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 v.s Hannibal

上一集最後,Will經過催眠再加上飲食的刺激,
讓他回想起當時被Hannibal強灌耳朵的片斷記憶。
Bloom依舊不放棄為他辯白,只是相較於Will,她更相信恩師不是殺人兇手。

兩人表示願意幫助Will回憶起一切,
Will崩潰地說他確實需要Hannibal的幫助。
然而看在觀眾眼裡,著實不難猜出Will是在演戲、請君入甕。
與其大張旗鼓地宣揚Hannibal才是陷害他的真正兇手,
搞得他自己更加洗不清,還不如把限縮遊戲範圍,
把Hannibal拉到自己可以掌控的空間中,控制彼此的所言所聞,
畢竟當初Hannibal就是這樣對付他的。

只是,Katz拋出的相對信任的救命索,
本以為會是Will另一個翻身的契機,如今看起來卻更像一個計畫的變數。


當最後一名受害者,因為長期用毒讓他對海洛因有更高的抗藥性。
撕下腿皮、臉皮與背皮的畫面真是...
我以為第一季的菇菇人會是極致了,
沒想到這劇組在黑色藝術上的創意真的是沒有極限。
這名求生意志堅強的受害者,在被追到懸崖邊後,決定孤注一擲縱身一跳,
然後就撞到岩壁死在激流之中...真是無限唏噓。
(桃色追緝令女主角就沒事,真是不公平)

總之,這個死者成了已發現屍體中的異數。
如果說Will是觀落陰,那麼Hannibal就是好鼻師啊!
光用聞的就聞出死者生前逃命時穿過一片玉米田,
雖然Hannibal依舊誤導辦案方向,
但Katz再次前來尋求Will的幫忙,終於找到了兇手藏匿"作品"的穀倉。

Katz是唯一一個觀察到兇手"筆觸"改變的人,
如果穀倉內成同心圓排列的屍體是一幅有深淺規律的畫,
那麼為何正中間的顏色會從原本的黑人變成白人?

Hannibal用一大串似是而非的說法唬爛Jack,
非的是最後的作品不是原本兇手想要創造的,
是的是這個作品是Hannibal添加的神來一筆。
如果原本的兇手從來都看不見上帝,
那是因為他沒有躺在正確的位置(圓心),沒有看到正確的那個神(Hannibal)。

Will同樣一眼就看出了這幅瞳孔般的作品中的異數,
直接定論躺在中心的白人就是這次事件的兇手,
至於是誰殺了他,又是誰把他的左腿鋸斷了,
Will自然知道是誰,只是他絕不能在這場遊戲中再次洩了底。
就像稍早Katz不經意說出她沒空去處理"其他事"時,
Hannibal與Will分別的眼神流轉,都洩漏了這一場差點露餡的偽裝戰。


Hannibal v.s Du Maurier

同樣從上一季開始,Du Maurier就一直受制於Hannibal,
縱使她已經不在行醫,Hannibal卻還是不斷上門強迫她進行諮商。
一開始不明白Hannibal的動機,直到上一集他主動提出訊問同意書後,
大概可以肯定Du Maurier是他用來維持"人樣"的護身符。

Du Maurier在這集終於大膽地提出她不願意再當遮羞布的抗議。
甚至直指一連串的事件與諮商下來,
Du Maurier幾乎肯定當時她被病人攻擊的事件也與Hannibal有關。
從Du Maurier的防備與戒心,
我們應該可以推斷當時Hannibal幫她"解決"了那個襲擊者,
因此Du Maurier觸碰到了一部分真實的Hannibal,
或許也從Will的故事讓她推敲回想起,自己曾經也在Hannibal的籠子裡。

如果今天Hannibal就此罷手,像當初幾年都沒連絡過Du Maurier一樣,
Du Maurier或許還不會覺得身陷險境,
然而Hannibal對Will的執迷,雖然看似完勝,
但是Will在最後一刻找回了自己的思緒,識破了Hannibal的面具,
則又再次挑動起Hannibal那股棋逢敵手的興奮與刺激感,
也因為如此,Du Maurier更是不能沒有的角色存在。


Du Maurier臨走前,向Jack語帶保留地告別,
但是遲鈍如墨菲斯,應該是沒聽出來Du Maurier言語背後的含意。
而最後Du Maurier前來探視Will。
每個人都是Hannibal的魁儡,
但是Will與Du Maurier是唯二看見線的人,
Du Maurier決定剪斷這些蛛絲般的線,遠走高飛,
而Will則打算將計就計,一把將線另一端的人也給拉上舞台。
Du Maurier最後在Will耳邊輕聲說:「我相信你。」時,
我完全能夠體會Will全身發抖的感受。
那一刻,有另外一個極具說服力與權威的人士同樣站在你這邊時,
你終於完全肯定自己不是瘋子,
一掃而空的孤軍奮戰感真的讓觀眾都為小貓鼬鼓舞!

至於,一山還有一山高嗎?
當Hannibal再次穿著小雨衣來到Du Maurier的家時,早已人去樓空。
Du Maurier深知自己的處境危險,在攤牌後立刻消失不見蹤影,
只留下一瓶香水,難道那瓶香水的名字就叫做"危險"? www
雖然Du Maurier逃過這一時,只是Hannibal都知道要來殺她滅口了,
相信也不會留她活口太久,到時後希望穆德即時趕到啊!(喂)


說說Jack好了,抓到Katz如有神助的提出精闢見解,
就嗅到這個小妮子應該是去觀落陰了。
結果吼屬下吼半天,結果就是證實Katz的觀察完全無誤:

「啊你就是不知道路,又拉不下臉問人,只好我去幫你問啊!」

所以Jack就很英明神武地推翻自己上一秒的立場,
要Katz好好做好自己的工作(去問路),
但是車子還是由他來開,然後就被魔神仔拐去鬼打牆了。(誤)

Jack接受FBI調查的心理狀態評估時很有趣,
Will不管是不是兇手,說到最後都是Jack不願接受自己的失敗,
基本上就是揭露了Jack是個自我中心且自私的人,
自保的心態強過一切,自然不會考慮其他的可能性,
這時候Jack犧牲了Will,那麼又是什麼轉捩點,才會讓Jack接受Hannibal的真相?
而引發第一集開場的大戰?
我想應該會跟那個實習生Miriam Lass的死亡真相有關。
雖然Jack混蛋到有剩,但看在他之後跟Hannibal大戰的樣子,
我們應該還是可以期盼看他漸漸清醒的樣子吧。(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aradoxical paradox

不流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