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同步發布於ViewMovie網站,如欲轉載請先告知


一掃【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劇情設定上的沉重與陰鬱,【正義聯盟】的調性有點像戲外影迷確信超人會復活,但不知道會怎麼復活,既帶點不安卻又有著莫名紮實信心的感受:「一場戰役即將來襲,但是超人最後會現身清場。」這樣,因此當故事發展到【正義聯盟】,步調變得較為輕鬆是合理的。從【超人:鋼鐵英雄】、【正義曙光】到【正義聯盟】,雖然名稱各異,但卻是環環相扣且鋪陳完整的三部曲。而這當中的主軸便是對於「希望」的追求、質疑與重建。

《肩負重任的人物》

【超人:鋼鐵英雄】中,橫空出世的超人為人類開啟了全新的視野,有了值得仰望的目標之餘,伴隨而來的更包含了有知之後的渺小與驚懼。在【超人:鋼鐵英雄】最後,將軍便提出這樣的質疑:「我要怎麼知道你不會對抗美國政府?」

接著,在【正義曙光】中,議員試圖在體制內處理超人問題,而蝙蝠俠則更是打算在體制外一勞永逸。光明與陰影永遠都是伴隨出現的,這次隨著超人而來的是薩德,若非經過這樣毀天滅地的絕望時刻,我們還會仰望超人象徵的希望嗎?只是蝙蝠俠以為他預見了這樣一體兩面的動盪,而企圖回復平衡,但是當他發現了其他超人類的存在時,以及超人最後與毀滅日的同歸於盡,他才真的明白,平衡從來沒有被破壞,他也是如同地球上的其他人類一樣,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渺小一員。

於是,在【正義聯盟】中,超人之死讓全球籠罩在惶惶不安之中,喚回了古老的敵人。唇亡齒寒,身懷絕技的眾人再也無法迴避,而擔起超人的遺志,站在陽光之下挺身對抗侵略。

有趣的是,我們卻也在本片瞥見了超人若是成為獨裁者之後可能的恐怖。【正義曙光】中,「露易絲是關鍵。」閃電俠曾這樣告訴布魯斯。布魯斯在本片中說:「世界需要超人,因為他比我更有人性。他在這個世界上生活、工作、戀愛過。」我一直很喜歡這對克拉克與露易絲。在【超人:鋼鐵英雄】中,當克拉克手刃了他僅存的族人之後的悲喊,唯有露易絲明白他的掙扎與痛苦,在一片寂靜中環抱了他;在【正義曙光】中,克拉克決心與毀滅日同歸於盡時,露易絲無法阻止他,而當露易絲趕到看見克拉克的遺體時,她沒有痛哭,而是撫摸著他的臉,哀傷卻也理解地微笑著。這樣的羈絆讓復活的克拉克回神,也是讓他持續守護地球的原因。

 


克拉克一直都是當中最入世的一員,他有工作,有穩定的交往關係,純樸的小鎮青年性格,讓他即使擁有毀滅一個星球的能力,他也願意配合戴上手銬,或是走入國會聆聽、報告。在前兩部電影中,這些畫面都是很衝突的,甚至帶有一點美感,但卻也是如此,讓超人獲得世人的信任。因此,【超人:鋼鐵英雄】明著演的是超人接納、原諒自己,並且做出選擇的故事,但這卻也同樣是後來的鋼骨、神力女超人、蝙蝠俠、水行俠或是閃電俠的心路歷程。他們都無法拯救每一個人,但是若是聯手,或許就有機會。


《你無法獨自拯救世界》

在【正義曙光】中有一段標語:「如果你想尋找他的身影,只需環顧四周。」希望的象徵不只存在於超人身上,更存在於芸芸眾生之間,以及不再獨善其身的這群超人類身上。只待你存乎一心。超人已死,街道犯罪橫行,但警察仍舊謹守崗位,用自己最大的力量逮捕罪犯;俄國核災區外圍的居民,遭遇天啟魔進犯,父親、母親在家中蓋起堡壘保護彼此與孩子,甚至連小女孩都拿起殺蟲劑試著幫上父母的忙。

黛安娜雖然走不出失去史蒂芬的陰影,但她仍舊不忘守護民眾;而不想承擔王者宿命的亞瑟,也是默默地幫助那些窮山惡水的居民。還記得他說過很關鍵的一句話嗎:「當地球環境驟變,首當其衝的就是這些只能住在惡劣環境的窮人。」七海之王、環境的守護者的概念似乎也漸漸成形;閃電俠年紀最小,他的煩惱源自於對司法制度的不信任,幼時的證詞被忽略、父親的冤獄,或許也是造成他私下路見不平的仗義動機;相較於其他人,鋼骨重生後的模樣讓他完全無法隱藏自己,在世人還不確定是否接納他之前,他已經先否定了自己,正因為曾經「正常」過,而更加無法承受驟變後的異常。相較於其他人是要重新與世界連結,鋼骨的課題更加嚴肅重大,他必須確認自己是否可以將母盒賦予他能力用在正確的地方。

就像【自殺突擊隊】中的亞曼達曾說:「我們是幸運的,剛好超人的道德觀與我們相符。」蝙蝠俠在失去他的羅賓之後,半退休而憤世的他,在【正義曙光】中烙刑、搶劫、毫不留情地殺人樣樣來,也成為超人與之針鋒相對的原因。黎明前的夜晚總是最黑暗的,超人之死只是一個引子,你要當一個等待希望的人?還是成為一個創造希望的人?每個人其實都有力量可以成就一些東西,只是我們要如何確保不會被自我懷疑擊倒?如何化解深沉的絕望?憑藉的或許就是信念與團結,這樣古典且純粹的精神。


《令人腎上腺素噴發的查克風格》

縱使再多人批評或是討厭【正義曙光】,但是查克史奈德獨特的美術風格,或是紮實的動作設計,都讓我還是好愛這部片。【正義聯盟】後期製作全權交由喬斯惠登處理,個人可以接受,畢竟我也很喜歡【復仇者聯盟】(但【奧創紀元】不敢恭維),我不太確定喬斯更動了那些部分,但我可以肯定以下幾個讓我讚嘆的橋段,絕對是出自於查克之手。

彷彿延續【正義曙光】尾聲的超人國葬與世人緬懷的群像,這次的開場則是脫離悲傷之後的無望。世界各地豎立起的黑色超人符號的旗幟、街道犯罪橫行、「我努力過了」的漠然遊民,世人的心似乎都空了一塊了。

而接著,劇情讓觀眾知道,超人之死並沒有讓某些人停下腳步。蝙蝠俠在【正義曙光】最後就已經不再烙印罪犯,漸漸地重拾了過往的心智。在本片中,他則鎖定了正確的方向,追查四處流竄的天啟魔背後的祕密。打從蝙蝠俠蹲在屋簷邊,與黑夜融為一體,到俐落地制服小偷當餌,接著到天啟魔身上,穿梭在高譚夜景中,以及最後將天啟魔網在牆上的構圖,一氣呵成,讓人不禁讚嘆,這就是我腦海中的蝙蝠俠風格啊!

再來則是遠在歐洲的黛安娜,遭遇了伺機而動的恐怖份子。炸彈啟動倒數二十秒,對手不過是幾個拿槍的傢伙,二十秒內解決還順便把炸彈丟到半空,正當你還在想似乎沒什麼空間讓黛安娜有精彩的動作設計時,下一秒就讓黛安娜一顆一顆地擋下企圖掃射人質的子彈,僅僅幾秒,這一幕的流暢、張力與驚喜程度,教人五體投地。

荒原狼首先來到天堂島奪取母盒,守衛在庫房內戰士不敵天啟魔的數量,女王帶著母盒下令封門斷後,負責敲斷木頭封門的數名女守衛真是太正、太猛了!那個體格還有那個揮槌與頂住石門的姿態,整個就是【三百壯士】的女性版本!不僅流露出視死如歸的悲壯,也實在佩服查克真是太會呈現肢體與肌肉之美。更別提接下來的女騎士接力護送母盒的片段,其中一位將母盒纏上繩子後綁在箭上,在最後一刻射箭出去的連續設計實在太美妙了! 而這過程中,女王當機立斷犧牲後方士兵的決策,更同樣呼應了黛安娜與布魯斯說關於她無法成為領導的談話。


然後,風格與場景性質驟變來到海中的亞特蘭提斯。水行俠亞瑟庫瑞像個魚雷一般,高速在海中噴進。但也因為海水阻力的緣故,物理攻擊的力道往往被削弱不少,於是媚拉操控海水製造渦流或是推力阻止荒原狼。整段場景只有水流與氣泡聲,完全沒有對話,直到媚拉排開海水製造出一個氣泡才有辦法開口說話。而亞瑟不管是停下漂浮看著戰死的守衛,或是優雅閃過荒原狼的戰斧的動作設計,都令人目瞪口呆,足以讓人信服水中戰鬥就該是這個樣子!

光是以上四段就已經值回票價,更別提中段一行人在隧道中與荒原狼的初次交手,那股逐漸成形的團隊默契,黛安娜總是身先士卒打王,而蝙蝠俠自然負責用重武器清場,或是首次面臨大場面、大敵人的閃電俠,從一開始連救人都不太確定要怎麼做,到觀察到黛安娜飛身拿劍的緊要關頭,伸出手指推一下,或是鋼骨用他的電子操控能力將爬行機(?)重新啟動,以及及時救駕的水行俠排開海水爭取時間,讓後方的眾人可以離開隧道。


從【超人:鋼鐵英雄】後段的氪星人大戰,到【正義曙光】的惡夢蝙蝠俠或是拯救瑪莎,到這次的【正義聯盟】都讓我更加確信我對查克營造的世界觀的喜愛。很不幸的,這次查克遭遇喪女之痛必須臨時退出,但身為影迷絕對是支持且期待他早日回歸執掌DC電影宇宙的建構!


《充滿化學變化的正義(小)聯盟》

其實,選角或是角色塑造這部分,仍舊要歸功於查克。我是看了【超人:鋼鐵英雄】之後,才覺得超人這個角色不那麼無趣,亨利卡維爾現在可以確定不會有「超人魔咒」了;【正義曙光】則更是帶給影迷,身為布魯斯韋恩與身為蝙蝠俠都同樣極具說服力的班艾佛列克;以及這麼多年以來,終於又出現另一個自帶背景音樂的神力女超人,蓋兒嘉朵。或是說話吐槽都讓人茫酥酥的阿福,傑瑞米艾朗。傑西艾森柏格的雷克斯路瑟或許評價兩極,但我仍舊覺得這個選角很有特色。當其他角色既高挑又渾身肌肉時,瘦小的傑西身處其中看似毫無威脅性,卻仍舊不著痕跡地操弄蝙蝠俠與超人反目,凸顯路瑟一角的智謀特點。

本片的角色中心仍著眼在三巨頭身上,探究領導者與典範的差異。片中黛安娜與布魯斯爭執過領導的問題,黛安娜說得沒錯,領袖必須顧全大局,甚至要能狠下心不惜做出必要的犧牲。這是黛安娜回應布魯斯,為什麼她無法再領導團隊的原因,因為她無法再一次承受失去。至於超人,你看他在最後的大戰中途跑出去扛公寓,或是之前抽空救女朋友就知道,他也不會是團隊的領袖。但是他與黛安娜一樣,都願意犧牲自己。

正義聯盟向來就是以蝙蝠俠為首,雖然他是完全沒有超能力的普通人(這裡先不談有錢這件事),看似在一群超人類中最不具資格,但他確實唯一一個可以綜觀全局,且不畏挺身而出的人。這點在【正義曙光】中非常明顯,他不畏以性命相搏,為世人盡早解決超人這個難題,在本片也同樣擔起收集資訊,以及招募隊友的責任。黛安娜對他說,你要怎麼要求一個陌生人為你賣命?所以當領袖做出計畫時,這過程中或許理想冷酷,但他往往也更加必須以身作則。就像最後他以自己作餌引開天啟魔。而黛安娜更是看透他的心思,明白這是他「欠超人」心情下的行動,即時帶著一行人解圍。正義聯盟於焉成型。


而黛安娜這樣母儀天下的存在,則表現在每一次對戰的行動上。在聯手壓制甦醒超人時尤其明顯,非但沒有使用致命的武器,更總是擋在超人與其他同伴之間的人。除了她的能力基本上與超人相當之外,也包含了她不希望雙方因此受傷的慈悲。她對著超人說:「不要逼我。」然後兩人互相頭槌,簡直經典。


而讓水行俠坐到真言套索的設計真是絕讚!要不然死鴨子嘴硬的高壯猛男形象跟布魯斯會有點重疊之外,加這一段一來就劇情而言,是把大家心底不敢說明白的擔憂,都藉由亞瑟說出來,二來也賦予阿瓜冷硬外表下,多愁善感的柔軟,十分傲嬌,非常棒!


鋼骨則是礙於性格設定的關係,在六人之中相對沒那麼突出。但我很喜歡一開始他與父親的爭執,史東博士想要安慰他說:「沒有人會把你當怪物。」鋼骨則是回他:「為什麼你會以為我說的怪物是在指我自己?」不僅從普通人變成機械生化人,卻又每一天都會開發進化出不同的能力,鋼骨的適應時間遠遠短過其他同伴,若非沒有足夠堅毅與正直的性格,他或許就真的會如他所擔憂的,成為另一個侵犯人類的外星力量。


閃電俠當然要放在最後,因為他真是太太太太太可愛啦!就算預告看過幾幕閃電俠對白的片段,都不減他在正片中的討喜魅力!不管是幫黛安娜拿劍之後被台階絆倒;看到天空的蝙蝠信號驚呼,然後又趕緊壓低音量;或是剛到蝙蝠洞就到處亂跑,一臉驚喜地坐在蝙蝠車裡,還被布魯斯叫回去;或是大人們在吵架時,試圖緩和氣氛說他肚子餓想吃東西,布魯斯談完還記得叫巴瑞去廚房找阿福,真是跪求巴瑞與阿福互動的片段!小閃電俠最後終於如願跟鋼骨碰拳頭了,好開心!或是第一個片尾,閃電俠找超人比賽跑,閃電俠點燃鞭炮,然後用手指彈出去的小動作更是超級可愛!以及最經典的,被超人看到他從後方接近時,嚇到都鬥雞眼了!


巴瑞對布魯斯說:「我需要朋友。」其他人不也是嗎!黛安娜與同事是虛應委蛇;亞瑟則是沒有歸屬的一匹孤狼;鋼骨深怕他的外型無法被世人接受;而身為富翁的布魯斯身邊自然更是少不了虛假的人際關係;克拉克身為僅存的氪星人的孤獨,雖有母親與露易絲,但仍舊無法體會他身分上的艱難。所以,當這六人站在一起時,叫人如何能不感動。


《瑕不掩瑜的一些劇情失誤》

有些笑點不錯,但有些笑點就沒什麼必要,電視訪問清潔工妻子張口就f*cking的橋段很莫名;瑪莎媽記錯克拉克的用詞說露易絲很「飢渴」,有艾美亞當斯的演出讓這一幕有值得;露易絲對復活的克拉克說:「你身上好香。」克拉克回:「難道我以前不香嗎?」這段不如剪掉,換成預告中提到戒指那一段。超人與鋼骨合力拆開母盒,被後座力擊倒時,超人說:「我收回我的話,我現在超想死的。」這句還OK,但接下來鋼骨說:「我的腳趾好痛,但我根本沒有腳趾。」這個接話好像就有點笑鬧過頭了,雖然知道是要表達鋼骨接納了自己的新軀體,但似乎不是很符合角色的性格。

超人復活沒什麼,但是怎麼連克拉克也復活了?不僅絲毫不避諱出現在搬家工人面前,連露易絲一出場都大喊他克拉克,旁邊的雜魚警察都聽到了啦!讓人不禁懷疑到底克拉克這個身分到底有沒有回歸?小鎮居民應該多少都知道這個公開秘密,所以大概不會覺得怎麼樣,可能只有大都會的人完全不知道吧。既然如此,克拉克也不能回報社上班,所以只能靠老媽與露易絲養家,要不然就叫布魯斯給他安插一個坐領乾薪的職位好了。(大誤)

鋼骨說,人類母盒在超人死之前就從英國送來星辰實驗室,某一天突然啟動,然後史東博士就用來復活自己的兒子。我記得【正義曙光】中的實驗錄影畫面,躺在板子上的鋼骨的軀體所剩不多,但這次出現的畫面則是軀幹幾乎都在,只少了一手一腿的樣子?所以鋼骨因為爆炸受的傷到底多重?博士是不是之後陸續用生物機械技術一點一點替換掉他的器官?而在這個過程中鋼骨的生命漸漸流逝,直到母盒莫名啟動,才讓鋼骨復活?問題還是在於,為什麼人類母盒會突然啟動?而荒原狼抵達的這個時候,為什麼反而沒有收到人類母盒召喚,而人類母盒這時候甚至也沒有甦醒?


當超人甦醒來到街上時,就只有蝙蝠俠沒到場,這沒問題,畢竟他只能慢慢跑嘛(笑)但是我還以為他會先去回收人類母盒,其他人忘了這件事可以,但蝙蝠俠你不能忘啊!當然可以解釋成大家都很關心超人的復原狀態,只是人這麼多就是要分工嘛,讓鋼骨去找去回收也很合理啊。
 


另外關於荒原狼的強度,我覺得以他跟五位成員纏鬥的部分,並不會太差。但是就本片自己的設定來看,上古時期的荒原狼跟之後出現的荒原狼強度就差了不少。當時出動亞馬遜、亞特蘭提斯、人類,甚至是宙斯與眾神,才將他打跑,結果五千年後一個超人就夠了?最後讓荒原狼被自己的恐懼反噬,理性上來說是聰明且呼應的設定,但是感受上來說,會覺得可以不用讓他在正聯面前承認自己害怕了。當反派怎麼可以不嘴硬,就算被打到吐血都要說是刷牙流血啊!(大誤)
 


莫名其妙就寫了一堆,雖然很多東西真的都忍不住吐槽,或是小抱怨(像是開場為超人特效去掉鬍子的上唇之僵硬,老天),但還是由衷喜愛DC的電影宇宙。同時,也不覺得本片的節奏有凌亂或是倉促,就劇情的推進來看,其實比【正義曙光】改善很多。當然少數預告的畫面在正片剪掉,甚至拿來誤導。必須說,超人站在玉米田的劇情,預告剪成看起來像是露易絲的夢境,真是夠絕!嘿嘿,其實大家看到的是真的復活的超人,可是大家都不知道呢!另外,第二段片尾一切到那個緞帶飄飄的後腦時,真是大驚喜超想尖叫的!超級需要來一場蝙蝠俠與喪鐘的肉搏戰啊!而路瑟最後現身說:「我們也來組一個自己的聯盟吧。」末日軍團要來了!又或是上古大戰中驚鴻一瞥的綠燈俠!那個飛走的綠色戒指何時才會再次出現呢?太多驚喜彩蛋,其實已經心滿意足。

 


最後讓我用這段對話做收。

 

超人:「我就知道你讓我復活不是因為喜歡我。」
蝙蝠俠:「我...我沒有不喜歡.........................」

哈雷路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流汗 的頭像
不流汗

paradoxical paradox

不流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