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說,當然是為了潤看的囉~
其實我一直對日本電影沒什麼太大興趣,除了恐怖片還會稍微留意一下,
因此當時這部片上映時,雖然有我最愛的松潤,但我還是選擇等第四台播
。當時不少網友看完之後,對於主角(黑目瞳、岡田准一)的戲份頗有微詞
,對於配角(寺島忍、松本潤)倒是頗為讚賞,也因此,今天就特別看了一
下。

真的,配角的戲份比較引人入勝,因為寺島忍飾演的喜美子是個普通的家
庭主婦,家境普通,有著一個嚴厲的婆婆,與一個心不在焉的丈夫。為了
家庭,喜美子總是壓抑,抓緊時間趕回家煮飯,被迫安樂死陪伴孤單一人
在家的貓。卻在帶貓去看病的時後,在地下停車場遇見了玩世不恭的耕二
。耕二應她要求幫她停好了車,於是乎向喜美子索求「報酬」。

兩人交往的過程中,喜美子還是為了家庭瑣事而緊張,耕二的「就連兩人
在一起,妳都還放不下家事」的抱怨,點燃了喜美子內心深處炸彈的引線
。她是想要見耕二的。遇見耕二之後,喜美子似乎從他身上獲取了青春的
活力,她開始去學習佛朗明哥舞,開始為了耕二換上花俏的內衣,開始為
了耕二的不接電話心神不寧。

耕二是玩世不恭的。他最初跟熟女上床的經驗是在高三的時候。是聽了主
角透(岡田准一)跟詩史(黑目瞳)交往的經驗後,開始想要「嚐鮮」。於是
,他挑上當時女友吉田的母親,也因此害對方鬧出家庭革命。所以,跟喜
美子在一起並沒有多大的不同,對耕二而言,最初只是一種打發時間。久
而久之,耕二卻感受到喜美子的改變,不再是他最初在地下停車場遇見的
那個拘束又畏縮的家庭主婦。耕二有些害怕,好像只要一個相處上的不平
衡,喜美子就會開始為愛瘋狂。他雖然害怕,但卻又有一點被這樣的危險
關係給吸引,因為他比喜美子的丈夫更清楚喜美子。

耕二對於喜美子的態度應該就跟其他女人沒有兩樣,他不會特地為了她做
任何事,這對不可自拔的喜美子而言是相當無助的,畢竟耕二就像她枯燥
婚姻生活中的一塊浮木,她死命的想要抓住,想要藉此展開另一段不一樣
的生活。

喜美子再一次陷入痛恨的家事漩渦,她想見耕二,好提起一些精神繼續面
對。但耕二給她的回答還是一樣「現在不行」。失了神的喜美子來到耕二
工作的地方,攤牌,她受不了這樣的生活了。自從遇見耕二後,日子都不
對勁了。「都是你害的!」喜美子像個孩子似的對耕二大吼,不顧其他人
的眼光,沒什麼好隱瞞的了,因為她再也壓抑不住了。「分手吧!」喜美
子說,耕二沒有回答,在喜美子的逼問之下,耕二低著頭說「這樣也好。
」。

分手之後,耕二才明白喜美子的心是孤獨的。不管是面對婆婆,面對丈夫
,甚至是面對他都是一樣,孤單一人。或許這就是「人妻」吧,不論家庭
是否美滿,作為「人妻」勢必要拋棄一些東西,熱情、慾望,然後過著安
穩平淡的日子。即使心中曾經偷偷升起一股不一樣的感受,也要為了顧全
大局而壓抑下去。但若是在這個時後,有一個年輕的靈魂拂過,很容易就
引燃了。喜美子的心沒有人懂,耕二或許知道,卻不了解。喜美子想要抓
牢耕二,但耕二是若即若離的,也因此,兩人雖然身體是緊貼的,但心只
有一顆,只有喜美子的。

耕二在開車的途中看見佛朗明哥舞蹈班的發表會海報,於是他帶著一束花
前去欣賞喜美的的表演。坐在他身旁的正好是喜美子的丈夫與婆婆,丈夫
依舊心不在焉,對於妻子的努力與改變依舊視而不見,尚未等到喜美子出
現,他便起身離開了。耕二看見了丈夫從未見過的喜美子,天真、充滿熱
情。舞台上的喜美子就是這樣,一個充滿熱情、極欲掙脫枷鎖的靈魂。耕
二拜託喜美子的婆婆將花交給她。

耕二駕車離開,在路上遭到一台紅色小客車追撞,是喜美子。兩人追撞到
路邊之後,耕二生氣地下車,問她「我到底做了什麼讓妳這麼恨我?」喜
美子說「每次都是我對你生氣,這次我要換你對我生氣,氣我,然後記住
我。」喜美子像耕二道謝,謝謝他送的花,很美。道別之後,轉過身的喜
美子緊抱著花束,想哭,卻硬擠出笑容。耕二帶給她活力如此短暫,佛朗
明哥舞的表演中就會結束,等待她的不是攀上浮木後的新生活,而是如同
大海一般包圍著她的苦悶。

耕二目送喜美子駕車離開,他了解喜美子,但到現在他才真正明白喜美子
並不恨他,就如同他高三時搞上的女友母親一樣,對方至今還是深愛著他
。兩人都是一般的家庭主婦,一成不變的柴米油鹽的生活,某天,突然出
現一位美少年示好,彷彿童話故事一般得不真實卻又美好。這是不可能說
出口的渴望,但是卻成真了,即使像灰姑娘的魔法一樣只有一晚,也足夠
了。

目送時的耕二心情是複雜的,雖然喜美子離開他身邊,但卻還是存在在他
的心底。不是魂牽夢縈的那種,是有點潛移默化的,喜美子的天真與熱情
烙印在他心中。在喜美子沒有開車撞他前,喜美子或許只是耕二的其中之
一,在此之後耕二明白,他的遊戲影響一個人有多深,或許不完全只有傷
害,可能還有些甜美殘餘,但真的痛的是,在品嚐過自由的美好之後,卻
還是得回去禁錮的牢籠。擅自將一個人帶去天堂,然後棄之不顧地讓她回
去煉獄的人,也有著一種罪惡的不安與哀傷。

寺島忍與松本潤在劇中好多床戲都叫人臉紅心跳啊!(羨慕寺島大姊><)寺
島忍將家庭主婦的絕望與不滿卻說不出口的枯燥演得很好。而潤的花花公
子也真的太稱職了!那種遊戲人間、自我中心、不管人家死活的死樣子真
的很到味。心境轉變後,表情上的細微差異也相當細膩。

至於主角那邊,詩史與透家裡都很有錢,每次開房間都上高級飯店,不像
喜美子跟耕二都是在車上或是看起來沒啥品味的汽車旅館。詩史與透因為
透母親的介紹而相識,並且一見鍾情,關係維持了三年,最後被透的母親
發現而告吹。透的母親將透送去法國,詩史什麼都不要地跟有錢丈夫離婚
,然後去法國找透,HAPPY ENDING。

這一段的過程中雖然一直強調兩人相愛至深卻不能在一起痛苦,但還真的
感受不太到其中的糾葛或是掙扎。畢竟詩史的丈夫對她很好,除了物質以
外也很愛她,甚至還為了詩史威脅殺死透,在知道詩史外遇後,他依舊愛
著她。而透為什麼會如此深愛詩史也不可知,可能就是在說明主題「戀愛
不是用來談,是墜入的」,而愛情是野蠻且粗暴的。最後詩史選擇了透,
詩史的丈夫真的是標準好人範例,在離婚協議書上還貼了一張便條,上面
好像寫著法文,應該是透在法國的地址吧。所以,一個美好的結局背後總
有數不清的好人壯烈犧牲,唉,為這些好人們致敬吧。

創作者介紹

paradoxical paradox

不流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