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本文同步刊登於ViewMovie,如欲轉載請先詢問確認」

個人非常喜歡【鋼鐵英雄】與【正義曙光】,【自殺突擊隊】的成果雖然稍嫌混亂,但個人也是頗欣賞這個以反派觀點出發的故事。在我看來目前四部DCEU的作品都有帶有環環相扣的觀點,在【鋼鐵英雄】我們看到一個與眾不同的人如何在地球生活並找到自身的定位與價值;接著在【正義曙光】中,則透過蝙蝠俠這個普通人類的視角去檢視超人的價值認知,是不是一種自我感覺良好?然後,在【自殺突擊隊】裡,我們又透過死射與哈莉的眼睛,看到了自詡為正義之師的蝙蝠俠的另外一面。於是我們接著來到【神力女超人】的世界,透過黛安娜綜觀了人世間的紛擾與庸碌,思考著,這個世界值得嗎?

《天堂島的女孩、女戰士、女人與母親》

或許是配合【神力女超人】的上映,云閱讀粉絲頁重新分享了這篇舊文:《Umoja:保護受暴婦女,拒絕男性入住的小村落》

天堂島若是對應現實世界,分析起來多半充滿著沉重的背景,像是影集【謎湖之巔】也有著類似的受暴婦女與孩童避難所的設定。天堂島的存在,其實也彰顯了它本身的諷刺與悲哀,對女性而言,這個地方沒有男人,無須擔心因生物本能而來的威脅;對男人而言,這個地方全是女人,彷彿是一個多汁果實垂手可得的花園,無須與其他男性競爭的歡樂園。不管從何種角度看,都歸納出相同的結論,男性是好爭奪與侵略的,而女性則是傾向保守防衛,好似世間的善與惡都可以如此簡單得一分為二。但其實,身為女性的毒藥博士卻是視人命如草芥,而身為男人的史蒂芬,卻散發著聖母一般的光輝。

undefined
我很喜歡毒藥博士在這幕關門後與將軍的病態大笑
"防毒面具不是沒用嗎?" "是啊,反正他們又不知道" "哈哈哈哈哈"


當史蒂芬的飛機刺破天堂島外的偽裝,或是緊接而來的德軍船艦穿過濃霧而來,在海灘上的殺戮讓女戰士們撒上鮮血,其實都是頗有性侵略暗示的表現。而當初宙斯如此創造這樣一個天堂島,唯有祂自己可以與女王一同產子,其餘的亞馬遜女戰士皆被教育並禁絕與外界或是男性的互動,都讓這個看似是天堂的地方,蒙上了一層規範與束縛的陰影。

回到神力女超人創作者William Moulton Marston的創作初衷,除了女性的性格上相較於男性更傾向誠實與穩健之外,同時也想要打破長期由男性角色主宰的漫畫市場中,女性角色總是受制並臣服於男性之下的狀態。對照回故事的發展可以發現,亞馬遜的女戰士們雖然力抗著外來的侵略者,但她們卻仍舊順服在遠古宙斯的指令之下,死守著天堂島不再過問世事,並試圖消極地抑制黛安娜的成長,以防侵略者阿瑞斯找上門。彷彿就像這幾年爭論的,我們總是過於強調女孩必須穿著並舉止得當,就能避免遭遇侵犯的論點,其實便是拿女孩的自由換取不確定的安全罷了。

這也是身為黛安娜母親的希波呂忒與阿姨的安蒂歐普之間的爭執。或許母親便是女人一生中可以同時具備柔軟與堅毅的身分。安蒂歐普認為消極抵抗黛安娜的成長是自欺欺人;在看見小黛安娜的決心之後,希波呂忒認為要就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畢竟,我們無法保護孩子可以無傷無害平平安安過一輩子,但要讓孩子擁有面對與處置困境的勇氣與能力,或許放手讓孩子去闖蕩真的會受傷,但他們終究可以自己站起來重新迎向世界。

undefined

因此,當黛安娜決心離開天堂島去完成族群的使命時,她便打破了來自父母的桎梏,成為獨當一面的亞馬遜戰士。而這個闖入天堂島,又帶著族群的瑰寶離去的史蒂芬,則以他溫和與堅毅的性格打動了黛安娜,讓她變身為初嘗愛情滋味女人。然而,即使兩人都相互傾心,卻並未在戰場上因為兒女私情而拋棄彼此的初衷,史蒂芬勸不了黛安娜,黛安娜也不會阻止他,或許是身為戰士的惺惺相惜,但這其實就是尊重。畢竟,愛情,不該是用來將尊重打折扣的藉口

undefined

然而深信神話寓言的黛安娜,不管在天堂島或是一戰世界中,都顯得過於天真。當她指著主張讓軍人去送死的英國軍官是懦夫時,其實也反映著天堂島族人們自掃門前雪的冷漠;或是當黛安娜說著史蒂芬的夥伴是小偷殺人犯與騙子時,不也同樣反映了希波呂忒長年的瞞天大謊。說到底,不管是神、是人、男人或女人,在本質上或許都是大同小異的,都可能為了自身的私慾而傷害彼此。阿瑞斯現身的時機可說是非常精準,他在黛安娜喪失信仰、不知為何而戰時,出現在她面前,蠱惑她,讓她放棄她天生的使命。黛安娜面對阿瑞斯的挑釁,或許並沒有動搖,但不可否認的,自我懷疑也讓她無法抵抗阿瑞斯的攻勢。畢竟,從小母親就告訴她,要擊敗阿瑞斯就必須靠滅神劍。然而,滅神劍卻是個謊言,黛安娜成長過程中所學習的一切真理也跟著化做灰燼,就算阿瑞斯告訴她,她才是真正的滅神武器又如何?黛安娜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對抗他。這裡同樣也可以與現實呼應,近年某些特定的宗教團體,宣揚著扭曲或是片面的資訊,打著保護孩子的大旗,阻止學童學習正確的性教育知識,以為如此可以維持孩童的純真,殊不知這只會讓他們在長大之後,面對相關問題時近乎失能。

然後,她看見史蒂芬乘著載滿毒氣的飛機化成一團火球。就在黛安娜懷疑這個世界是否值得?她自己又是否有能力的時候,那個「優於一般人」的史蒂芬已經做出行動。「我可以改變今日,但妳可以改變世界。」史蒂芬的自我犧牲對黛安娜可說是當頭棒喝,不為守護的戰鬥只是純粹的殺戮,就算這個世界還是難免叫人失望,當史蒂芬願意為了當中的良知而奮戰時,背負著守護人類使命的黛安娜又如何能夠放棄呢。史蒂芬不僅讓黛安娜成為一個女人,也讓她明白成為一個母親的喜悅與承擔,而這個終戰後的世界,便是她與史蒂芬的孩子,黛安娜將義無反顧地守護著它

 

《女神一般的選角:蓋兒賈多特》

神力女超人颯爽登場的橋段,已經是不管喜歡或是討厭【正義曙光】的觀眾,唯一的共同讚賞點。更別提,現在這個英雄電影充斥的時代,有哪個角色可以像這樣自帶背景音樂?不管你有多討厭查克史奈德,你都必須要稱讚他在【正義曙光】中,介紹神力女超人出場的設計有多麼高端精彩。

undefined
undefined

相較於【正義曙光】,仍是以男性英雄為主的電影,題材取向的差異之下,黛安娜在該劇中的戰鬥態度也與本片十分不同。還記得當黛安娜被毀滅日打倒在地後,露出來的挑釁微笑嗎,那可真是把身為戰士,遇上可匹敵對手的好鬥性格展露無遺。在【神力女超人】中,則是著重在黛安娜初問世事的青澀與懵懂。個人很喜歡黛安娜這個角色在電影的九成時間裡,都是抱著一個虛幻的目標在驅動前進的設計,一旦她發現這個目標有多麼無意義時,她也會感到沮喪,想著要放棄。

undefined

就像雷克斯路瑟在【正義曙光】中對超人說的那段話:「如果神是全能,祂就不會是全善;如果神是全善,祂就不會是全能。」所以宙斯、阿瑞斯會被擊敗,黛安娜會對人類失望。雷克斯路瑟要揭穿的是,人類對於神的想像的虛假;而本片中的黛安娜則是體認到了對人類認知的空乏。即使最終擊敗了阿瑞斯,終結了折磨人的第一次大戰,讓雙方小兵化干戈為玉帛,但是從黛安娜接下來仍持續出動打擊罪惡看來,邪惡並沒有隨著阿瑞斯的死就此消失就歷史發展來看,阿瑞斯力主推動的和平協議,正是種下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種子。不管世事如何發展,都在阿瑞斯的掌握之中。或許是戰神低語,也或許是人性本惡,但不管是「神」還是「人」,都無法全能全知全善,都只能在反覆的衝突與辯證之間,找到和平的平衡點。

undefined
"是啊,好像戴上眼鏡之後她就不是你看過最美的女人似的"
克拉克表示:"眼鏡真的有用啊"


蓋兒賈多特兼具可愛、美麗與英氣的特質與演出撐起了神力女超人的各種面向。不管是在天堂島上就勇於挑戰威權;到了倫敦看到路邊的嬰兒就忍不住大心;或是不畏世俗約束,露出大衣下的腿也不在意,以及在船上問起史蒂芬幹嘛不一起睡的態度,都顯示了許多被視為禁忌的現象,其實都是人類文明強加的庸人自擾。

神力女超人一角的創作初衷,便是在為女性主義鋪路,但其實,女性主義並非父權主義的對立面,它並非是女權法西斯,或是反過來壓迫男性,而是在於將不管是女性,或是男性,自刻板印象的束縛中解放。所以,我很喜歡三位小夥伴當中的蘇格蘭狙擊手查理,因為創傷,始終都無法開出一槍的設計,但黛安娜不視他為無用:「如果沒有你,誰來唱歌給我們聽。」一句溫柔的話語,將查理自被上級、被政府視做殺人工具的宿命中解放了。或許人生還是如沙米所說:「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仗要打。」的一樣艱難,但這都不會是放棄的理由,只要我們還相信自己、相信他人與世界是可以被改變的。

然後,當黛安娜最後回信給布魯斯說:「謝謝你把他帶回我身邊。」時我都要哭了。兩人在戰時相遇,或許便注定了只能擦身而過,與世隔絕的黛安娜不明白人類的日常生活發展,而身為間諜的史蒂芬身處在如此的戰火之下,他也同樣不敢想像或是規劃未來。時間對壽命極長的黛安娜或許不具意義,但是當史蒂芬將父親的錶留給了她,或許也就更加凸顯了生命的短暫,以及曾經的永恆吧。

undefined
 


《優於一般人的男人:克里斯潘》

雖然本片是以女性超級英雄為主軸的電影,但身為男主角的史蒂芬的角色厚度並未被壓縮。雖然我知道很多人不喜歡【鋼鐵英雄】的露易絲蓮恩,但我還是認為DCEU版本呈現的露易絲蓮恩相較於過去已經進步許多,她不再是只能等著給超人拯救的女人,而是讓她利用記者的天賦去推動整個故事,我也尤其喜歡在【正義曙光】最後,她反過來將超人拉上水面的設計,不論是情感或是助益都是互相的。

為了凸顯主角的成長與能力,就更需要精彩的配角的襯托,史蒂芬絕對是最佳綠葉。不管是澡堂還是船上的對話,與其說是傳統腳色分配的性轉版,不如說是文化衝突吧。其他像是自己纏真言索證實沒有騙人,或是各種情況下都阻止不了黛安娜的無奈,克里斯潘都詮釋得十分可愛討喜。

undefined

即使這是一部女性超級英雄為主角的電影,劇情上也並未設計成讓男性角色完全失能的狀態,不管大小配角都是有互動且互助的,而且在能力的落差之下,這樣程度的協助則是十分合情合理。光是臨走前與黛安娜話別,託付手錶,到自爆毒氣飛機這一整段的鋪陳張力,就足以證明史蒂芬不是本片的花瓶了。可以演這樣的角色根本沒有遺憾或損失啊。
undefined



《愛,必須是人類共同的語言》

說真的,本片的主軸其實算是老梗了。不管是小愛到大愛,或是小我到大我的抉擇,在【正義曙光】中超人便示範過一次了,而多數戰爭片也探究過不少。然而,對照著現實世界,卻也給出一種很微妙的感受。當黛安娜本著對神話寓言的認知而踏上征途時,接著被現實的人性醜惡給驚醒,最後則再以現代眼光看起來有點陳腔濫調的「愛」坐收,讓整個故事在非現實、現實與超現實的感受間擺盪。

讓我想到X檔案第十季第五集《Babylon》,當穆德與史卡莉最後並肩談到巴比倫城巴別塔的故事:神讓人類失去了共同的語言,藉此懲罰人類的驕傲自滿,但是人類並未吸取教訓,反而讓那股憤怒流傳至今。穆德與史卡莉認為,我們可能永遠也理不清那些仇恨背後的原因,但或許母愛可以化解一切,也或許唯有當人類找回共同的語言時,仇恨才會消解。

undefined
黛安娜所到之處第一件事就是摧毀武器!

「愛與和平」已經被氾濫宣傳到失去了價值與份量,我們不再大剌剌把愛掛在嘴邊,因為那既肉麻又好似缺乏對世事的常識認知,用愛化解仇恨聽起來就跟超能力一樣超現實。然而,是什麼樣的情緒或是世故的催化,讓我們傾向避談關愛與包容,轉而主張攻擊並驅逐異己呢?

在營火旁紮營的那個夜晚,黛安娜問酋長,他的族人是被誰驅逐殺死的,酋長回,是史蒂芬的(白人/美國人)同胞;穿著蘇格蘭裙的查理,或許是當時大戰的逃兵,飽受著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沙米則是膚色族裔遭受歧視,無法從事他的演藝事業。三個小夥伴都同樣遭受到史蒂芬白人同胞的壓迫,但他們仍舊陪著史蒂芬走到最後,只因為他們是朋友,小夥伴們分別身為土耳其人、印地安人與蘇格蘭人,同樣都不是主流的白人階級,他們各自的族群歷史,也讓他們對於侵略與壓迫更加感同身受,這或許就是他們認同史蒂芬的原因,彼此都懷抱著守護和平的使命感。同時,三位小夥伴也各自穿著各自的民族服飾,隨著同樣穿上亞馬遜戰袍的黛安娜衝鋒陷陣,也是一個很細膩的設計。

或許,愛這個字的真諦,就是現在大家比較常用的「尊重」,也像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或是「待人如待己」等等。不管是黛安娜無法坐視不管地衝上戰場、解放小鎮,或是史蒂芬載著毒氣同歸於盡,都是不願讓無辜者受苦難而做的舉措與犧牲,我們會用「英勇」去形容,但這又何嘗不是出自於對於萬物或是生命的熱愛呢?

undefined

在現在這個恐怖攻擊越來越頻繁的時刻,宣揚這樣的觀念卻許會被批評如同初出茅廬的黛安娜一樣單純。然而,也如同黛安娜在【正義曙光】中對布魯斯所說,她避離紛擾許久,但是當毀滅日的災難到來,她也還是義不容辭出手相救。這個世界或許還是需要戰士以抵擋邪惡的入侵。然而,不該忘記的是,抵抗的目的在於保護世上的幼苗,維護生命與良知的延續,而非成為取而代之的另一個壓迫霸權。(就是在說給你不義聯盟的超人聽喔,喂)


undefined
本片的動作設計十分漂亮,但十分可惜的是,上映前的預告或是片段,都把黛安娜武打戲的片段曝光殆盡,在觀影時便少了很多驚喜。比起【正義曙光】蝙蝠俠一鏡到底式的重拳搏擊,本片的武打則著重在兵器運用,以及黛安娜身為神之子違反重力的外掛開滿滿,因此不管是掃堂腿、轉身飛踢、舉坦克起來砸,還是直接把鐘樓壯垮,都在在展現了黛安娜的戰鬥技巧與強度有多高。不過,最後與阿瑞斯的魔法大戰的精采度,就稍嫌弱了一些,或許是礙於黛安娜的角色本身的內涵是保護而非進攻之外,少了兵器,只剩真言索,確實也會降低大戰的張力。不像【鋼鐵英雄】裡,超人與薩德將軍到處衝撞高樓大廈,那種鬥到魚死網破的風格。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阿姨好帥啊!我喜歡妳啊阿姨!

同時,武打戲的慢動作鏡頭有點頻繁,一場戲沒必要用三、四個慢鏡頭吧,雖然這樣是可以讓觀眾看清楚黛安娜的身手,但用在動作戲上會顯得過於拖沓。個人還是最喜歡開場的天堂島海灘大戰,一來呈現了亞馬遜戰士的戰術技巧之外,各種馬背上的動作更是凸顯這群女戰士身段的靈活優雅又致命,羅蘋萊特飾演的安蒂歐普飛身放三箭那一幕的效果在正片中相當到位。也就更讓人期待年底的【正義聯盟】中,亞馬遜戰士迎戰的效果,以及黛安娜的戰鬥風格又會再怎麼進化了!

, , , , , , ,
創作者介紹

paradoxical paradox

不流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過
  • 寫得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