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一般來說,續集的精彩度與評價鮮少超越首作,因為續集容易在延續與開創之間失衡。又或者也為了延續故事,而往往做出多餘又自相矛盾的設定。【捍衛任務】系列聰明且幸運的是,它本就不是一個劇情見長的電影,首集基本上就是一句話:「一個退休的殺手,追殺殺死他的狗的人。」而當中點到為止的世界觀,不僅留有想像空間,也剛好成為續集中最主要的血肉。

演與編劇也很明白,這系列的優點就是紮實的武打,因此在續集中的動作場景,不但更多更長,精彩度甚至絲毫未減。相較於首作中,最高潮的劇碼只存在於夜店槍戰,畢竟最後的Boss戰根本就是反高潮。所幸最後用一隻狗狗畫了一個前後呼應的暖心的句點,讓人足以忘記前面我到底看了什麼的滿腹疑惑。

很高興首集最後Boss戰所呈現出來的強度落差這點,在續集獲得改善。當一個讓同行都聞風喪膽的人物重出江湖時,足以跟他披敵的,不是與他相似的人,就必須是人海戰術,怎麼樣都不會是黑道老大跟一個強度破表的殺手在那裏纏鬥。


《拳拳到肉又行雲流水的拼搏》

每每在電視上看到首集的重播,基本上我都一定會緊盯著看到夜店戲演完為止,後面的部分大致上就可以去做別的事了。這一整段在動作設計搭配音樂的律動感上,真是完美到一個境界,就算是原班人馬都複製不來的傑作。甚至也不用文字多說什麼,直接重溫一遍就能體會了。

 



我想眼尖的觀眾應該有注意到,續集中在演唱會上的那一段在音樂、聲光與槍戰的動作效果,是蠻明顯企圖複製首集的夜店戲,說實在的差太遠了。(另外一段複製首集劇情的還有跟吉米的談話XD)反而比較類似【落日殺神】的這一段,但又簡短許多。這段的用意太過明顯,效果也不算好,所幸後面的每一場本片專屬的動作戲,都足以掩蓋這一小段的失誤。
 



首先要提的就是羅馬地下道的那一場槍戰,宛如一場由槍聲交織而成的殺手交響樂。不同槍種發出的不同擊發聲響,不管是單發、連發,一人、兩人或是更多人同時開槍,又或者是中途的停頓,充滿節奏感的槍響,都像是一篇樂章的起承轉合。對於像John這樣的頂尖的殺手而言,殺人就像一般人做運動或是舞蹈一樣,在肌肉熟練到一個程度時,身體的律動感自然就會展現出來,就好像看著獵豹追捕牠的獵物一樣,形成一種既奇異又殘酷的美感。

另外則是與Common所飾演的卡西恩在大陸酒店外露台的對戰。如果其他部分都是以人海戰術壓制John,那麼卡西恩的勢均力敵便是出自於他與John都是用情至深的同類人。在那個世界互相屠殺可說是家常便飯,只要不違反規矩,大家出來混都知道有一天要還。吉安娜之死本於契約,既然是白紙黑字就吞了吧。

undefined
對於卡西恩而言,與其說是為主子復仇,不如說是給愛人討個公道,才讓他如此契而不捨地自羅馬追殺到紐約來,如果有可以我想他會繼續行刺吉安娜的弟弟桑提諾,但可惜他是沒機會了。兩人在露台那一段先是滾樓梯,然後雙方都沒有武器,純粹倚靠最原始的肉搏技巧的廝殺,雙方的沉重的換氣聲不絕,更是毫無讓對方有喘息的空檔,只要一方出招,另一方就是隨即壓制,一場百分之百的死鬥,若非打進飯店被阻止,這兩人恐怕會糾纏到其中一方體力不支露出破綻為止。

也因為這樣的對決耗能太大,而所得到的成就其實都是一樣的,所以兩人下次見面,便是以刀槍為主。在熙來攘往的車站內用消音過的手槍互射,有種詭異的幽默感之外,最後兩人來到列車上,皆按耐等著往終點站的車廂上幾乎沒人的時候,才默契十足的開始對決。而兩人用刀的戰術也像照鏡子一樣,都旨在快狠準地取對方性命。比體力兩人可能不相上下,但是擁有武器的John就是這樣高出眾人一籌。畢竟他是個用鉛筆就能殺人的男人啊!怎麼用鉛筆殺人的謎團,也在本集揭曉,讓人心滿意足之餘,也覺得好像很實用地開始筆記。(拿鉛筆)


《融合文明與野蠻意像的藝術饗宴》

這是讓我對本片讚嘆無比的關鍵。本集在故事場景的選擇,搭配John自身的行為動機有了十足絕美的相互呼應。導演在藝術底蘊上應該有相當程度融會貫通。不管是上一集的夜店戰中,將槍戰結合了舞蹈與音樂的經典,或是本集在古蹟或是美術館中的場景設計,都讓人嘆為觀止。

在這個殺手世界觀中,毎個人物都是西裝革履,毎個場景都是井然有序、分工細膩。縱使他們幹的全是最原始、最本能的殺人勾當,但至少,他們的外在都還是乾乾淨淨,十足文明的。

undefined

當初John為了愛妻而退休,而與惡魔打了交道,如今惡魔要來收取他僅存的靈魂。對於John而言,海倫就是維繫他理智與文明化的存在,十分了解John性格的她,甚至在病逝前,選了一隻小狗來代替她,好拉住John,讓他可以如願遠離過去的日子。所以是桑提諾把John帶回去的嗎?不,早在愛妻留下的狗死了的時候,John就已經重回遊戲中了。而桑提諾所做的,只是最後一根稻草,他摧毀最後一絲海倫曾經存在在世界上的記憶。什麼事情足以讓人瘋狂?就是當你視作生命的一切的東西被人奪走的時候。

undefined

桑提諾在一開始對John說:「這幅畫是我父親捐給美術館的,我不懂,它就只是一堆顏料堆疊的布而已。」人類傾向追求自身缺乏的特質,John渴望平靜遠離紛擾,桑提諾則始終將據點設置在美術館中,彷彿當中的文化氣息可以掩蓋他手上的血腥味。不管是在羅馬古城,或是美術館中的槍戰,若這些事情真的發生在現實生活,文史工作者可能心都要淌血了。子彈亂飛、血液腦漿四濺,數千年的城牆頓時滿布彈孔,脆弱的精緻畫作則被染上了鮮血的紅。當然在這樣的時刻中,沒人會管「天啊!我們要不要出去打,在這裡會毀損古文物的啊!」

undefined

只是當然說也奇怪,人類的文明從來就是伴隨著爭戰與破壞,這些古蹟或是文物,也多半是經歷過無數次的磨難而保存下來,這樣彌足珍貴的文明歷史上的吉光片羽,或許就是人類存在於世的連繫與證明。因此當殺手們粗暴地在古蹟與文物旁追殺著John,也正呼應了他們毫不留情摧毀海倫的回憶的行為。那些讓人類從茹毛飲血進化到擁有文明,且足以創造美與欣賞美的階段的累積,就這樣被鄙夷棄置。於是我們又回到了最原始、最本能的自己。

所以,另外一個疑問是,我們對這些文物如此珍惜的原因,是否也隱隱來自內心的一個聲音:「因為我們在也創造不出這樣的東西了?」當場景穿過中世紀時期的畫廊,來到現代(或是後現代)藝術館,那是一座充滿鏡子的展場,讓人莞爾的是美術館的解說語音說著:「這個裝置的目的在於,透過空間與視覺的錯覺,讓人們省思自身的存在。」於是,現代的藝術僅剩下一面又一面的鏡子,呈現的是長的、短的、圓的、扁的、一個或是無數個的自己。或許是人類發展到現在,我們基本上什麼都見過了,再也沒有什麼足以讓人驚艷。我們或者開始自省,又或者開始自戀、自負,然而不管是什麼,透過鏡子所呈現的,都是這個時代形單影隻又無以名狀的無盡空虛。

undefined

當John與海倫的一切都被奪走時,他只剩下他自己,那個回歸本色、沒有束縛的自我。畢竟海倫送的狗已死,兩人的愛巢只剩灰燼,一同出遊的跑車也毀了,手機中的甜蜜影像也因為毀損而再也不復見。過程中John衝破了一面鏡子,可以看成John不甘心就這樣如他人所不看好地重返江湖,就像他還是選了自己屬意的狗來取代海倫本意提供的陪伴,車子再爛也都要修好,而海倫的面容,雖然照片跟著房子付之一炬,手機中的短片也無法重播,但至少John找回了海倫的手鍊,他終究需要抓住些什麼,除了不讓海倫隨著時間淡去,最重要的也是不讓海倫愛的那個自己被腥風血雨抹去。

本片最後一幕的氛圍也極其驚艷。這個殺手的世界可以說是一群披著人皮的野獸,在這個水泥叢林中拼搏。而被組織除名的John就像去爪拔牙的雄獅,原本游刃有餘的世界,瞬間變得危機四伏。John雖如願抓住了他僅有的一絲人性,卻也被打入這個生態中的最底層。走出車外的遊客是獅子老虎的嘴邊肉,沒了奧援的殺手,憑著本能又可以活多久呢?

當然身為主角應該是死不了。這樣的結尾確實讓觀眾更加期待第三集中John會如何獲得「自由」了。擺脫組織之外,或許也終將放下他對於海倫的執念,將過去的一切塵封之後,才能迎向未來。


《自成一格的基奴李維》

當初看第一集時,就覺得這故事的架構與【康斯坦汀:驅魔神探】頗為相似。除了主角都是基奴李維之外,兩個故事也都有一個好像暗網一樣,深藏在尋常社會表皮之下的另一個世界;而且有都有一個絕對中立的酒吧或是飯店,雖然最後都是中立個屁,明明超偏心主角的XD;而不管是John或是康斯坦汀,也都是自成一格,有自己一套道德觀的人物,也同樣都試著透過遊戲規則讓自己解套,最後又被狠狠打了一巴掌之後,乾脆老子自己開賭場,你們要玩就只能聽我的。

undefined

基奴李維的演技只能算是中等,但你實在不能不承認,像這樣浪跡天涯的孤狼角色,真是十分契合他的氣質。同時他也是十分認真且配合度高的演員,記得本片在上映前,網路上就流傳一段基奴李維練槍的影片,或是當年拍攝第一集時所做的開車與搏擊練習,這樣的投入程度,也無怪乎他可以在本片這種一個鏡頭完成的動作戲中表現得如此具有說服力。就如【誠實預告】對第一集的評論就是,像這樣不透過剪接,一氣呵成的動作片已經越來越少見了。在本集中也有許多這樣的鏡頭,不管是翻滾還是雙腿鎖人都是如此流暢,一個演員可以訓練到如此的程度,著實讓人打從心底敬佩。

 

 

 



一個既算不上演技派,也算不上動作派的演員,可以創造出三個代表性的角色:【駭客任務】系列的尼歐、【驅魔神探】的康斯坦汀以及本系列的John Wick,當中基奴李維對於詮釋角色所需的專注程度,或許也是讓他跟John Wick同步率可以如此高的原因吧。

真是等不集看第三集了!In Keanu We Trust!

undefined

 

, , , , , ,
創作者介紹

paradoxical paradox

不流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