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個人覺得本片是風格大於故事,整體有點像是【隔離島】、【鬼店】與【科學怪人】的綜合體。氛圍營造是挺不錯的,但劇情發展的過程中,有時候會給人不知所云的感覺。整體的節奏感也不是很好,可能
是故意製造那些疑似要收尾的起伏?但又多是念頭一轉,拉出另一個線索與進展。要是我有戴手錶,應該會看好幾次時間,想說:「到底是要演完了沒?」XDDDDDD


《封閉的心靈與禁錮的身體》

主角的姓「Lockhart」其實就很直白的點出這個故事的主軸了:一個心上了鎖的人。

故事上其實有一些蠻不錯的概念,像是這座療養院當中充滿了來自世界各地,對世俗瑣事厭煩,需要有一個逃避空間來放鬆的成功人士。這些人多半上了年紀,也可能不久於世,當你的身體機能退化,行動不再自如的時候,空出來的時間往往就會開始想東想西,想著過去的遺憾或是美好,若是有幸想通了,也就可以不再執著,然後開始準備自人生的舞台謝幕。反之,像主角這樣的年輕人,有的是體力與野心為了未來而衝刺,不管是為了升遷,還是為了家庭,然後在幾十年後終於達到你要的目標時,就又回到上面提到的成功老人士的狀態,回過頭來才發現自己失去了多少東西。

undefined

主角Lockhart在幼時曾目睹了,父親在金融遊戲上慘敗後跳河自盡的畫面,又在這次出差前經歷了母親的病逝。然而他還是十分堅強得爬上高位,然後接下艱鉅的任務。彷彿這些都只是瑣事,他完全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在這個充滿老年人的奇怪療養院中,出現一個少女漢娜這樣違和的存在。院長規定漢娜絕對不能離開療養院,縱使她對外面的世界,或是Lockhart充滿好奇,她還是與其他老人一樣,行動受制。直到Lockhart慫恿她騎車帶他去鎮上,她的心靈與身體才終於首次同步地跟外界接觸。而Lockhart在把古堡的故事與療養院的狀況,終於連結起來之後,也才首次展現出對於自己以外的人的關懷。

undefined
當故事的謎團終於揭露真相的時候,說真的,它蠻成功得讓我感受到不舒服。當院長就是當年娶親妹為妻男爵身分揭曉時,他接著迎娶了初經來潮的漢娜,在她還不明究理時,她已經被綁在床上,衣服被院長撕開,然後對她說著:「妳的母親當年也這樣抗拒,但是她之後就喜歡了。」大概是女主角Mia Goth的長相真是太幼了,各種反胃在我的肚子中翻攪著。雖然Lockhart英雄救美即時趕到,但最後一擊還是由漢娜賜予的,也算是為她的母親復了仇吧。


《自我感覺良好的解藥?》

另一個我蠻喜歡的轉折就是當主角車禍醒來,發現右腿被上了石膏之後,就深信自己的腿斷了。然後又為了可以如願把總裁帶回國,他也就不斷順著院方的指示進行各種療法,雖然過程中他也曾質疑、逃離或是反抗,但他最後終究礙於環境的逼迫,而乖乖地融入、噤聲。

undefined

過程中,院方不斷強調著你是病人、她是病人、大家都是病人,但是只要在我們這邊,你們都可以覺得越來越好。就在Lockhart在餐廳中,對著所有人高喊:「你們沒有病,都是院長創造出來的!」的時候,被蜂擁而上的老年人給淹沒,而他們嘴上只喃喃念著:「我們有病,我們有病。」只有「有病」我們才能留在這裡。

所以,當Lockhart終於識破他的斷腿不過是一個暗示的時候,他也終於恢復他的行動自由。他識破的不止是無效醫療的謊言,還有對於威權的莫名膺服,以及無差別順應群體的自我剝奪。心靈生病,身體會最先反應,同樣的,心若渴望著自由,身體也會帶著你前進。

另一個有趣的設計則是,此療養院排斥化學麻醉,從事非正規的療法,就姑且稱之是自然療法派別吧。而現在也有些極端的理論,認為現在這些文明病,不過是藥廠或是醫院為了賺錢而發明出來的。所以當劇情讓這間療養院做出暗示病人生病,好留院接受治療的編寫時,確實讓人感覺有些諷刺。

所以整個故事看下來,究竟誰有病?誰沒病?還是大家都在某種程度上生病了?院長/男爵為了讓妹妹懷孕生下正常的胎兒,而無所不用其極,進行各種實驗;院中的老人堅信這裡的調養讓他們更快樂更健康,卻也只是逃避人生現實的障眼法,他們終究躲不過死亡,然而在這裡,他們的價值就像字面上的意思一樣,被榨得一滴不剩,不管是金錢,還是體液;Lockhart則是斷絕一切情感的連繫,絕對的現實與功利主義,只因為他深信唯有如此,他才可以更強壯。

undefined

某種層面上,院裡的毎個人都受過世界的摧殘與玷污,於是這些有錢人捧著外面獲得的金錢,來到這裡重建乾淨無毒素的身體,以及純粹的心靈。唯有生於此長於此的漢娜,是全然的純潔,未受侵擾。直到她遇見Lockhart,才刺激了她的青春期的到來。而沾上了經血的裙子,象徵著她已經成熟,進入了成人的世界,二來也表示她也像世人一樣「髒了」,院長/男爵也就順理成章視為足以侵犯她的告示。

電影最後換做Lockhart騎著單車帶上漢娜離開。雖然途中遇上前來找人的董事會成員,也阻擋不了Lockhart離開的心意。他終於脫離金錢遊戲的漩渦,而她也終於逃離心懷不軌的父親,看似兩人的目標一致、同心協力,然而我們又要如何分辨當下的信念,不是另一種的自我感覺良好的錯覺?
undefined


《流於刻意的故弄玄虛》

以結局來看,男女主角在某種層面來說都算獲得了「解救」,但其實我覺得故事說得不是挺好,花太多時間在現實與幻覺間故弄玄虛,有一些設計除了要用嚇人以外,我想不出對劇情本身有什麼幫助。加上對於男主角心境轉變的鋪陳其實並不到位,當他終於正視父親自裁的記憶時的態度是什麼?似乎也跟他過程中一度認為自己有病,需要留下來治療的動機無關。當漢娜將Lockhart母親手繪的芭蕾舞伶人偶交給他時,讓他清醒的觸發點是什麼?是母親的那句:「因為她不知道她在作夢。」嗎?蒙太奇的手法運用得過於氾濫,導致片段之間缺乏連貫性,時常讓人有種現在又在幹嘛的感覺。

undefined

到了最後要收合總結時,則過於草率。非常突然的從懸疑劇變成了超自然劇,也非常突然地就揭露了院長的身分以及漢娜的身世,然後也這麼巧,就在院長/男爵要強暴漢娜時,Lockhart就串起了毎一條線索,即時救漢娜於水火。

幾個設定上也是有些沒頭沒尾,像是院長收藏的臉皮的用處是什麼?他應該只有院長「這張臉」才有權力吧,換成別的樣子能幹嘛?以及那些特殊的鰻魚因為生活在奇妙的水源裡,而壽命可長達百年。醫生與漢娜,或是其它有權服用「維它命液」的人,也都因此延長數倍的壽命。然而我不懂的是,幹嘛不直接蒸餾那些鰻魚,萃取那種維它命液就好?幹嘛要大費周章先把鰻魚灌進那些病患的胃裡,再蒸餾病患?拐騙這些有錢人的目的其實就是要刮錢,這很合理。雖然劇情說到男爵過去做人體實驗而遭受村民反撲,但似乎也沒說明為什麼是要人先活吞鰻魚,再把人榨乾的理論何來?反正就是設定吧,就像狼人看到滿月就會變身那樣,就接受吧這樣XD

undefined

只是最後男主角的笑容真是讓我大感不解。到底是開心的笑還是邪惡的笑?那笑容都讓我覺得他是不是被男爵附身了?我不記得有這個設定啊?如果這是環球的片子,基本上可以加入怪物宇宙觀了。

攝影構圖是真的很美,一些讓人不舒服的設計,像是牙科診療台那一段,真是讓人頭皮發麻,但多數讓人不適的橋段都對劇情沒啥幫助。整個故事應該還可以說得更精鍊一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aradoxical paradox

不流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ayFJ
  • 神奇的續命水並不是直接從鰻魚或是土裡的水萃取出來的,而是讓這接鰻魚進入體內,讓人體產生抗體;然後再將已產生抗體的人蒸餾,才能得到神奇的續命水,因此男爵才得以活了兩百年...
  • 感謝解惑!

    不流汗 於 2017/08/18 12:43 回覆

  • 訪客
  • 男爵/院長收集臉皮是為了做成他自己的臉皮吧!?
  • 原來是補土的概念..

    不流汗 於 2017/08/18 12:4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