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rassic-world-VARIANT-FINAL.jpg
身為七年級前段班,【侏儸紀公園】上映時我才小學五年級,那是我第一
部好萊塢電影,帶給我的驚喜與衝擊讓我從此再也不看國片(欸),史蒂
芬史匹柏也成為我第一個記起來的西洋導演。因此不諱言的,【侏儸紀世
界】宣布開拍,甚至到預告釋出時,我都還是抱著「這應該會是地雷片吧
?」的心情看待著。口嫌體正直地還是搶首週就去看了,戲裡戲外都過了
二十年,本片劇情也很巧妙地隨著時代演變而發展,或許一切都不再像二
十年前那麼單純了,但這仍是一齣十分有趣且有誠意的續集電影。


henry_wu.jpg

「這一切都是人工的,從一開始就沒有一樣是自然的。」

【侏儸紀公園】除了將恐龍栩栩如生地搬上大螢幕之外,劇中探討的生命
哲學與科學道德更是故事的主軸。或許是基因工程的崛起催化了這個故事
,此後「科學家是否可以扮演上帝」就成了熱門話題與題材。馬爾康博士
指責哈蒙的決策缺乏思考,認為他手下的基因工程師們,是站在巨人的肩
膀上,用著不屬於自己的知識,不考慮後果地便生產並且出售了。意有所
指地指控基因工程的敗德,以及自詡為上帝的狂妄。但哈蒙也為自己辯護
說:「如果我今天在島上復育一批禿鷹,你就沒話說了。」然而哈蒙強調
島上每隻恐龍出生,他都要在場的慈父形象,加上隨著意外的發生,哈蒙
也「回頭是岸」的從野心勃勃的商人,洗白自己成為【失落的世界】中的
保育人士,而以亨利吳為首的基因工程師們,因為沒有更多的戲分,也就
默默地背上瘋狂科學家的黑鍋。

因此更顯得本集中,亨利吳與老闆瑪莎拉尼的對質十分重要,當一切都失
控時,老闆指著科學家的鼻子罵:「都是你們這些科學家害的。」卻絲毫
忘記若非他的野心,科學家們也不會操弄科技的極限。當我們享受科技帶
來的好處時,我們並未覺得有什麼不對,甚至認為理所當然,可是一當情
勢失控時,我們便開始找戰犯。在好萊塢電影裡,科學家往往就是那個不
知節制又自大自滿的罪魁禍首,然而躲在背後資助並指導一切的人卻往往
可以逃過輿論指責,還可以另外營造一個開明又樂善好施的形象,掩飾心
中危險的意圖。例如瑪莎拉尼一邊對克萊兒展現出他不在乎利潤,只希望
大家玩得開心、恐龍們活得健康快樂,另一邊則要亨利吳開發混種恐龍吸
引遊客,更甚者培育迅猛龍武器計畫,將一切投資的收益極大化。前三部
曲中的主要敘事者都是強調探索生態與生命的學者,到了這集,敘事者則
轉為負責營運遊樂園的經理人,以及負責管理維安的軍人,對他們而言,
生命不是一個哲學概念,而是利益得失的評估。因此這些恐龍,在聽話時
是資產,需要被管理;不聽話時,就必須被消滅。




「生命自會找到出路。」

葛蘭曾說:「恐龍與人類的時代相差了六千五百萬年,將這兩個物種湊在
一起,沒人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本片一開始,中控室便在處理厚頭龍透
過兩兩對撞讓晶片失效,進而逃離柵欄的意外,每一個小事件都是跡象,
都透露著這些老骨董,不但是活生生,而且會看、會學、會精進,如果相
對沒這麼聰明的恐龍都能辦到,何況是擷取各個物種優點培育出來的帝王
暴龍。馬爾康也在第二集提到海森堡測不準原理:「你研究了什麼也就改
變了什麼。」如果生命有什麼是肯定的,就是它的不確定性。擷取了烏賊
基因讓牠可快速生長,也讓牠擁有保護色的能力;讓牠像雨蛙適應熱帶雨
林,也能讓牠自我調控紅外射線。未能將恐龍當作有思考的生命體看待,
是侏儸紀世界失敗的第一步,後續的危機處理上,先是採取隱瞞保留的做
法,事態持續擴大又再施行高壓管理,便是最後一根稻草,活脫脫的企業
管理的負面教材。




「Let them fight.」(咦?)

雖然結尾平心而論很刺激、很過癮,但其實頗哀傷,而這個淡淡的違和感
與悲傷感,其實從電影一開始就存在著。這是一場人類自古以來就害怕但
又渴望的怪胎秀,跟賽馬、鬥犬或鬥雞沒什麼不同,我們把自己放在一個
安全的地方,透過他者的鮮血,去感受那份暴戾與興奮。第一集最後一行
人被迅猛龍包圍時,暴龍不知道從哪進來大廳,幫忙主角們化解危機;第
二集則是處理掉了唯利是圖,害得聖地牙哥陷入危機的半瓶水老闆。因此
當本集再次讓暴龍現身救援,跟著迅猛龍與滄龍圍攻帝王暴龍時,這種過
於理所當然的編排,帶給我隱約的不適感,我忍不住問為什麼,為什麼暴
龍、迅猛龍與滄龍們,有義務要幫人類解決這隻殘暴且失控的帝王暴龍?
尤其當這些生物在這個時代中缺乏定位的時候。表面上看來,恐龍的復育
成功,可能導致人類因此失去食物鏈頂端的寶座,但更深入點去看,人類
因為恐懼,所以將之囚禁豢養,除了觀賞,更意圖馴化、操控牠們為己所
用,不也是一種偽善與殘忍嗎。


jwoc.jpg

「那雙可笑的鞋子。」

雖然【侏儸紀世界】的設施比【侏儸紀公園】更加先進,但本片在劇情架
構上倒是挺復古的。男女主角的形象,總讓我想到印第安納瓊斯系列。比
起第一集中,艾莉所展現的新女性印象,高學歷、獨立不為男性附庸,甚
至可以一人完成任務來看,本集的克萊兒嬌滴滴的形象乍看似乎倒退二十
年。這點在上映前,【復仇者聯盟】的導演喬斯溫登也評論過。只是看過
電影後,反而讓我想了,所謂的性別刻板印象是什麼?應該不全是男或女
只能依照一個固定的框架去成長與表現,還有這個社會是否留有空間給他
們展現自己,即便那個自己是符合所謂的刻板印象。女性主義一度的主張
是:「男人能做的,女人也做得到。」然而這樣追求剛性特質的認同,似
乎也落入另一種歧視。也因此目前逐漸修正成對陰性特質的去污名化。如
同克萊兒踩著高跟鞋從頭跑到尾,那雙曾經是用來約束女性姿態的鞋子,
誰說就一定得乖乖被它限制呢。當然這是題外話,可以肯定的是這雙Sam
Edelman高跟鞋應該贊助很大,高跟鞋的存在感,都要跟帝王暴龍一樣高
了。XD


jurassic-world-ty-nick.jpg

「現在的小孩看雷龍跟看大象差不多。」

除了復古感之外,似乎也有一些諷刺或是自嘲,像是劇中的「來騎三角龍
」園區,那些小小孩,騎著一樣是幼龍的三角龍,總讓我想到那些遊客總
是不遵守規定地騎乘綿羊或是大陸龜,導致動物受傷的觀光牧場的新聞。
又或者劇中的暴龍與滄龍餵食秀,即使園方警告實況血腥,不適合小孩觀
賞,但站在最前排的卻都是小孩子。雖然我們還是會煞有其事的實施分級
制,避免小孩接觸血腥與裸露,然而當翼手龍來襲時,獵物卻是不分年紀
的,而我們卻是用獵奇的眼光在看待弱肉強食。雖然在侏羅紀公園的宇宙
中,小孩子都會沒事,而且都身懷絕技。不像那個倒楣的保母,她與翼手
龍一起被滄龍吃掉那幕,有種獨特的殘酷感,觀眾還看得到她的手撐在滄
龍的舌頭上。

當兩兄弟無意間來到侏羅紀世公園中的遊客大廳時,說坦白的,還真的有
點想哭。原本的不管是野心還是夢想都崩塌、被森林覆蓋了。然而這座島
依舊是個寶庫,不管是第二集中打算把恐龍帶回美國本土,或是重返努布
拉島的再次盛大開幕,都只是說明了那份野心與胃口只會更大,企業如此
,觀眾也是如此。劇中說一般的恐龍已不再能吸引遊客,何嘗不也是對現
實世界中觀影者的質疑。這二十年我們經歷過不少題材的變換,外星人、
奇幻與魔法世界、活屍,以及超級英雄等等,製作成本越來越高,場面越
來越大,劇本越來越複雜,就是深怕無法吸引觀眾進場。雖然從首週票房
來看,恐龍的魅力依舊無敵,然而最初【侏儸紀公園】帶給觀眾的純粹,
也在這一集結束了。過去只要恐龍追逐、嘶吼或是吃人就夠刺激了,但現
在不夠了,必須要能力超群、要勢均力敵又要打群架。當侏儸紀世界又再
一次變成失落的世界後,續集應該不會再炒重回荒島的冷飯,亨利吳帶走
的基因改造胚胎,或許就是下一集的主軸,作為生物武器的改造恐龍?這
或許又是另一個層次的刺激提升了。國際基因簡直就是保護傘的翻版嘛~




「歡迎來到侏儸紀世界!」

雖然事前不看好本片,或許已經沒有當年【侏儸紀公園】那樣的創新與震
撼,但【侏儸紀世界】仍舊是一部十分有趣的電影,尤其當主題配樂伴隨
著大門敞開而響起時,給我一種:「過了二十年這個遊樂園終於開幕了。
」的奇妙感動。

jurassic-world-i-rex-teeth-120797.jpg
本片創造了一隻絕頂聰明的頂端獵食者帝王暴龍,令人激賞的是,劇情在
牠的行為設計上是前後呼應的,沒有為了嚇人或是搞轉折,就編出莫名其
妙的行動。從他在牆上布置爪痕,到在森林中挖出定位器,都是設陷阱守
株待兔;或是他不再像暴龍那樣只用眼睛觀察移動的物體,而是更倚靠嗅
覺,因此當歐文將汽油淋滿身才逃過一劫時,當他與克萊兒於舊園區再次
遭遇帝王暴龍時,觀眾都可以從螢幕上看出牠的心思盤算。也因為牠擁有
迅猛龍的基因,因此有靈活的前肢,可以又抓又咬的,相較於暴龍沒有用
處的小小手,武器只有牙齒,我同情得都要哭了。

raptors.jpg
縱使我還是對於「迅猛龍先鋒隊」這個設定不置可否,畢竟讓猛獸當先鋒
部隊這件事要是可行,現在早就完成棕熊、獅子或是野狼的編制。你就是
要利用牠們的野性去殲滅敵人,牠們又怎麼可能完全沒有野性地臣服於你
?在野外力量就是一切,就如同四隻迅猛龍們,一開始見到帝王暴龍,不
僅體型、力量更大,語言還相通,自然迅速倒戈,一種「我家小孩很乖的
,都是交到壞朋友」的概念。幸好有安排這一段,要不然迅猛龍先鋒隊這
設定差一點就會很B了。又或者,這個設定也是一種諷刺。從整個樂園的
設計都是現實的動物園、牧場與海洋公園的投射外,讓迅猛龍成為軍事武
器,也頗有打臉主戰派的意味。

但也幸好,歐文與迅猛龍們之間的情感與默契很樸實不濫情,例如歐文進
入籠子救同事那段,便能看出雖然歐文勉強可以操控迅猛龍,但牠們也會
不斷挑戰他,絕非乖巧的寵物。而當最後歐文解除掉小藍頭上的束縛時,
才重新獲得牠們的信任,畢竟野生動物不該、也不願被馴服,除非你能贏
得牠們的尊重,牠們才有可能自願跟隨你。也因為如此,當最後小藍望著
歐文,歐文示意放牠自由的設計更顯動人。

整體來說娛樂性很足夠,對白也很幽默,一些情節老派到簡直就是刻意的
編排,像是前面有克萊兒救歐文,歐文激情一吻,對照後面羅瑞本來也想
薇薇安吻別,結果竟然違反公式地被打槍!人帥真好,人醜吃草,你不是
主角還可以活到最後要偷笑了。XD 或是男女主角最後逆光而行,我真的
不是在看印地安那瓊斯嗎?拜託找Chris Pratt演新版瓊斯博士啊!(敲碗)
兩兄弟的互動也很可愛自然,尤其喜歡飾演弟弟的Ty Simpkins,很會演
,講到父母離婚掉眼淚那段,或是驚慌失措拉著哥哥的樣子都好萌!Bryce
Dallas Howard把克萊兒那種明明就很容易崩潰,但又故作堅強與鎮定的
樣子詮釋得很討喜,希望下一集她的衣服可以不要這麼老氣了。

真要說本片最不能接受的,應該就是每個人跑得都比恐龍快是哪招?XD
創作者介紹

paradoxical paradox

不流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