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已經很久沒有看過像本片這樣專注核心、貫徹執行,且設定完善、演技優秀的驚悚電影。當然,像這類的驚悚電影難免公式化,但本片在氣氛與節奏的精準掌握,既鋪陳完整又不拖泥帶水,讓觀眾十分入戲,完全無暇分心思考或是推敲劇情走向,只關注享受本片當下的每一刻。
 

很喜歡這種必須壓抑生存本能才能求生的極端狀態題材。這部的設定會讓我想到【惡夜三十】。【惡夜三十】的故事發生在極圈永夜季節,一群小鎮居民無從等待每日的日出以逃脫吸血怪物追殺他們必須撐過一天二十四小時,長達一個月的時間,期間無法自由行動或是談話,因為戶外隨時都有吸血怪物時刻搜捕著生還者。在本片則是更進一步,完全不能發出一絲聲響,因為這些侵襲世界各地的怪物,同樣追捕著每一個發出聲音的物體。這種永無止境的壓抑與緊繃,讓本來就文明衰敗的末日,變得更加難以承受,讓人與其苟且偷生,不如痛快求死。

本片僅聚焦在一家五口的末日後生活,除了要隨時保持安靜之外,他們的生活,在本質上與過去並無太大的差異。父親出外採獵食物,母親在家整理家務,孩子仍需要學習基礎知識科目之外,也還是有玩樂的時光。當然,那些文明時代留下,讓日子更加便利的電器用品自然是無法使用,但過去的人們沒有這些家電也照樣生活,如今的人們當然也可以。

只是,維持絕對安靜這件事仍是十分痛苦且難以忍受的。這裡所說的不是不能說話而已,同時也不能歡笑、不能怒吼、不能聆聽音樂,就連踩斷樹枝也不能發生。我想就連是在現代,人們經歷過一場緊繃沉重的時光時,都會想要放聲大叫宣洩一番。但是這個時候不行。這也就讓劇中幾個關鍵時刻發出的吼叫如此充滿情緒張力,觀眾雖然隨之短暫放鬆了神經,卻也與劇中人一樣,同時承受著緊接而來讓腎上腺素激增的加乘緊繃。就算有人從這樣的狀態下活了下來,卻也無法肯定自己可以活多久、或是還想活多久。

當中以兩父子在樹林中遇見的一名老人的劇情,充分展現了這個時代的生存矛盾。由劇情推測,兩位老夫妻也如主角一樣,安靜低調地生活了一年多,卻在某個意外之下,老婦人遭受攻擊而死。由於怪物沒有視覺,旁邊的人只要保持安靜基本上就能活命,但這也意味著,你看著你的同伴在眼前慘死,而你卻無法尖叫或是哭泣。老人緊閉的雙唇猶豫著,他是要吞下去繼續求生,還是乾脆放聲大哭?反正妻子都死了,無依無靠的他也老朽如此,還有什麼值得留戀?所以他決定放聲大喊,招喚死神前來收集他的靈魂。劇情本身很簡單,但是可想像空間很大。當然,這類電影的重點往往都不是怪物從何而來,或是為何而來,而是這在樣的狀態下,人們如何面對的應變能力,以及更發衝突或是緊密的情感。

undefined undefined

天生暗啞的長女,在這樣死寂的末日裡,相較於她的家人顯得怡然自得。然而她疼愛小弟的舉動卻意外造成他的身亡,卻也因為她聽不見,真正危急的時刻到來,她則幾乎毫無知覺。電影也將這個衝突感處理得很好,除了開場時小弟把玩的玩具突然發出嗶嗶聲,父親立刻回頭衝向幼子企圖拯救他,而對長女而言,她只看見父親慌張地衝刺,卻完全沒能察覺到身後的小弟闖禍了,也沒聽見或是看見小弟被怪物抓走的瞬間。類似的劇情另一段便是發生在夜晚的玉米田中。 

劇情對於這樣感官相互支援的處理方式十分有趣,因為人類的視線範圍有限,多半只能觀察到前方,因此視線範圍外的動靜,就必須倚靠嗅覺或是聽覺去感知,進而帶動視覺去觀察,然後做出判斷與行動。劇中利用長女與次子的性格差異凸顯這個設定。長女聰明且冷靜,其中有一部分或許就是得力於她的缺陷,因為她不會因為一點風吹草動就誤判情勢慌張逃竄,但同時也極可能讓她身處危險卻不自知;反之,次子因健康因素,性格上本就較退縮被動,一點動靜就足以讓他拔腿就跑,忘記研判情勢,想要遠離危險卻也可能落入另一個危機。這才是為什麼父親帶著次子出外採集食物的原因,因為他必須學會像他們這樣的「普通人」的生存方式,而同時,也是對於長女的消極保護,因為她不會知道她是否無意中發出了聲響。縱使這樣的限制會讓長女以為父親仍在怪罪她。

兩夫妻確實也對兩個孩子的性格相當清楚,次子的確在原地等待救援,而當長女發現他時,就帶著弟弟到穀倉頂樓生火發出訊號,但始終等不到父親接應後,次子仍堅持留守,但長女則傾向繼續移動。接下來的穀倉落難,也讓兩姊弟終於達成一致的共識,長女開始學會絕不丟下任何一人之外,次子也開始採取行動拯救姊姊,並且在最後成功開車帶著兩人返回屋內,完成父親對他們的期待─永遠守護著彼此。

undefined



「若是保護不了孩子,我們算什麼父母?」觀影前我沒想到看恐怖片可以看到掉眼淚,整間戲院的觀眾都在吸鼻子。父親的犧牲就公式上來說是可想而知的發展,但如我前面所說,電影節奏與氛圍掌控地相當緊湊與精準,讓我其實無暇去猜測劇情走向,這點真的相當成功。當重傷的父親站起身來,面對完全無法直接衝突的怪物時,他放下手上的無用武之地的斧頭,對著受困在車中的長女緩緩比出「我愛妳,我一直以來都愛著妳。」的手語,然後像樹林中的老人一樣放聲大吼,但是他不是生無可戀,而是為了要讓可戀的人因此能生。
 

undefined


本片的高潮就是發生在妻子破水,不小心摔破相框,導致怪獸找上門的這一個漫長的夜晚。前面先有母親即將臨盆,卻又必須獨自在屋內躲避怪物的搜捕,因為她的活命才代表著腹中的胎兒可以活命。所以當父子成功在屋外施放煙火的同時,母親終於可以放聲尖叫產下胎兒時,讓座位上的觀眾都總算鬆了一大口氣。推薦生過小孩的媽媽們來看這部,一定完全可以同感那股山大的心理壓力。

undefined



就設定上來說,本片算是縝密,沒有發生前後矛盾的設定衝突。倚靠靈敏聽覺的怪物會討厭電子儀器的高頻噪音倒也合理。只是萬能老爸始終修不好的電子耳,竟然意外成為可以傷害怪物的武器,倒也是有些黑色幽默的意外發展。當然,我還是會覺得這種時候了,竟然還不避孕,也實在很有毛病?不過這些發展都還可以解釋,因為兩夫妻在末日發生沒多久就失去了一個孩子,父母姐姐,每個人都因此自責,因此當妻子再次懷孕,兩人決定留下孩子的心情也是能理解。畢竟這個類型電影的重點是人性,求生與繁衍其實也都是人性啦。

唯一我覺得可以改進的一個小插曲就是,為什麼階梯踏板正中間會有一根方向朝上的釘子!?一般來說階梯的踏板多半是一片完整的木板,就算是幾張木板拼湊而成的好了,釘子也應該是朝旁邊或是朝下釘合的吧!總之就是會使用避免任何釘子可能翹起來刺傷人的做法呀。這時候妻子正好破水,又踩到釘子,所以才打破相框,其實我覺得釘子設定整個拿掉都不影響,光是破水宮縮也就夠讓人站不穩的了。

本片由John Krasinski自編自導自演,首部作品就能營造出如此充滿張力且深刻的氛圍與故事,相當厲害。而女主角也是找妻子Emily Blunt共同演出,演技出眾的兩人撐起全場,效果極佳之外也讓這個一家五口的故事更具說服力。本片值得推薦給每一位熱愛怪物、驚悚或是末日題材的影迷。

undefined undefin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流汗 的頭像
不流汗

paradoxical paradox

不流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