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本文同步刊登於ViewMovie,如欲轉載請先詢問確認」


「Monster is a relative term. To a canary, a cat is a monster.
  We're just used to being the cat.」

─怪物是相對的概念。對金絲雀而言,貓就是怪物。我們不過習慣了當貓。
 


《人世間的怪物》

看過幾齣奈沙馬蘭的電影,基本上我還算是挺喜歡他編寫的一些故事概念。在我感覺他似乎對於人世間怪物的想法很著迷,幾乎每部電影都會有那麼一個牽動人們恐懼神經的個體或是概念存在。不管是【靈異第六感】中的陰陽眼小男孩、【陰森林】中,存在在樹林裡的神秘巨獸、【水中的女人】裡不斷嘗試要來抓走「故事」的野獸,或是【靈異象限】的外星人,甚至是【探訪】裡,半夜會起來遊蕩的祖父母。這一切恐怖或是詭異的人事物,都緊緊箝制了主角的心靈或是行動。而最終唯能拯救主角的,只有他們自己。

【分裂】是個很悲傷的故事。

本片男、女主角,凱文與凱西正好是一體的兩面,同樣都是受虐兒,男主角發展出多重人格,保護自己之外,或許也開發出憎恨世界的復仇,進而產生最後一個人格。女主角則反之,她反而變得退縮﹑避離人群,將自己塞進殼中,用斷絕社交的方式保護自己免於被窺探、被傷害。但她卻也同時斷了自己的求助管道與機會。而男主角持續接受治療,卻反而提供了生長出第24個人格的溫床,兩相對照下,似乎顯得有點諷刺。

undefined

劇情在凱文與凱西的人生經歷交錯呈現,凱文年僅三歲就時常因為不夠整潔,而遭受母親的懲罰與虐待,因而誕生了第一個分裂人格丹尼斯,有潔癖強迫症的丹尼斯讓小小的凱文可以少點苦難。但顯然,凱文童年的磨難並沒有因此減少,才會不斷分裂出其他人格,好避離身為凱文的痛苦。

而凱西的遭遇,電影算是暗示地相當清楚,她在幼年便遭受叔叔的性侵害,之後更因為父親的驟逝,叔叔成為法定監護人後加劇了她的悲慘程度。而兩個孩子都因為一個咒語讓他們不敢出聲:

「如果你/妳不聽話,我就要處罰你/我就告訴妳爸爸。」

雖然凱文最後發展出侵略性,但他最初人格分裂的原因與凱西是相同的:

「只要我聽話,一切就會沒事的。」

電影也留下另一個有趣的暗示,當佛萊契醫生質問偽裝成巴瑞的丹尼斯,關於之前的那個事件時提到,他曾在工作場所遇到兩個校外教學的青少女,兩位少女讓他撫摸她們的胸部後,嘲笑他的反應,讓他倍感受傷。而這兩名少女或許就是受害的克萊兒與瑪西亞。但我想當時出現的人格應該是海威,畢竟應該只有他才會對於性感到害羞窘迫,加上他一直很在意被其他人嘲笑的事情,以及事後他想親吻瑪西亞等等。這也造成海威為什麼會加入丹尼斯與派翠西亞,以及為什麼這兩位女孩會被當作第一組犧牲者的緣故。

undefinedundefinedundefined

第24個人格為什麼會誕生,或許部分與佛萊契醫生的非傳統治療有關,她選擇不用藥物刪除多餘人格,而是讓他們自我管理。但是不管是什麼團體,當中總是會自然而然產生出領導、跟隨者與邊緣人幾個角色。在凱文的體內,丹尼斯、派翠西亞與海威就是被否定與嘲弄的邊緣人。野獸的誕生,正是丹尼斯與派翠西亞為了保護自己而創造出來的角色,就像當初凱文創造出丹尼斯一樣。畢竟,防衛的方式之一也包含了主動出擊、去除威脅這個選項。

然而,我也不認為是佛萊契醫生的鼓勵導致這樣的結果,她或許給了丹尼斯與派翠西亞靈感,但畢竟若非最初的施虐者,凱文也不至於要走到如此極端的一步。不管是有心或是無心之舉,每個人都可能會是他人心中的怪物。牠可能是你的親生母親,是妳的叔叔,或是看似甜美無害的陌生少女。


《在視線之外的犯罪》

奈沙馬蘭的故事必備的元素就是劇終大逆轉,我必須承認我一開始先猜了凱西就是凱文第24個人格的這個選項,幸好沒有讓我猜對XD。比起其他前作,這部的逆轉算是相當合乎情理與邏輯,最終也帶出一點淡淡的惆悵與懸念。

凱西是否終於開口向女警求救了呢?

不管是潔西杜加在「被偷走的人生」中的自述,或是電影【不存在的房間】,或是幾年前震驚全球的奧地利的一名父親,將女兒當作性奴囚禁長達數十年的新聞,或是日前新竹也破獲誘騙脅迫外籍女子從事賣淫的犯罪,又或是等到受虐兒已經傷重死亡上了媒體,我們才會發現有些人間煉獄確實存在於平凡無奇的生活四周。在那些水泥牆之後,這些人無時無刻經歷的折磨,就如同呼吸一般,揮之不去。
undefined


我們往往說,痛苦與磨難讓人成長。這也是為什麼「邪軍」們,或是佛萊契醫生相信,因為創傷而精神異常的人,很可能比一般人更為強壯的邏輯。

另一個饒富興味的鋪梗是,當小凱西的父親還在世時,曾意圖培養女兒成為像他一樣優秀的獵人,同時還調侃了叔叔打獵技術很差勁。那時候的小凱西眼神閃亮、神情滿足又喜樂,但是父親的死,不僅讓她的獵人學習中斷,卻反成了叔叔的獵物。
undefined

弱肉強食。

本片在強與弱相對關係上有著蠻有意思的流轉變化。三位被綁架的少女中,只有凱西在那個小房間裡還睡得著,意味著對於凱西而言,這裡比在她家中還安全。本著過去在狩獵上的學習,凱西先觀察丹尼斯的行為的決定是正確的,避免觸怒對方也是她長年以來的求生本能,直到海威說「他會對她們做出糟糕與可怕的事情」時,凱西才開始積極盤算著逃脫。

undefinedundefinedundefined

至於在野獸誕生之前,「邪軍」以外的人格,不斷向佛萊契醫生發出求救訊號,但是當凱西操起獵槍時,那些「好人格」也都開始慌張,拜託她不要痛下殺手,他/她們還想活命。也就不禁讓人好奇,在生死交關的情況下,其他的好人格們是否也就默許了野獸的行為?畢竟唯一想死的只有本來應該是主人格的凱文,但他卻已經「被沉睡」多時。如果人格分裂最初的目的是在於幫凱文逃避痛苦,還有什麼比一個強壯又刀槍不入的野獸,更能達成這個目的呢。

undefinedundefined

而凱西的免於受害,並非出自於她開了故事英雄的外掛,而是在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受了惠。當她為了逃開野獸的追趕,再次將自己關進牢籠中時,野獸意外發現凱西身上受虐的痕跡,牠感於凱西就像牠一樣,是強大的生存者的惺惺相惜而認可了她。但反過來說,不也是同病相憐的些許慈悲嗎。

當相對於叔叔家還比較安全的這個地下室,也變得危機四伏時,凱西再次將自己封閉了起來。直到清晨,一位動物園的大叔將她自牢籠中解放。不太確定這是否有刻意設計過,那位工作人員的形象與她的叔叔有點相似,或許也暗示著,凱西終將明白真正傷害她的人,並非所有人都對她有敵意或是不在乎她,她應該對外求助。


《演員與彩蛋》

雖然標榜24種人格,但實際呈現出來的大概只有8個:凱文、丹尼斯、派翠西亞、海威、巴瑞、潔德、歐威爾與野獸。而詹姆斯麥艾維的演技確實強大,尤其喜歡在診療室中,偽裝成巴瑞的丹尼斯被識破之後,那一段眼神與神情中細微的肌肉變化,實在相當精彩。可以看出他對於這八個角色個性,所設計的臉部肌肉使用的差異,嘆為觀止。難怪演員最不應該往臉上打肉毒,演技就在那些細紋裡啊!

undefined
偽巴瑞mode,刻意樂天的眼神

undefined
真丹尼斯mode,瞧瞧那個眉頭,連笑容都不一樣了

undefined
undefined
派翠西亞吹熄蠟燭這幕太厲害了,十足是一個優雅又慧黠的成熟女性的模樣。

安雅泰勒喬伊的選擇也十分合適,或許相較於詹姆斯麥艾維,還是流露些許青澀,那對深邃大眼相當加分與適切,讓人著迷那股既冷靜又恐懼,既堅強又帶著不想讓人看穿的脆弱的情緒。
undefined

奈沙馬蘭對於氣氛的營造依舊十分精彩與純熟,我很喜歡他的運鏡手法,平實的花俏之外,畫面也往往透露了許多訊息。而導演必備的結局大逆轉,在本片並非劇情,而是用在彩蛋上。若非之後要繼續發展這個故事,要不然鏡頭最後回到三位邪軍身上的對話,其實有點破壞氣氛。畢竟之前凱西看著女警的眼神,結合身世的鋪陳,將故事主軸留下的懸念呈現得很好。

【驚心動魄】的大衛杜恩現身在片尾,難道導演有意要做兩部電影的crossover?!兩個同樣都是不會受傷的男人,一個擁有多重人格,一個透過碰觸可以看見他人的內心,試想大衛會看見怎麼樣的凱文腦中的景象?本片中不斷提到,大家坐在一個房間裡,誰站在光下誰就擁有主導權的畫面,蠻希望可以拍出來的。而在那個房間中,不同人格會有不同的「外型」嗎?令人好奇。給你錢快點拍!

, , , , , ,
創作者介紹

paradoxical paradox

不流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