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同步發布於VIEWMOVIE網站,如欲轉載請先詢問確認 


醜話先說,身為一個當年對第一集的故事與動作設計讚譽有加的在下而言,本集的劇本相對來說真是有些失色。雖然依舊延續了【特攻聯盟】與【金牌特務】的反映社會現象的本質,但諷刺性沒有第一集那麼巧妙,第一集算是極具英倫風格棉裡藏針式的嘲諷,很有特色,第二集就過於直白,少了點深刻。本集在毒品合法化或是慣老闆效應的處理也有些避重就輕,可惜了這些頗具激盪價值的概念。

 

 

《是藥是毒,老大哥說了算》

 

相較於上一集,范倫坦赤裸裸地主張:「為了地球,你們這些沒有價值的人都去死吧。」罌粟姐的野心可說是單純得可愛。她所求的只是可以合法做毒品生意,她甘願繳稅,或是其他規定,我看要是美國政府要她提供有機毒品,她也會答應,以換取不用躲藏可以光明正大的生活。類似的矛盾,在影集「毒梟」帕布羅艾斯可巴的故事也能窺見一二。艾斯可巴富可敵國的原因在於,毒品非法所以奇貨可居,但他也明白這樣的日子無法長久,也就試圖參選議員來洗白,打算像其他人一樣過體制內的生活。

劇本雖以毒品交易與使用作為故事的骨幹,但在關於娛樂性藥物上的辯論挖掘卻是點到為止,十分可惜。電影中,罌粟姐舉了近年來最新的眾矢之的「糖」,來與她旗下的毒品對比。認為對於傷害健康這個層面來說,毒品的危害遠不及食糖過量,然而糖卻是隨處可見、無須節制的食品。同時,也舉了酒精作為另一個對比,美國的地下特務組織仕特曼甚至經營起酒莊「副業」,產品行銷全球,市值千金。即使酒類也同樣具有成癮性、危害健康,但大眾仍把飲酒視作日常娛樂之一。

劇本欠缺的臨門一腳則是完全沒有提到菸商的例子,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敏感惹不起?在上個世紀,喝酒抽菸在過去可是有一套形象在經營的,不管是廣告還是好萊塢電影,從不避諱讓明星們手拿酒杯或是吞雲吐霧,以展示他們的率性與美麗。這些公關形象,也是在近二十年才被扭轉過來,菸商尤其明顯,甚至還會被大麻支持者拿來當墊背,吸菸者則更像過街老鼠,更別提電視上的吸菸畫面還會被禁菸法西斯要求打上馬賽克。反倒酒商,尤其是高級酒,倒是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從本片的橋段來看,不管是緬懷同袍,或是從容赴義等時刻,來上一杯酒都顯得如此優雅文明、合情合理。也難怪罌粟姐如此忿忿不平。

縱使目前多數共識仍是,販毒有罪,但用毒則應除罪化。然而成癮性低的大麻在美國本土也陸續解禁。只是大麻合法後,最顯著的改變不是人人都有大麻抽,而是政府又多了一道財源。反倒是原本那些期盼解禁後可以致富的大麻小農們也發現,他們跟其他產業一樣,仍舊敵不過大企業足以應付政府各項營業、檢驗等要求的雄厚資本,屆時不是紛紛收攤,就是只能與企業集團合作賺取契約金。



所以罌粟姐雖然殘忍又挾持全球用毒者做為人質,但她還是鬥不過「合法」的政府。當她臨死前仍傻氣地相信合約有效,而給出解除密碼時,看了真是好氣又好笑。這類的官商或是黑白交易其實比比皆是,二次大戰時,美國政府雖然已經逮到紐約黑道大老之一盧西亞諾,正因為這些黑道分子掌握了紐約港口的運作,因此聯邦政府以減刑為條件,要盧西亞諾下令他的手下們協助政府與海軍守衛港口的安危。當時盧西亞諾便有了相同的感觸,你永遠鬥不過「合法的政府」,因為合法非法,政府說了算。

所以,當最後金士曼秉著維護和平與正義,扭斷查理的脖子,或是以其人之道還至其人之身,往罌粟姐的脖子打上一針加料海洛因時,實在備感諷刺。


《自掃門前雪的人性必然》

只是,毒品交易真的可以單純「生意歸生意」嗎?

電影確實暗示了,因為人民、員工苦不堪言,所以才透過毒品來逃避壓力的意涵。但我覺得馬修范恩也不敢太強調這個觀點,畢竟這不完全是事實之外,也有點過於一廂情願。甚至反派明明就叫罌粟,結果演出來的都是在抽大麻是怎樣?XD  因此在觀感上自然可以以「犯了一點小錯,不該因此以死賠罪」帶過,也合情合理。但是總統幕僚的福克斯呢?她自述為了應付每天二十小時的工時,她必須使用強效興奮劑才能撐過去。如果電影演出其他使用海洛因古柯鹼等毒品的例子,還有多少觀眾會認為劇中的總統殘酷無情?

縱使是人權價值越發進步的現代,無知與偏激的歧視仍層出不窮。不管是拒絕社會住宅或是癌症安養中心進住的社區,用水柱驅趕妨礙市容的遊民,還是「花我稅金養這些廢物幹嘛,應該一律死刑」的主張。你並不是不能理解這些想法的出發點,就好比劇中透過福克斯表示這些用毒者來自各行各業,可能有他們的苦衷。但是另一派的想法則會認為這些只是藉口,就像最後揭曉的威士忌過往,他的女友死在嗑藥者的槍下,難道她就不無辜嗎?這兩種論點其實很有討論空間,但可惜威士忌的悲情故事實在太老套、沒有張力,也缺乏鋪陳埋梗,又來得太晚,因此幾乎沒有達到一點價值觀抗衡的目的。

當然,馬修范恩的這個劇本其實也多少透露了他對毒品的想法,如福克斯所言,他認為用毒還是錯誤的,只是社會應該給予他們自新的機會。只是,與其定義對錯,不如說承擔選擇的後果更為恰當。最後美國總統被捕,福克斯則將主導調查,但並未再著墨那些從鬼門關回來的人在用毒上的新看法。這或許可以看作是一場全球規模的戒毒計畫,但理應跟其他戒毒治療一樣,有些人成功擺脫了,但也有些人仍重返毒品的慰藉。


上一集是勞動階層貪小便宜領取Sim卡,對照朱門酒肉臭的富豪爭相加入末日重生俱樂部的資格。本集則是「一般人」與「成癮者」。相較之下,一般觀眾對於第二集的同理感或許會低很多,畢竟大家都會搶便宜,每天都在感受資本階級的落差,但用藥或是吸毒成癮,則不是多數人的經驗。因此,劇情可惜的是,它把那種社會上真正存在的自掃門前雪的心情,全部集中在一個總統身上,好似全世界就只有他是惡人,只有他會放任他們死亡,但現實從來不是如此黑白分明,尤其民選首長的模樣更是選民的縮影。本集少了像第一集中,伊格西母親從家暴受害者變成拿著菜刀要砍殺女兒的加害者,這樣的小人物觀點,也就讓本集的批判像打在棉花上,缺少深刻的力道。


《社會主義真正好?》

本系列兩集的故事主軸,多在批判資本主義下,對人身「價值」秤斤論兩。上集中,窮人、老百姓對世界沒有貢獻,自然應當犧牲自己,把資源留給有用的人。本集中,不管是罌粟姐或是總統,對待手下揮之即去的態度都是相同的。或許只差在,黑道是會親自處決你以殺雞儆猴,而白道則是透過制度讓你滾到一邊眼不見為淨。結合雙方都有旗下成員透過使用毒品來紓解工作壓力,也就更加凸顯了不論立場,惡質領袖的並無二致。

所以不管是電影中,仕特曼成了上市公司,還是現實中前集團總裁成了美國總統,多反映了講求收益與效率的企業文化,是否能夠套用在政治之上的大哉問。對照金仕曼講求傳承與信念,特仕曼則更接近在商言商,若是罌粟姐的成功讓毒品合法化,各類菸酒的市值絕對會下跌,畢竟這也算是一種娛樂性藥物的市場獨佔。片中曾短暫提到這個理論,但未有深究,其實也是有些可惜。

也別忘記在上一集中,唯一一個「上流社會」的良心代表,是瑞典的公主,與英國一樣仍擁有皇室的國家。其他不管是民選的總統(歐巴馬也一樣被婊)還是總理,都投入了范倫坦的計畫。資本主義下的美國企業家范倫坦,與社會主義的瑞典公主,劇情選擇讓瑞典公主成為母儀天下的古典良善代表,范倫坦則給每個人貼上一張價格標籤。只是,資本主義有問題,就代表社會主義即是解答嗎?

近年來讓歐洲各國頭痛的難民問題,首當其衝的是東歐南歐的國家,北歐數國在此問題上的反抗力道則相對較低。只是隨著受到零星恐怖攻擊牽連的國家越來越多,加上國內資源的不足與治安問題,都讓瑞典也不得不開始思考調整收納穆斯林難民的政策。外界的人往往只看到北歐國家的福利好,但卻忽略了這是高賦稅下的結果。面對壓迫與不公,渴求降生一位救世主解決一切難題的想法,其實也是人性。但羊毛本就出在羊身上,這樣的烏托邦從來不會成真。

所以,我會覺得本集的故事背景有點過於一廂情願,甚至有些貴古賤今。各國皇室的形象再好,現代人也不會再想回到帝制。就好比第一集中,身為平民的伊格西,以及身為女人的蘿西,終於打入了金士曼這個傳統古板的組織。而本集最後,金士曼也受到仕特曼的資助,「轉型」成為蘇格蘭酒廠。畢竟從來就沒有完美或是一體適用的制度,只能透過在其中的人們不斷修正才能換取一點進步。



《視覺效果華麗精彩依舊,詼諧幽默掩蓋不了劇情漏洞》

在觀看電影時發現幾個劇情上的缺失,或是覺得沒那麼必要的處理,分述如下:

1.范倫坦就在仕特曼的眼皮底下搞國際大陰謀,結果他們竟然毫無知悉與警覺?金士曼至少是因為亞瑟叛變才後知後覺,仕特曼是只顧著釀酒嗎?

2.梅林都破解了罌粟姐的毒藥成分,應該也有辦法作出解藥吧?當然人手與時間不足也是問題啦,直接去搶還是比較快。

3.罌粟姐提到自己只信任機器人,我還以為園區中只會有機器人員工,或至少有一批機器人軍隊,結果只有一支機器妹子與兩支機器狗?畢竟若要暗喻企業壓榨或是罔顧基層,強調全自動化,完全不需要人力的園區,才更凸顯將勞工當作棄子的心態。就像罌粟姐對於兩支機器狗的同情遠比外面慘死的雜魚們多得多。

4.被浪費掉的腳色:威士忌。

【金牌特務】的醍醐味是什麼?就是帥氣性感的大叔啊!上集有柯林福斯的加拉哈德,這集的代表我以為就是紅毒蛇(x)佩德羅帕斯卡。威士忌不管在酒吧還是樹林的兩場一挑多動作戲,都頗有重現首集柯林福斯兩場重頭戲的意味。雖然有點算是冷飯熱炒,但效果與魅力值都破表,也就不追究回收創意這件事了。結果威士忌真的是內鬼就算了,還是因為這麼老梗的理由,而且還揭露地這麼隨便?還真是不如讓他因為有入股仕特曼,所以擔心市場被瓜分來的有趣。


5.好像不是很必要的犧牲:梅林。


話說,從上一集以來,我最喜歡的腳色就是梅林....。雖說這集有個優點是把金士曼特務殉職後的氛圍處理得不錯。畢竟第一集的蘭斯洛特死得有點太詼諧,而加拉哈德又死得充滿空白可以用來拍續集。這次對於梅林的著墨算是很強了,但是這段劇情實在讓我有點皺眉頭,都說冷凍噴罐可以撐個幾秒鐘,是真的有必要讓梅林站上去嗎?我本來以為梅林是不小心踩到,結果是故意的。即使梅林的赴義很偉大,炸個屍骨無存,完全沒有復活的空間(幹),但真的有必要嗎?難道其他同事的死,不夠成為伊格西扭斷查理脖子的動能嗎?若是因為查理當時是梅林挑選的學員(但是上一集的線索來看我還以為查理是亞瑟挑的),這層關係卻也著墨不多,兩人幾乎沒有互動,完全缺少查理背叛金士曼的傷害感,或是梅林面對學生墮落的遺憾愧疚。


6.有點撐不起來的師徒羈絆主軸:伊格西與哈利。


或許是第一集中沒有留下太多伊格西感念哈利的餘韻,畢竟他當時親眼看到哈利中槍後,前去拯救世界最後是跟公主走後面,也就讓這集幾段突如其來的感傷回憶有點跳痛。最後讓哈利恢復記憶的是與皮克先生的回憶,雖然我覺得這段設計得很好,但這不是在打臉伊格西嗎?XD  只有最強烈的情感才能喚回自我,結果在哈利心中,伊格西與梅林的順位都在一隻狗後面,不是師徒主軸嗎?XD

7.結果本集MVP是艾爾頓強。
本來以為他老兄就是過過場唱唱歌而已,沒想到越到後面戲份越重,不僅幹掉兩個守衛,那個把臉湊到機器狗面前的橋段真是本集大亮點!差點笑瘋我!更別提那段從第一集回收的對話句型:

 

艾爾頓強:「去吧!去拯救世界!」
哈利:「如果我拯救世界,可以給我兩張演唱會的票嗎?」
艾爾頓強:「豈止演唱會門票,我還可以給你後台通行證。」


各種性暗示跟雙關真是太靠北!所以哈利是要約誰去聽演唱會呢?成為本集的謎團。XD

馬修范恩終於破例為自己的作品拍了續集,雖然不至於砸鍋,但礙於對第一集的評價實在太高,在看本片時自然會對劇本的內涵有些敏感。除此之外,聲光娛樂或是動作設計仍然保持第一集的水準,若只是純粹想要哈哈大笑放空一下,或是衝著從冷靜變傻萌的柯林福斯大叔而去,就十分推薦本片!

等等,那查寧泰坦呢?

創作者介紹

paradoxical paradox

不流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