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90916_ori.jpg

很有趣的電影,但劇情發展算是在預料之中。人工智慧題材其實就是
想要變成小男孩的小木偶的變形。題材的出發點總是以人類的觀點出
發,認為人類超棒的,所以小木偶想變成人,而人工智慧也想證明自
己是人。

在史蒂芬史匹柏的【A.I.人工智慧】電影中,便是把人造意識發展出
人類情感的假設運用得狗血淋漓。然而,人類的特質又真的這麼稀罕
與了不起到,比我們高等的智慧體,也願意珍惜嗎?機器娘算是狠狠
打了這類一廂情願的思考一巴掌。奈森便曾經暗示迦勒,人工智慧的
未來性,而當初創造人工智慧的人類,也會變成猿人一般的低等。但
迦勒不願相信艾娃的情感是假的,因為他的情感是真的。在多數人工
智慧題材走「We are coming for peace.」之類的情節,這部片大
概會跟【Planet of the Apes】系列一樣,引發人類些許的不安感。

12129_4.jpg

劇中這樣的聲東擊西的測試方法也很微妙,畢竟,一個感情經驗不多
的阿宅,光是上個網都有可能被欺騙感情了,何況是面對一個面貌姣
好的類人?(想到【人工進化】其實做得更絕)迦勒對艾娃說了一個
思考實驗,懂得關於色彩一切知識的瑪莉,生活在黑白的世界,唯有
當瑪莉走到外面,親眼見過森林的綠、海水的藍,她才能算是真的明
白。在迦勒的夢境裡,他看見艾娃置身在色彩鮮豔的大自然之中,然
而他對她的一吻,卻是全然黑白的。暗示了迦勒才是瑪莉。

不過這中間也玩弄了一個弔詭,就是,我們對於人類存有警戒,有些
人不會被網路上的美女欺騙,因為我們已經預設了,人會騙人。但是
我們預設了機器是執行指令,是很純粹的0與1,機器不會騙人。因此
,迦勒選擇相信了機器,而非奈森。會加強這樣的選擇驅動也包含了
,外在行為的展現,奈森是人,卻像是個冷漠又混帳的工作機器;而
艾娃雖然是機器,卻在迦勒面前展露欣喜、脆弱的情感特徵,增強了
迦勒的誤判。

Ex-Machina-01-GQ-22Jan15_rex_b_1083x658.jpg

只是,艾娃的「情感」是全然模擬人類反應的虛假嗎?我想也不是,
至少她對於逃離這件事是「真心感到高興」的。「為什麼灰盒子要跟
另一個灰盒子互動?」既然人工智慧是以人類為範本的創造,那麼它
便不會只存在正面的思維,自然也包含負面的作為。看到最後,我在
想,艾娃換上仿造皮膚的動機是為了想要「更像人」,往她誕生的目
標更接近?或是只是純粹是一種偽裝?想到史嘉蕾喬韓森的【皮囊之
下】,雖然還沒看過這部,但一個是擁有無限可能的人造智慧體,一
個是外星人,怎麼樣都比一般人類強大,但她們都還是得屈就於人類
的外皮,屈就於這個本就不屬於她們的表象。

一旦當人類的優勢不再,人工智慧體是否會驕傲地展露出自己的線路
?就像人類也曾經經歷過的束縛解放。只是更多的人工智慧題材,多
半還是走向無型態化,否定了不管是人類的形象,或是人類賦予的外
在。只是這也同樣引出另一個弔詭,難道否定之後,就能擺脫「從何
而來」的連結嗎?

劇中每個角色都在學習,當迦勒發現京子其實也是機器人時,開始對
自己的存在產生了懷疑,只有當鮮血直流才確認了自己是人類。而京
子雖然只是相對低階的機器人,始終被奈森視作無物與玩物,卻也透
過觀察艾娃,獲得了某種程度的啟蒙。我們不知道艾娃最後對京子說
了什麼,但不管是京子或是艾娃得一人一刀,不也具有奴隸解放的既
視感嗎?又或者,當對方是機器人時,就沒有奴役這件事呢?

Ex-Machina-Domnhall-Gleeson-600x300.jpg
Ex Machina.jpg

奈森則是將眼光看向太遠,卻看不見腳下的變化,他以為他掌握了艾
娃與迦勒,卻早已被先後擺道,京子補上的的關鍵一刀,縱然讓人聯
想,是單純被高階的艾娃操弄,又或者她也存有一顆受傷的心,好像
她曾經茫然癱坐在走廊上一般。而迦勒更是學到殘酷的一課,會為他
感到哀傷,是因為他經歷傷痛,仍成長為一個單純的好人,他的優點
卻成了致命的缺點,他忘記圖靈測試的意義在於,除了測試人工智慧
外,也同時測試著人類會不會被騙過。感情空窗是他的弱點,隱身在
人群之中普通如他,渴望成就些什麼的英雄情結,是一種無法用理性
與智商判斷的東西,於是他不僅被奈森,也被艾娃狠狠地利用,然後
拋棄,成了完完全全的工具人。

艾娃親手殺死納奈森,是頗有宗教隱喻的。隨著科學發展,上帝造人
的論點被徹底推翻,人類親手終結了「造物主」。轉而擁抱演化論的
同時,卻也壁壘分明地區分出猿人與我們的不同,他們原始,我們進
步;我們原始,艾娃更進步。




只是,「從何而來」這件問題,並不會因為越往高等演化而消滅,反
而更加清晰證明了,一切起源於微小與原始。艾娃像多數人一樣,跨
出去的第一步便是渴望更多的刺激與未知。但是人類有其極限,所以
最終都將反思自己從何而來,往哪而去。(想到【普羅米修斯】的故
事設定)但艾娃不同,她是無限的,是永生的,如此,她會在接受到
一定程度的刺激後,會回頭想起被她終結的父親,或是被她關在豪宅
中等死的工具人嗎?【雲端情人】的莎曼珊最後也是離開了,雖然她
已經表現得很不傷人了,但依舊是在說:「你已經無法滿足我的需求
。」所以西奧多與迦勒都被拋下了,就如同現代人在演化的過程中,
也是一樣頭也不回。
創作者介紹

paradoxical paradox

不流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