看見了Lecter情緒澎湃的一面,
縱使表情依舊雲淡風輕,但眼眶的淚水洩漏了他激盪的情感。
第一集出現過的那位哭哭啼啼的小胖病人,
正巧也在同場歌劇演出中,事後他再次去找Lecter做諮商時,
卻說出了讓大家都跌破眼鏡的心思:小胖很景仰(愛慕?)Lecter。


從演出後,小胖自顧自的揭露兩人的醫病關係;
到諮商中的「我不想花錢才能看你」;
以及之後提到起司,小胖很buddy buddy的拍了一下Lecter的大腿,
顯然都讓Lecter備覺受到冒犯與無禮。
尤其是在診療中隱瞞一事,小胖真心誠意地說想與Lecter當朋友,
下一幕就是Lecter去找他的心理醫生,Du Maurier,
我們永遠的Dr. Scully!(由Gillian Anderson飾演)


這齣戲迷人之處就是這些心理學家/醫生間的對話。
Du Maurier表面上就如Lecter一樣,
沉靜、優雅與美麗,但Du Maurier的話中卻處處充滿軟釘子。
在她的眼中,她只看見一個"穿著人裝"或是"罩著人類面紗"的男子,
她雖然可以分析他,卻還是看不進他的內心或是他的本我,
因此Du Maurier才會在一開場就說她必須坦承,正是暗示Lecter的包裝與隱瞞。
Du Maurier認為這樣的將自己層層包覆的Lecter,
其內心相當孤獨,無法結交真心的朋友。
Lecter說:「我們很友好。」
Du Maurier回說:「你是我的同事與病人,但不是朋友。」
似乎呼應著上一段小胖的一廂情願。

"朋友",是本集的主軸。
Lecter究竟有沒有朋友?或是他有沒有把誰當作朋友?
在這集裡我們似乎可以觸碰到他內心脆弱的那一塊。
聰明、智慧、內涵與高貴如他,沒有多少人可以接得上他的思考,
除了Will、Jack、Bloom、Du Maurier與Abigail這些心理素質都像他一樣強壯的人。
Will分析開膛手是個超乎社會規範的角色,
在開膛手的眼中這些受害者不是人,也稱不上獵物,他們只是代宰的牲畜,
命中注定就是該死的肉塊。
正因為不將人"當成人",所以這些屍體最後呈現的模樣,
沒有我們常說的"對遺體的尊重",
便是在懲罰與羞辱這些生命體生前的醜陋與無禮。


本集我們也看見了Lecter,嗯,屠宰(?)的模式,
誠如前所述,他的目標都是那些行為舉止粗魯無禮之人,
像是那個面對病人極端不耐煩的醫生。
遇到這種人,Lecter會向他要一張名片,在他想要煮什麼樣的料理時,
他就會從名片中挑選合適的"食材",然後....。










開膛手犯案有其模式,連殺三人後沉寂年餘,再殺三個人,
對照Lecter片頭對老饕同好所說的:
「饗宴是勉強不來的,必須由饗宴自身來呈現。」
在接續著最後Lecter的宴會,除了讓人不寒而慄之外,
這個週期是否也透漏了Lecter遭逢的轉變與境遇。
就像這次他被"朋友"的概念給困住。

那些他不喜歡的人,卻自以為了解而接近他的人,
與那些他欣賞了解,甚至覺得有趣的人,他們的心情跟他一樣嗎?
至少我們知道Du Maurier不這麼想,那麼Will呢?
例行的諮商,Will沒有現身,Lecter覺得奇怪,或許甚至有點失落,
他翻開本子確定預約的時間,他伸手摸了一下電話,思考是不是該撥通電話呢?
最後,他直接起身到匡提科找Will。
坐在只有桌燈的漆黑書房中,Lecter顯得很寂寞不安。


稍早,Lecter與Bloom在廚房中的對話,也很出乎意料。
Lecter稍稍的與Bloom調了一下情,雖然話題還是圍繞在Will身上,
讓人分不清Lecter是不是在打探"情敵" XD
Bloom或許是一個有點學院派的角色,
但這場廚房戲,不僅展現她不輸人的慧詰,不被Lecter牽著鼻子走,
也展現她相較於其他人更具人性與溫暖的性格。


雖然Bloom一直對Jack把Will拉近這場渾水中有意見,
而Jack看起來好像也很鐵石心腸。
但是實習生Miriam的斷肢出現後,那個自責與愧疚的回憶又一次上心頭,
他說上一次的開膛手週期,他不但沒能抓到他,還害死了Miriam,
對照之後他在停屍間看見Will躺在剖屍台上,缺一隻手臂的幻象。
其實,Jack在大無畏的外表下,是關心Will的。
尤其他深知開膛手衝著他來,也就讓他更害怕這次開膛手的復出,
會像上次一樣,殺了Will來羞辱他。



然而這次的死者不只三名,
一個醫科生割取器官變賣的案件混雜在真正的開膛手事件中。
Will雖分辨得出兩種死者間的差異,卻也不能確定到底誰才是開膛手,
以及開膛手擷取器官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FBI整理的證據一度導向到開膛手其實就是個器官販子,
因為他會把靜脈也一起取走,為的就是未來的移植手術。
對照Lecter事前"引導"Will的對話,
都讓Will開始相信開膛手似乎就是個器官販子。
FBI的Price倒是眉頭一皺地突破了盲點:
「揪~竟~ 是器官販子偽裝成連續殺人魔,還是連續殺人魔偽裝成器官販子?」


最後終於抓到了其中一名開膛手,
販賣器官的那個,一名醫科生兼職救護車駕駛。
Katz本集的表現很亮眼,成功鎖定兇手的身分,
並且利用無線電定位找到救護車所在地。
Lecter很可愛的在一旁說長知識 XD


找到該名兇手時,他正巧試圖移除某人的腎臟,
但也像飯店的死者一樣,快要被搞死了。
上次他試圖直接按摩心臟無效,導致對方死亡,
這次幸好有Lecter在。
Lecter俐落地為受害者止了血,但是Will卻嗅出了不一樣的氣味。
兩人的對望十分有戲。




其實這不是Lecter第一次在Will面前救人,
上一次救Abigail時,Will正處於慌亂與激動,但這次他十分冷靜。
稍早,Lecter來找他時,他正做著夢,夢見他與Abigail對坐著,
中間夾著伯勞鳥事件中的第九名受害人,
空中傳來了Lecter呼叫Will的聲音,
Abigail對他說:「Dad. There's someone else here.」
如果夢是潛意識的呈現,似乎也在告訴Will,
所有事情都與Lecter脫離不了關係,不管是第九名受害人還是Abigail的未來。


Lecter最後的大宴,餐桌邊坐滿了那些品味與他相近的"朋友",
眾人對他鼓掌致意,惟獨Will不能與會。
或許是想證明他不如Du Maurier所說的孤獨,
可是Will的缺席似乎反而更加映證了Du Maurier的話語。
本以為是沒有人了解Lecter,才只能與他相敬如賓,
但事實卻是當你真的深入他的內心後,你就會對他"懼而遠之"。


這齣戲雖然步調緩慢,但每集都有很多地方直得反覆咀嚼玩味,
而從這集開始顯然也要進入故事的高潮。
或許第一季就會收在Lecter真面目被揭發入獄?
希望可以有第二季,只是這樣被關起來的Lecter,
不就只有醜陋的橘色連身牢服可以穿了嗎!?
Mads的西裝秀,還有"與漢尼拔有約"不就都看不到了嗎!(哭哭)

---

題外話:
劇中Lecter收集名片,選擇菜單後再循著名片找出合適的素材時,
所呈現的病態美感,讓我想到CSI某集,一位患有紫質症的營養師,
她訓練寵物犬攻擊慢跑客,然後切下他們的肝臟,
將其曬乾後製成粉末,之後再泡成蛋白質飲料慢慢喝。
兩者擁有相似的美感。

Dr. Hillridge: You have one more question. How could I consume raw organs?
Not morally -- aesthetically. I dried them and ground them into powder.

"你還有一個疑問,就是我要怎麼食用器官?雖然不道德,但是具有美感。
我把它們晒乾後磨成粉末"

Grissom: Protein powder.

"蛋白質粉"

Dr. Hillridge: You want an empirical experience? There's a fresh shake in my fridge.

"如果你想要親自體驗看看,冰箱還有一些我剛泡好的"

Det. O'Riley: Let's go. Officer? (an officer leads Dr. Hillridge away) She is
nuts, right?

"她瘋了是吧?"

Grissom: She's a cold blooded killer.

"她只個冷血殺手"
創作者介紹

paradoxical paradox

不流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