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場就看到Abigail竟然沒死實在太鬼扯,
不過越到後面Abigail其實是Will的幻覺就越明顯,
也幸好真的是幻覺,要不然割兩次脖子還不死,根本是奇幻劇了。 = =


第二集算是Will重新梳理對於Hannibal的心情。
前兩季中,Will對於Hannibal的情緒是複雜且分不清的,
不知道究竟要視他為恐怖冷血,並且必須緝捕到案的殺人魔,
還是一個優雅且又深度交心的特殊知己。
於是當這集的Abigail一現身,便對他說,
Hannibal像手術一般精準的割開他們兩人,因為他不希望他們死掉。
Will隨即反駁,但他放著我們等死。
過程中Abigail也不斷表示,她還是願意與Hannibal走,
因為他為她們留了一個特殊的地方。

但這些話語就好像錄音帶一樣,
只是不斷重複他們倆在Hannibal家中最後一次見面時的交談。
因為這個Abigail只是Will的幻覺,
或者可以說成,Will心裡僅存的,對於Hannibal的期待,
那個曾經思考過一起遠走高飛的一絲絲可能性與盼望。

然而,深究下去後其實可以發現,這個承諾是空的,
Will爬梳不出,就算他跟了他走,他們會去哪,或是他們的未來藍圖是什麼。
Hannibal留給他最具體的承諾,是死亡,是傷害。
Will將那份對他的期盼,分離出來成為Abigail,
畢竟,Abigail就是那個引誘Will深入陷阱的獎賞,
因此Abigail必須死,否則Will便無法逃出Hannibal設下的綿密蛛網。




什麼情形下才需要原諒?當關係到背叛與被背叛的時候。
第二季最後,Haniibal認為Will辜負了他的期望,
但Hannibal原諒了他,在他割斷Abigail的喉嚨前問Will:你會原諒我嗎?

"Hannibal, I forgive you."
原諒他引誘他,原諒他殺了Abigail,原諒他修復他又差點擊碎他,
並非意味著從此兩人不計前嫌,
而是將兩人從上一段關係釋放出來,走向下一個可能。
若不能放下這些交織的過往,抱著同時被Hannibal撫慰與摧殘的情緒,
Will接下來的追捕只會重蹈覆轍,
他必須原諒Hannibal對他造成的影響,才能客觀且對等地面對Hannibal。


第三集來到Hannibal在立陶宛的老家,
裡面住著一個日本女人千代,以及一個關在酒窖中的不明男子。
千代說是這個男人殺了Hannibal的妹妹Mischa,
而Hannibal本想殺了他報仇,但千代阻止了他,
於是Hannibal將處決權交給千代,千代決定看守、囚禁這名男子。
我們不知道為什麼千代是以什麼身分要阻止Hannibal,或許之後會有說明。
但從千代的"For Mischa"來看,她與Lecter家族成員有一定程度的感情基礎,
她也想為Micha報仇,但她無法私刑殺人,
因此才將那名男子囚禁在不見天日的地方作為懲罰。

但Will明白,Hannibal之所以讓千代這麼做,
是一個實驗,想看看千代這樣虛偽的堅持可以維持多久。
而Will偷偷放走那名男子,也是一個實驗,
測試那名男子會因此逃之夭夭保命,還是回去伺機復仇。
從那名男子的決定看來,他並沒有失去行為能力,
他還知道回到牢籠、關上柵門作為掩飾,
然後再於送飯時間趁機殺害千代,此時的千代為了自保,終於痛下殺手。

但是,這對那名男子或是千代而言,都是解放,
兩人都從一個死水般的狀態解脫了。
那名男子終於結束了長年的折磨,
千代也終於可以離開,不用再死守著這個槁木死灰般的承諾。


在佛羅倫斯的Hannibal與Du Maurier,也開始觸及這個故事。
「為什麼你不願回家,你在那發生了什麼事嗎?」
「我沒有發生什麼事,是我做了某些事。」
「你的妹妹,嚐起來如何?」

從兩方的故事,以及佛羅倫斯警探對Jack所說的20年前的案子拼湊起來
Mischa或許是Hannibal第一個受害者,而那名男子只是代罪羔羊。

Du Maurier最後說的話,似乎暗示了Hannibal對於Mischa的愛非比尋常。
Hannibal不論是無法理解或是無法處理這份濃烈的情感,
都驅使了Hannibal殺害Mischa,然後把她吃下肚。
Hannibal很清楚Mischa沒有做錯任何事,但他仍舊認為是她的存在影響了他。
於是,他吃了Mischa,
因為愛,所以讓她成為他的身體的一部份;
但也因為怨,必須讓她消失,才能讓這個關係真正畫下句點。

Will帶給他的影響,就如同Mischa,
讓Hannibal失去對自身的期許、破壞了自己的堅持,
為了重新找回自己,Hannibal必須像吃了Mischa一樣,吃了Will。


然而Hannibal打從一開始就想吃掉Will嗎?
應該沒有,或許他最初真的只想把Will改造為自己的朋友,
因為每個人都想被接受與理解。
只是Will越是理解就越不再接受他,遠離他、背叛他,
Du Maurier現在的處境,被軟禁、被限制飲食求"肉質"鮮美,
或許就是Will下場的預演。
說到底,Hannibal縱使希望自己可以愛人,可以有朋友,
但他的本性越是顯露,就將人越推越遠。
不論是屢次舉辦晚宴,或是明知Du Maurier與Will對他的了解,
卻還是離不開他們時,都可以窺知Hannibal內心深處的寂寞,
仍舊渴望與人互動,而把他們吃下肚,或許正他所能做到的最緊密的交流。
創作者介紹

paradoxical paradox

不流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