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gue1Physics_PIC.jpg

雖然【俠盜一號】被歸類為有別於天行者一族的外傳,但其劇本與精采程度,卻完全補足了星戰故事長久缺失的那一塊。
 

回顧至今推出的七部本傳電影,舊三部曲的星戰像是冒險故事,反抗軍與帝國之間的戰事雖然方興,卻又不是重點,打倒帝國成了少數幾個英雄的任務,只要主角安然無樣,便都是快樂結局。而前傳三部曲則是緩慢鋪陳了舊共和的衰敗以及帝國的崛起,是一齣沒有回頭路的沉重政治劇。縱使有安納金屠殺絕地議會,以及密令66的執行,卻還是少了讓觀眾深感絕望與悲慟的臨門一腳。第七集則又是重新大洗牌,比舊三集又更加明亮,雖然也如同【威脅潛伏】一般埋下許多不安與伏筆,但也因為是全新的故事,觀眾無法預期走向,因此主角芮的身世之謎成了故事重心。當年看到網友這樣形容七部曲,它確實很有迪士尼公主系列故事的傳統:命中注定﹑化險為夷。縱使第一軍團一口氣消滅了三顆行星,觀眾還是不覺得情勢危急,我們關心的仍是英雄的成長。

【俠盜一號】則回頭訴說了成就這些英雄背後的無名犧牲,與其說它是星戰電影,它卻更像戰爭片。電影一開始,在傑達市的場景,不就很像【黒鷹計畫】等電影中的巷戰嗎。當琴留意到屋頂上的反抗軍集結時,也不禁讓人想到前陣子的【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中,比利在伊拉克市集中的提高警覺、草木皆兵。


《入侵者與受害者的模樣》

劇中每一場不管是近身交戰或是船艦對戰都十分精彩,比起本傳有過之而無不及。當帝國軍架著坦克進入傑達市,而索葛瑞拉的「極端」反抗軍發動伏襲的畫面,十足有美軍近十年在中東戰爭的既視感。即使帝國軍的靈感源自於二戰時期的納粹,只是看到坦克上的白兵說出:「殺掉那個恐怖份子。」時,卻也不免苦笑。

【俠盜一號】對於現實政治的影射,比起前傳三部曲純熟許多。它的敘述手法不會讓你感到冗長乏味,卻也還是可以勾起你對於時事的敏感。就如同反抗聯盟形容索葛瑞拉是個「極端份子」,他不願聽從聯盟的指揮,不認同認何政治協商與考量,只求對帝國造成最大的破壞。

索葛瑞拉最後的攻擊,其實並非昆尼克與塔金拿傑達市測試死星的原因,主要還是索葛瑞拉長年的作為累積,讓帝國決定在將凱帕水晶搜刮一空之後,便將此星連同索葛瑞拉一起消滅。

swro2.0.jpg

同時,我們也可看到反抗軍聯盟與帝國雙邊內部的政治鬥爭。塔金亟欲收割死星的主控權,那個叛逃的飛行員成了昆尼克的軟肋。蓋瑞厄索用計讓昆尼克相信,死星計畫沒有他就無法完成。於是將政治生涯梭哈在死星計畫上的昆尼克,也只能暫時信任蓋瑞厄索的說法。或許從一開始,昆尼克就是塔金與蓋瑞厄索網羅中的獵物,昆尼克看似即將平步青雲,卻也始終沒有意識到自己只是個棋子、墊腳石。如此渴望討皇帝歡心,到頭來所能見到的最高層級只到達斯維達,甚至維達都提醒他:「別讓自己被野心噎著。」昆尼克也仍然沒有醒悟到自己的階級是遠遠不如塔金的。當然,昆尼克已經留下太多小辮子,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事到如今也只能盡力補救。

rogue-one-a-star-wars-story-new-photo-of-villain-revealedk8qapng.png

昆尼克如此賣力,最後只能受困在史卡利夫星上,被政敵塔金用自己親手創建的武器給殺死。如同當時攻擊傑達市一樣,塔金下令摧毀史卡利夫星也是一兼二顧的好方法。昆尼克死前仍沒能見到魂牽夢縈的皇帝,真是個衰暴的悲劇角色,我都不知道他跟被菜鳥芮打敗的凱羅忍哪個比較慘了。


《灰色的政治,現實無法非黑即白》

劇中反抗軍聯盟的戲份雖然不多,但卻是相當精準。當維達下令,在還未查出判賊,以及死星的缺陷之前,傑達市的毀滅便以礦場意外帶過(維達真是帶風向的公關高手)。一來是維持帝國與反抗軍聯盟之間在政治上的恐怖平衡之外,也爭取時間彌補缺失,以防反抗軍得知消息後奮力一搏同歸於盡。

rogue-one-a-star-wars-story-movie-stills-17.jpg

當琴帶來死星的消息後,果不其然反抗軍聯盟內部陷入了分歧。雖然也有代表主張跟它拼了,但多數仍懼怕於武器的威力而選擇苟且偷生。這邊也可以看出所謂的「威權」與「民主」制度的對比。帝國運作十分有效率,只須奉行少數,或者說一人的意志,即可果斷催毀任何一個城市或星球;反之,聯盟就是吵吵鬧鬧,各有各的主張與堅持,討論到最後可能還是什麼都完成不了。威權要的是服從,民主則在乎說服。當琴無法在議會上用言語說服聯盟進攻時,她與其他反抗軍也只能「反抗結論」,用行動去說服了。

rogue-one-trailer-images-3.png

本劇的亮點之一莫過於聯盟探員卡西恩的角色設定。一登場就把行動不便又慌張的傳信人給殺了,這在星戰故事中算是蠻令人震撼的。畢竟星戰的好人總是如此道德高尚、光明磊落。當卡西恩故技重施,在傑達市混戰中,為了保護琴,而搶先斃了手持手榴彈的那名反抗軍,也因此被其他反抗軍看見,而成為階下囚。又或者他從聯盟接獲的雙面任務,一方面要帶著琴找到索葛瑞拉或是她的父親,另一方面卻也必須找到機會了結蓋瑞厄索。身為情報探子,其實說穿了就是聯盟的劊子手,如何安慰心中,身為正義卻又滿手血腥的道德拉扯,唯有將眼光拉離自身,放遠到宏大的目標與夢想之上,才能持續下去。

因此就如卡西恩帶著其餘的自願者前來時所說的,如果因為對方的強大而止步,不僅自身的信念被摧毀,從此無以為繼之外,過去犧牲的生命也都化做泡影。

卻也因為接在七部曲後看,讓我對於劇中無限犧牲的雜魚白兵們寄於無限的同情,反抗軍要死之前還會有幾句台詞幾個鏡頭,白兵們什麼都沒有啊。不管是在傑達市被席魯用來擋暴能槍而哀號的、那些在史卡利夫星上與反抗軍短兵相接的白兵,或甚至是那些在帝國戰艦上的船員們,當兩艘母鑑對撞,衝破星球防護罩時死傷,那些只是領薪水的小員工啊,嗚嗚。


AN1-FF-000073.jpg

《熱血到閃尿的對戰場景》

除了前面提到的傑達市巷戰,其寫實程度根本不像是科幻電影之外。本劇也有最高比例的船艦對戰的劇情,不管是在伊杜星上,聯盟與帝國飛行器的交戰;史卡利夫星上反抗軍與AT-ACT在風光明媚的沙灘上的血戰,又或者是在太空中帝國與聯盟母艦的策略作戰;當反抗軍即時從超太空趕到史卡利夫星,以及維達的滅星者同樣從超太空降臨擋住反抗軍去路的橋段都讓人想要尖叫。雖然這樣說很奇怪,但心中就是忍不住讚嘆:「這樣才是星際大戰啊!」前傳三部曲沒什麼機會有這樣大規模的空戰,舊三部曲則又礙於技術很難做到這個程度,加上故事主角並非反抗軍聯盟,這樣的戰爭設計存在的空間便有限。

不管是母鑑與U wing、U wing與地面反抗軍,或是地面反抗軍與母鑑等等的合縱連橫都設計得十分流暢,雖然看似混亂,但策略主軸相當明確,就是「引開敵軍,傳遞訊息。」前線的拋頭顱灑熱血的壯烈在本片中表露無遺。

 

《充滿厚度的成功角色塑造》

雖然【原力覺醒】仍讓人詬病它的劇本太過保守,但不可否認的是新一代的角色設計十分成功,讓舊影迷想要一探究竟,也吸引新影迷去了解這個老故事。

AN1-242087_R.jpg
本片再次在人物塑造上大獲成功。首先是費莉絲蒂瓊斯飾演的琴厄索。擺脫文弱女孩的印象,在本劇中倔強固執的性格讓人深感同情。接連因為帝國的追殺,以及遭到反抗軍朋友的遺棄,不僅讓她必須隱姓埋名,卻也學會對世事冷漠。

索對她說:「妳能想像帝國旗幟飄揚的未來嗎?」

琴回他說:「不要抬頭看就沒差了。」

這樣的琴,或許仍舊堅韌,但也向命運低了頭。

索葛瑞拉當時因擔心她的身分曝光,成為反抗軍與帝國間交易的籌碼而不得不拋棄她,卻也意外印證了兩父女在這個時代下的尷尬位置。當琴表示她不願意插手時,父親的訊息卻擊潰了她長年的武裝。不管是蓋瑞或是琴,他們都算不上是反抗軍的自己人,驅動他們的只有對彼此的愛罷了。摧毀死星是父親的遺志,因此琴必須達成,就算反抗軍不幫忙也沒差,就算只有四個人也沒差。雖然這不是天行者世家的故事,但是像這樣的傳承概念可以說是星戰故事的核心價值了。

尤其喜歡琴在傑達市,用甩棍(?)隻身解決一票白兵的強悍,甚至在K2SO即時擋下一顆手榴彈時,琴轉身指著那名白兵,一臉「你這傢伙沒被揍飽膩?」的跩樣,真是太可愛了!

Rogue-One-Stills-16.jpg
雖然卡西恩的人物設定十分非傳統,也是亮點之一,但我並不是特別喜歡狄亞哥路納的選角。雖然確實一副飽受折磨的模樣,但總覺得跟琴或是其他角色之間沒什麼火花。或許是身為密探的必要疏離感?不確定。相較於其他腳色,琴與卡西恩在性格上是很相似的,都在人際關係上保持距離,琴是不想再承受失去的痛苦,而卡西恩則是工作所需。當兩人最後並肩共赴死亡時,也是他們倆終於肯定彼此、尊敬彼此的時候。雖然電影拍得真的很像兒女情長,但真的很慶幸沒有親下去。除了在這樣的悲壯的局勢下顯得太浮誇之外,前面的鋪陳也感受不到兩人之間的化學變化有這麼滿。
 

rogue-one-chinese-trailer-screencaps1.png
K2SO則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當去年BB8現身時,就覺得怎麼可以創造出這麼可愛的機器人?結果,本片再次超越,給觀眾一個既可愛又白目的K2SO。K2SO的「人性」幾乎超越前輩C3PO,或許就是因為它那口不擇言的直白,讓它更像真人吧。而機器人的命運似乎也都像他的主人或是同伴一樣,K2SO為了保護資料庫中的琴與卡西恩,而死在亂槍之下的片段,絕對是本片最賺人熱淚的一幕,沒有之一。


甄子丹與姜文飾演的席魯與巴茲,絕對不容忽視,甚至可以說是必看(萌)點。

席魯:「原力保護了我。」

巴茲:「是"我"保護了你!」

***

巴茲:「祝你好運啊!」

席魯:「我不用好運,我有你就夠了!」

***

巴茲:「你永遠可以在浮動連結原力中找到我。」

在看過那麼多與中資合作的電影裡,刻意安插由中國演員演出的雞肋角色之後,一開始對於這個選角還真的是有點怕怕的,很擔心與劇情或是其他演員格格不入的現象。但事實證明,只要劇本與角色設計得好就不是問題。我甚至覺得甄子丹與姜文的演出比男主角狄亞哥路納更為自然。而當甄子丹再次在大螢幕上嶄露他的拳腳功夫時,即使是在科幻的星際大戰之中,都十分合理毫不違和。甚至姜文也把巴茲那個吐槽魂詮釋得相當可愛討喜。

兩人做為絕地聖殿的前守護者,經歷了「邱森萬」安納金的變節,到大規模屠殺絕地武士,巴茲顯然全然失去對原力的信仰。就好比現實中有人常問的那句話一樣:「如果原力真的同在,為什麼絕地還會滅絕?」但席魯卻不這麼想,他始終將「我與原力同在,原力與我同在」掛在嘴邊,像是咒語一般碎念著。

AN1-019274R_ILM_0.jpg

雖然雙目失明,席魯對於人心與世事的洞察卻毫不盲目。當傑達星,這個絕地的據點遭到帝國殖民,歷史與文物都遭受毀壞之際,善良虔誠的人們失去了依靠慰藉,前途看壞、一片黑暗。而席魯不斷重複的這句話,不只是在對自己說,也在對其他人說。因為信仰不存在於那些建築文物上,而是在於每個人的心。你相信什麼,就會選擇去做什麼以達成目的。

就好像琴對義勇軍所說的:

「我們必須把握眼前的機會,再抓住下一個、下下一個機會,  直到我們完成目標;  又或者再也沒有其他機會為止。」

雖然席魯最後隻身走向總開關毫髮無傷,可能還是靠巴茲的掩護,而不是原力的金鋼護體(又或者是帝國兵的頭套本來就讓人射不準)。但這就是秉持信念,而把握機會所做的決定。雖然最後仍不免喪生,卻也讓老友巴茲在生前最後一刻重拾身為守護者的信仰。守護者守衛的不是聖殿,而是它象徵的價值,然後把這個價值傳遞出去。

 

《畫龍點睛的熟悉老角色》

4b8f20e9f2175c35218cc894c1db4fec71127674f6c21f051b7ebef6dae83ff6.jpg
本片出現的CGI塔金實在太成功了,陰狠無情之餘,政治謀略手腕也相當高明,相形之下的昆尼克,真的只有制服好看吧。有趣的是,CGI塔金的戲份原比過去真人演出的他還要多還要重,舊三部曲中的塔金,印象也想跟維達爭寵,但比起昆尼克,維達太不好惹了。兩相對照下真是很微妙。

最後露臉的莉亞公主則是神來一筆。當劇情離開史卡利夫星後,來到船艦內部,整個場景風格變得十分復古,完全可以無縫接軌到四部曲的開頭,但卻又不會跟前面的設計有過於明顯的落差。像是那些螢幕上顯示的構造圖,或是死星聚焦能源發射的呈現,都是舊三部曲的螢光極簡風。特別要提的一段設計是,初次發射死星光束時,不同操作員都煞有其事地,依照不知名的SOP按按鍵,然後經過層層把關後發射。相較於七部曲的滅星者的高科技感,本片的安排確實呈現出時代的科技落差感,也同時展現了帝國井然有序的態度。雖然看到爆炸還是不免發愣了一會。XD

000243092.jpg
最後就是吸引觀眾入場的重頭戲達斯維達了。本以為他的戲份會停在威脅完昆尼克就沒了,沒想到竟然最後可以說是由他收尾。要不是莉亞的船在最後一刻逃脫,我還以為下一秒就要抓莉亞來拷問了。

當驚慌受怕的船員拿著槍瞄準眼前的一片黑暗時,紅色的光劍亮起,照映出黑武士的巨大身形。雖然面對的是普通小兵,但短短幾分鐘的走道戰,完全展現了維達的強大。也就讓人想起電影前半段中,維達四肢斷三肢,渾身燒傷,泡在冰箱(欸)療傷的模樣,若非如此重傷,維達是否還會更強大呢?當然也可以反過來問,是否也因為重傷,才讓他強大?

兩場維達現身的劇情,都相當經典,不管是他轉身隔空掐昆尼克咽喉,或是在紅色光劍照亮下的身影,或是最後站在邊緣看著莉亞的船艦逃離的姿態。本劇的編劇與導演確實抓到了維達的精髓啊!

幾個彩蛋也讓我笑出來,像是索葛瑞拉的:「It's a trap!」,或是在沙灘上閒聊T15被淘汰的兩個白兵,或是把白兵引出傳訊塔的招數,在【絕地大反攻】也同樣用過。

 

雖然【俠盜一號】的故事主軸在於,承接三、四部曲之間,關於死星藍圖竊取的過程,但卻更像是為了世人鋪排了重建希望的路。縱使全軍覆沒,延續了安納金墮落後的持續絕望感,卻也呼應了即將隨之而來的路克所象徵的新希望。死星發射的毀滅光束,在史卡利夫星上留下致命又炫爛的巨大火球,代表了這是極其關鍵的一役,俠盜一號義勇軍們犧牲的血與汗,在帝國肆虐後留下的灰燼中,留下無限可能的幼苗。

正如現實中的每一場戰爭或戰役一樣,流芳百世或是接獲表揚的都是存活下來的人,我們錦上添花地稱他們為英雄。【諾曼第大空降】中的溫特斯說:「我不是英雄,但我與英雄們一起服役。」「時勢造英雄」,歷史的推動有賴於多數人意志的集結與行動,而並非單憑一己之力就可以左右的。或許我們永遠只會記得那些英雄們的名號,但並不表示無名小卒的力量就很微小。如果你想要改變,就抓住機會,然後行動吧!

, , ,
創作者介紹

paradoxical paradox

不流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