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季終於回歸,第一集滿滿的Hannibal,(灑花)
填補了一些上一季的空白,卻也埋下更多未解之謎。
像是那位由Zachary Quinto飾演的病患,究竟為什麼攻擊Du Maurier?
而Du Maurier又是採取什麼樣的自衛,才會把半隻手臂都塞進對方的嘴裡...

這集最主要就是三個角色,Hannibal、Du Maurier以及Gideon。
接近電影【人魔】的義大利背景設定,
並且從Hannibal大開殺戒後,來到Du Maurier的舊房子清理自己揭幕。

在第二季前幾集,Du Maurier向Will透露她知道Hannibal真面目後,
隨即搬離住家,讓打算前去殺人滅口的Hannibal撲了個空。
一直到第二季最後,Jack與Will打算收網,
Du Maurier才再次現身作證Hannibal的真面目。
或許是Du Maurier以為Hannibal已經伏法,
所以才安心地回到舊家,卻沒想到那場對決的贏家仍是Hannibal。

Hannibal或許也早就明白就是Du Maurier洩他的底,
才讓Will與Jack可以這麼迅速掌握他的行事脈絡。
也因此,當兩人以Fell夫婦的身分出現在義大利時,
一方面除了男女結伴較可以掩人耳目外,(參考電影【史密斯任務】XD)
另一方面Du Maurier或許也是Hannibal除了Will以外最深的痛。

當Hannibal以背叛為主題,頗析但丁的地獄篇,
同時將手放在Du Maurier的肩上,兩人都對這未說出口的訊息了然於心。
Du Maurier額頭上的汗水,
對比當年她失手殺了攻擊她的病患,
Hannibal宛如惡魔一般在她耳邊輕語,告訴她他可以幫助她時,
因為出賣了靈魂而流下的淚水,
從Hannibal轉介這名病患開始,Du Maurier就一直是他的禁臠。


Dimmond的意外闖入,不小心察覺到了Hannibal在法國與義大利使用不同的身分,
三人晚餐上,Du Maurier只吃牡蠣、橡子與白酒,
Dimmond無意點出古羅馬人正是這樣餵食動物,以培養絕佳的肉質與口感,
Du Maurier也順勢半洩露自己的處境:像牲畜一般被圈養著。

Dimmond或許以為他可以威脅利誘Hannibal獲得一些好處,
在他認為,Hannibal應該只是個隱姓埋名的罪犯,
八成沒想到這是個請君入甕的將計就計,
從三人晚餐開始,Hannibal就在測試Du Maurier是否會再次背叛他,
整個遊戲就像Du Maurier對Jack所說的:
「千萬不要以為這一切不在Hannibal掌控之中。」

不過,Hannibal與Gideon間的對話,又似乎暗示了Hannibal的敗亡。
這集也同樣回顧了Gideon生命中最後幾天的命運,
從一條腿、兩條腿、一隻手臂,慢慢的變成Hannibal的食材,
並同時用Gideon的肉,餵養他自己,
或是用來飼養蝸牛後,再用蝸牛餵養Gideon,
對照Du Maurier反覆購買白酒與松露的橋段,
都在在顯示,他們兩個都只是Hannibal的食材,
並且讓他們明白自己最終命運後,仍毫無選擇地滋養自己,
以完成他們無謂生命中最有意義的任務:被Hannibal吃掉。


但他們也不是完全沒有反抗,
Du Maurier刻意留下自己的行蹤,像是與擦身而過的義大利警察點頭致意,
或是在車站月台留下監視器的畫面。
而Gideon則是與Hannibal辯論,關於這一切行為的意義,
Hannibal不認為他在「食人」,
因為食人的前提是,吃與被吃的兩個個體是平等的。
顯然Gideon的地位還太低,屢次被Hannibal抓回來的Du Maurier顯然也不及,
那麼是誰有資格與Hannibal平起平坐呢?自然就是Will了。

這裡似乎也透露出一個微妙的心理狀態,
縱使Hannibal的行為在世人的眼中就是食人,
因為對他而言,吃掉這些「人」,跟吃豬吃牛是一樣的,
我們也同樣不會因為吃雞鴨牛羊豬,而大驚小怪,因為牠們就是養來給人吃的,
但我們卻對吃狗肉、吃貓肉有很強烈反彈,
因為即使一樣是動物,寵物與牲畜的位階是不同的。

Du Maurier與Gideon最多就是養來代宰的牲畜,
Will會是類似寵物的概念嗎?
過去Hannibal處心積慮地培養、轉化Will成為他的夥伴,
不也有點類似我們訓練寵物的過程?
(老愛偷聞Will的味道,這種事我也對我家貓做過啊XD)
至少可以肯定的是,縱使Will最終讓Hannibal「失望」了,
從能與他平起平坐的「人」的身分落榜,但至少還有寵物的地位。

這也讓Gideon最後的話顯得饒富興味:
「除了蝸牛以外,你也渴望有人與你一同進餐,
如果Will Graham願意和你一起吃該多好。
我很好奇如果這一切發生在你身上,你會是什麼感受。」

這裡指的或許是Will與Hannibal成為殺人夥伴,一起享用精緻的人肉料理;
也或許是Will成了Hannibal,而Hannibal成了Gideon,
或許終究,只有Will可以制服Hannibal,可以讓他一嚐什麼是自掘墳墓的滋味。


BTW,最後用維特魯威人(完美的人)折出來的心臟也太酷了,真好奇怎麼折的...
再對照最後一幕,用軀幹佈置成巨大心臟的死屍裝置藝術,那個軀幹是Dimmond嗎?
顯然Hannibal又高調復出了。


雖然這集有點沉重,
但是看到Du Maurier很巧妙用酒杯遮住Hannibal下半身的借位,
還是忍不住笑出來 XD
以及Du Maurier沉入水中,縱使全裸還是利用氣泡遮掩了露點的可能,
本片的攝影美學實在讓人讚嘆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aradoxical paradox

不流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