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整體而言仍舊刺激有趣,但流暢或是感動度略遜【侏羅紀世界】一些,與當年看完【侏羅紀公園】以及【侏儸紀公園:失落的世界】的感受落差差不多。上集是【侏儸紀公園】的延伸:若是園區營運開放後發生工安意外會是什麼情況?本集的劇情主軸也同樣與【失落的世界】處處呼應,除了恐龍保育的部分,還有若是當時運出島外的恐龍,成功逃離後會發生什麼事?以及過去【侏儸紀公園】系列未有著墨的觀點,即本集一開始面臨的抉擇而衍伸的出問題:「人造的生命應該交由自然還是人類去終結?」
 

《保育恐龍是慈悲或是天真》

就電影的發展來看,我是反對將恐龍自島上撤離的那一派。

曾在【侏儸紀世界】的感想文章中提到,電影始終給我一種隱約的違和感受,即當畫面出現來到園區遊玩的小小孩,同樣騎乘著小小的三角龍時,那種既非現實卻又十分反映現實的衝突感,讓我對【侏儸紀世界】的故事主軸發展十分有期待。若是上集是稍微觸碰了圈養、娛樂型動物的在飼育與虐待間的矛盾,本集便是更深入往人造生命的權益定義丟出疑問。
 

undefined


因為努布拉島火山爆發在即,美國國內的保育人士集結請願,希望美國政府可以出手將恐龍遷移至他處安置。最終美國政府以不干涉私人企業資產,以及這是「上帝的旨意」否決了請願乃是意料之中。這段保育人士訴願的劇情安排,其實同時也讓人不禁聯想,當侏儸紀世界營運順利時,保育界是否曾對此發出異音?就像騎乘三角龍寶寶這件事,是否是可接受的?畢竟在現實生活中,確實有一派保育團體是反對動物園或是動物表演的。若是遭遇天災是一個必須遷徙恐龍的理由,那麼園區中人類做出的各種「違反恐龍天性」的行為難道不是嗎?尤其當現實世界中,野生動物保育界的共識是「觀察不干預」,即使再同情眼前即將被捕食、或是生病孱弱的個體,都不能出手相救。若是從此方向去思考,片中的保育人士的立論是否仍站得住腳?

當然,還有另外一派的論點則是,你研究了什麼,也就改變了什麼。一旦人類的足跡出現在未曾到過的領域時,其實就已經改變了當地的原始狀態。曾有一個研究提到比較兩個族群的黑猩猩,接觸並習慣人類研究員出入的聚落,其暴力程度遠高於另一個未曾接觸過人類的聚落。因此,讓動物回歸本性,或是與世隔離這件事,尤其當本系列作品中的恐龍都是藉由人工在上億年之後復生,在人類的介入之下是否有可能達成?就如同馬爾康在【侏儸紀公園】中所說,這個物種曾經有機會存活,是大自然讓牠們滅絕。而如今,當人類將其從化石灰燼中重生,兩個在不同時間稱霸地球的物種有可能和平共處嗎?又或者其中一方勢必將屈服?然而又是哪一方被迫屈服?人類看待恐龍是另一種動物?還是同為食物鏈頂端的掠食者?

undefined





《生命的輕重緩急》

馬爾康首尾呼應的獨白再次點出了這個角色從二十年前一再強調的事情,也就是當科技力已經進步到創造出遠遠超過人類所能接受,或是適應的狀況時,我們應該怎麼辦?如同最後的那一句:「歡迎來到侏羅紀世界。」這個世界所指的已經是「我們」的世界了。高舉口號的恐龍保育人士,當恐龍遠在天邊的小島時,確實可以堅定地主張牠們值得活下去。然而,當恐龍來到你的城市、你的街道,或是你家的後院的時候呢?這其實比棕熊或是美洲獅等出沒在人類社區更為棘手,畢竟,這不是人類過度開發造成的,而算是人類自討苦吃的結果。
 

undefined


因此,本集也再次帶出【侏羅紀公園】一開始的爭論,哈蒙德對馬爾康說:「若是我今天複製的是絕種的禿鷹,你是否就沒話說了?」科技與創造的界線在哪裡?對馬爾康而言,複製因為棲地被人類破壞的絕種禿鷹是可接受的,但他不認同重新製造出數億年前被大自然淘汰的恐龍;在此同時,當哈蒙德為創造恐龍的正當性辯護時,他卻與製造出女兒複製人的洛克伍德分道揚鑣。這一切衝突都顯示出,人類對於工具的進步速度之快,對於迎面而來的各種驟變與疑問缺乏共識。複製禿鷹、恐龍、人類,三者在道德與法律層面上所牽涉的程度與範圍完全無法混為一談。這是因為人類對地球上的物種生命做了層層劃分,如同現今最常見的問題便是:為什麼人類可以解釋飼養豬牛羊作為食物,卻無法接受食用貓狗?

我算是蠻認同劇中米爾斯對歐文與克萊兒的諷刺,畢竟上集電影就開始鋪陳那股「違和感」。不管是圈養作為玩賞用途,或是自幼訓練作為軍事用途,或是走私拍賣給特定人士財團作為寵物或是研究之用,只要人類介入,這些動物的命運就偏離了所謂的本性或本能。雖然多數觀眾都喜歡歐文與小藍的情誼,但對我而言,那個悲哀的感覺始終揮之不去。就如【侏羅紀公園】中提到的,我們讓恐龍在這個不屬於牠們的時代甦醒,人類要如何面對?恐龍將如何面對?為了讓牠們在這個時代有所定位,牠們的造物主,也就是我們,是否就要為牠們找到用處?然而,這對被複製創造出來的生命公平嗎?縱使是造物主,就有權利左右牠們的命運嗎?尤其當人類自己都在挑戰宿命論的時候,這些複製生命所順應的規則,是該交由天擇還是人擇?

undefined


因此,我對本集唯一感到有些不確定的劇情就是「梅西選擇開門放生恐龍」這部分。編劇算是有點取巧地,讓一個小女孩,為這個「生命價值是否有別」的大哉問,做了一個純真,但可能過於簡化、也略顯粗暴的結論:「因為我們(複製品)也想要活下去。」
 

undefined

在本系列電影中,故事的編寫方式反映了某種程度的自相矛盾。如同上集中吳博士說的:「這個園區沒有一個東西是自然的。」打從最初復生恐龍開始,便已經用各式各樣的動物基因去填補上古時期樣品的缺陷。所以,這些複製恐龍比起祖先,牠們的本質其實更接近基改混種的帝王系列。然而,故事則偏重於這些複製恐龍值得自由的生活,但基改恐龍卻必須、無懸念地被毀滅。為什麼?比起上集的帝王暴龍的新鮮感與威脅感,本集登場的帝王迅猛龍,除了再次強調帝王系列的「殘暴」、「不自然」、「不該被放出去」之外,全無對此物種有其他面向的描述,同時又透過複製人梅西的存在「正當化」複製恐龍的存在,一邊批判劇中人物的雙重標準,編劇卻也同樣差別對待、一邊妖魔化、一邊人性化地對待劇中不同的人造生命。

雖說前面舉例了不食用貓狗的例子,但這點至少是經過長期演化,以及營養程度不同造成人類食性的偏好可以解釋。然而在短時間內,同時存在的兩種類型的恐龍,一樣都不屬於這個時代,但人類用許多理由將之分類後,決定誰死誰活,不管是基因工程師或是保育人士,都一樣存在造物主情結。為了娛樂而創造,或是為了殺戮而創造出來的都是早就不存在的生命。因為複製恐龍「通人性」,而基改恐龍「殘暴」,所以編劇認為賜死基改恐龍是理所當然的,說穿了,只要威脅到人類的地位,任何物種都可能面臨被消滅的命運,歷史早已重演過無數次。但這樣的分類也同樣武斷,要讓觀眾如何信服這些同樣不屬於這個時代的複製恐龍值得一個活下去的機會?在人類介入的狀況下,如果有錯,應該承擔責任或是付出代價的也是人類,而不應該是那個個體。

undefined undefined

恐龍軍事化的故事線,隨著帝王迅猛龍本集冷飯熱炒、缺乏驚喜地登場之後,應該不會再發展下去了。從連續兩集結尾的方式來看,上集最後,小藍等著歐文做決定,歐文拒絕後,小藍只好消失在森林裡;而本集最後也再次重現這個時刻,只是這次歐文希望帶走小藍,但小藍拒絕了。不管是侏羅紀公園還是世界系列,最後都是以突破圍欄、生命不再被限制並且找到出路作收,或許這是自然與人造生命唯一的共同期盼。



《戲裡戲外的價值平衡》

【侏儸紀世界】系列的劇本比起【侏儸紀公園】系列或許更接近原著企圖探討的核心,格局的深度與廣度自然也就超越了史蒂芬史匹柏的闔家觀賞、賞罰有別的冒險故事類型。然而在現今基因科技應用已無法避免的情形下,編劇應該如何在好處與壞處之間的論述取得平衡,而非如同梅西這樣的二分法,將是一個挑戰。吳博士雖然又一次活下來了,但帝王系列的基因樣本已毀,若是第三集沒有基改恐龍登場,對於複製生命的議題討論或許可以比較專注一些。只是,不管讓複製恐龍自由自在生活,或是一鼓作氣全部殲滅,都存在一定程度的道德難題。我猜第三集在人類社會應該會有大規模的抗議行動,兩邊立場的支持者可能會爆發衝突。(笑)

同時我也希望吳博士不會在下一集被拿來當祭品。畢竟他真的也不是壞人,就像他在本集中說的,每個人在這件事情上看見的契機都不同:哈蒙德將他賣夢想的跳蚤馬戲團化作真實;洛克伍德帶回自己的女兒;哈蒙德的姪子彼得或是米爾斯看見的是白花花的鈔票;克萊兒與歐文則是看見奔放、需要被守護的生命。每個人見到的都是屬於他們認同的美感(雖然編劇不認同視財如命的彼得與米爾斯的美感,所以他們都死了。),對吳博士而言,他也只是用他的素材創造屬於他的美麗罷了。若是歐文訓練小藍這樣「非自然」的行為足以被接受認同,吳博士實在也不應該是系列故事最終的代罪羔羊。
 

undefined


科技工具無關善惡,若非技術的進步,人類族群也不會如此壯大,現今每一個人都受到科技與文明進步的庇蔭。馬爾康強調的重點是劃定界線。不管是【侏儸紀公園】或是【侏儸紀世界】系列故事,都多少偷渡了部分特定價值觀。馬爾康曾痛批哈蒙德玩弄科技的極限,製造出自己都無法理解的東西,然而在最後哈蒙德「回頭是岸」,從商人變成保育領袖之後獲得善終。相較於本集製造出女兒複製人的洛克伍德,卻落得被枕頭悶死的下場;更別提兩部續集的獵人命運也大不相同,【失落的世界】中的獵人羅蘭,在最後因為痛失夥伴迪崔而厭倦了殺戮。本集的獵人肯,則毫無格調地活拔恐龍牙齒當戰利品,最後也因此慘遭分屍;但彼得與米爾斯倒是殊途同歸,都來到暴龍的胃裡;這些腳色都越過了同樣的界線,多數結局卻大不相同,但是否足以用來輕易斷定本劇開啟的基因工程科技的道德討論?至於,人類是否會被自己創造出來的巨輪輾過,就待看於人類應變的速度是否能跟上創造的速度而定了。



《彩蛋、優點與缺點》

本集依舊有許多【侏羅紀公園】系列的彩蛋,看了很開心。像是:回到島上抓恐龍;有個很罩很殺的獵人;唯利是圖的西裝男;小女孩差點拉不下櫃門;裂開的玻璃;迅猛龍血統就是會壓把手開門,下次請換喇叭鎖,OK?;厚頭龍之前撞車門,這次破牆逃獄;恐龍側眼盯著看玻璃裡的人類;老是被誤會是暴龍的棘龍;以及暴龍每一次都要亂入咬人後,然後要求攝影師只能拍側面全身嘶吼照。雖然小藍人氣很高,但是暴龍才是扛壩子啊。(笑)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劇本的在複製生命上的討論是本劇的亮點,雖然本集留下的立論仍有些空泛,但仍舊讓人期待第三集會將整個議題帶往什麼方向,在保留【侏羅紀公園】的情懷的同時,也開發出屬於這個時代的課題。相較比上集讓我略感滿意的一點還有,結尾終於不再是「Let them fight」的理所當然讓其他恐龍來幫忙擦屁股,然後人類逃脫生天好棒棒這樣。至少這集的克萊兒與歐文,利用了帝王迅猛龍的特性(紅外光束、提示音)來反將一軍。說到底,這堆人類自己造下的孽本就應該自己來承擔責任不是嗎。

undefined



少數挑剔的部分,則是拍賣戲整段過於冗長缺少重點,縱使要鋪陳這群人的唯利是圖,卻也在後續拍賣會被迫中斷時的安排呈現不佳,只見厚頭龍撞來撞去,人也飛來飛去的卡通化,或是帝王迅猛龍難得殺人,卻看不見一滴血。電影強化了拍賣會上人類的冷酷無情,也同時調降了恐龍威脅隱憂的份量。將恐龍獨特、角色化確實是本系列的一個特色,但就如同野生大貓再可愛,我們仍不該忘記牠們的野性與本能。因為「某種動物有靈性」所以值得我們保護,本就是一個人類本位且傲慢的思考。接受動物的原始樣貌,不投射人類的想像與需求,或許才是相對維持永續的方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流汗 的頭像
不流汗

paradoxical paradox

不流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