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關起來的小貓鼬,終於要上法庭受審了。
在證據一面倒的情況下,控方律師趾高氣昂的樣子看了有點討厭 XD
審理過程中,不管是誰上證人台,
Will幾乎都在自己的河流放空
雖然FBI很想要止血,但Jack越是沉澱就越覺得自己有責任 (終於)
只是Jack與Alana即使想跟Will站在一起,但心底深處還是認為Will殺了人,
控方與辯方唯一的分歧只是Will究竟意識喪失與否。
直到Will的律師收到一只耳朵,看似死棋的賽局逐漸起了變化。

這個重現"Will殺人案件"中所有細節的兇手,暫被認為是Will的崇拜者。
直到庭訊期間,才突然出手,還是送了個懶人包給FBI,
屍體插上鹿角、臉頰被切開、屍體被焚燒,以及單邊耳朵被割下,
可憐的法警,你辛苦了 (拍拍)

唯一不同的是,法警室先被射殺,才被加上後續的簽名,
法警生前沒有抵抗,現場也沒有打鬥痕跡,
Will推斷,因為法警認識兇手。

意外的兇殺案件,似乎成了Will脫罪的武器,
律師自然打算從意識喪失的辯護,轉向為無罪辯護,
然而在控方的反駁後,法官決定排除此項間接證據,
然後,法官就被開腦、挖心,給吊在在法庭中了....



法官的屍體呈現則又是本劇組另一個藝術傑作啊!
手持的天平上放的正是法官的心臟與大腦,
無心又無腦的不公作為者,不過是體制的魁儡,
兇手,或者說Will的崇拜者,借此宣達他對於裁定的不滿。

這就是本集留下的大哉問了,誰是這名崇拜者呢?
誰可以知道所有案件細節,又想藉此為Will脫罪呢?
我想這次真的不是Hannibal,
雖然醫生總是說要Will信任他、想跟他做朋友,
但在他還沒完全確定Will真的不再懷疑他之前,
Hannibal應該還是寧願隔著籠子和Will交談,
雖然醫生越來越常看著空椅子想著小杯子, (www)
只是,Will被關起來對他自己還是最有利的狀況。
就像在Will的夢境裡,他跟著大雄鹿走出牢房,
卻在最後聽見Hannibal的呼喊,請他回到牢籠之中。
或許這也是醫生覺的惆悵的原因吧...(魚與熊掌不可得兼哪~)

於是,我只好大膽假設,這位崇拜者應該就是Will的律師─Brower。
光是他為什麼願意接Will這個穩輸的案子,就頗耐人尋味了,
加上那只耳朵從信封掉出來時,那副淡定的樣子,
害我以為信封掉出耳朵是Will的幻覺之類的 XDDDDDD
身為律師,自然與法警認識,也自然可以得知過去各案件中的兇手簽名手法。

除了Jack,Chilton也被控方找上證人台,
這位大難不死,只少顆腎臟的傢伙,討人厭的程度竟然有增無減!
與控方一搭一唱,即便Chilton根本沒分析過Will,
還是斬釘截鐵地作證Will就是高功能高智商的殺人犯。
這樣的Chilton,看起來實在很像被拋棄,然後終於逮到機會打臉的怨婦啊 www
小貓鼬真是人氣王 (姆指)

(Chilton: 叫你給我看你不要,竟然給別的男人看,看我不整死你!)

法警懶人包一出來後,Brower立即改變訴訟策略,
也不要Alana這個法庭菜鳥,還沒上證人台,底牌就都被看光了,
雖然找了Hannibal取代Alana作證,但還是被否決,
如果Brower真是這位崇拜模仿犯,那麼他對Alana這麼兇就很合理了 (www)

相較於Jack、Chilton都想從Will身上獲得一些東西,
以及雖然Hannibal老是說要當Will的朋友,
但漢漢其實就是比較優雅、有禮且具有品味的Chilton,
這些心理專家都想透過Will的天份獲得一些好處或是專業好奇的滿足,
當Will終於問起了Alana,她想要什麼時,
Alana終於願意鬆口說出她想拯救Will的心情。



Alana的保護心理從第一季就十分明顯,
以結果論來說,Alana的擔憂確實有道理,
只是Alana想拯救的是身限囹圄的Will,還是被天份所苦的Will?

如果Will的惡化是由Hannibal一手造成,
那麼Alana會是把他拉出泥沼的那雙手嗎?
雖然這樣的Alana對Will而言可以說是一根浮木,
然而Alana不也是跟其他人一樣,帶著傲慢在觀察與操弄Will嗎?

或許這就是精美易碎瓷杯的由來,
每個人包含Will自己,也不敢逼自己太緊,以防天賦變成噩夢。
只有Hannibal認為Will有貓鼬的潛質,
說Hannibal是在玩弄Will也好,但另一方面來看,也像是在訓練他。
讓Will脫離溫室後,不僅沒有死亡反而更加生機蓬勃,
而目前為了證明自己無罪,還要證明Hannibal才是幕後推手的Will,
其深沉與堅韌的程度都要第一季強上萬倍。

雖然還不知道Alana在關鍵時刻的比重有多少,
從Will選擇與Katz結盟,或許多少也透露了Will對心理遊戲的不信任。
這些心理專家雖然都是他者,理應對自己表達客觀立場與意見,
結果這些人,Jack、Chilton、Hannibal與Alana,卻是最主觀的陰影,
反而Katz,就像她平常處理的證物一樣,相較於其他人,是不代偏見與立場的存在。
雖然Will與Katz的合作好像有被漢漢嗅到不尋常的氣味,
但Will也只能放手一搏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aradoxical paradox

不流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