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k_poster.jpg
哈維米克維基百科連結

哈維與史考特在卡斯楚街開立了一間攝影館,兩人旁若無人地在店門
前接吻,對照著背後店內標示營業中的牌子「Yes,we are open.」很
有意思。有別於之前在紐約,舊金山在有著相對多數的同志時,他們
才稍稍解放自己。

Anita Bryant.jpg 
Anita Bryant 與背後的『拯救我們的孩子免於同性戀』
劇中哈維辯論說,同性戀要怎麼教,像教法文那樣嗎?
人們總誤以為同性戀會傳染,然而喜歡異性同性其實是天性,
差別在於發現的早或是晚。
同性戀者不會強迫非他族類的人與他們交往,會這麼做的只有異性戀者。


真實事件正是因為發生過才讓人不可思議。Anita Bryant以『拯救我
們的孩子』的口號毫不掩飾地說,如果同性戀者都可以是合法的,那
麼妓女與小偷都能是優良市民了。六號法案要將所有同性戀教師以及
支持他們的人解除教職趕出學校。冠冕堂皇的宗教、教育、道德的大
旗都只是何患無辭的欲加之罪。在住處的同性親密行為或是口交都是
重罪的年代,掃蕩、溫床的用詞視這些無處可去的人為毒瘤。

當時的舊金山同志圈也存在著分歧。早先進駐的保守勢力選擇依附異
性戀的社會價值,在夾縫中生存。當然他們並沒有什麼錯,畢竟他們
只求生活的安穩,若是社會中有人願意圍個井,好不讓他們受到河水
的侵犯時,也就足夠了。然而當河水夾帶著惡意前行時,屈服不作聲
的保守派逐漸失守,哈維米克選擇站上台子,大聲說出:是的,我們
是同性戀,有什麼不對!你們不能剝奪我們的權益。
harvey_milk.jpg
真實的哈維米克。
本來因為反戰而蓄的嬉皮長髮和鬍子,決定參選後也『入境隨俗』的剃掉了,
甚至穿上西裝,劇中史考特說:完了!你這樣一點都不可愛了!
這樣的互動實在很好玩~

HarveyMilkScottByCohenLo.jpg
milk002.jpg
真實與電影的史考特、哈維比一比。

限制同性戀者生活與工作權是很弔詭的。弱勢者不務正業或是所謂的
為非作歹,正是因為他們無法正當地養活自己。道德是用來約束自己
而非別人,唯有法治才是約束他人。同性戀者安分守己時,只好量身
訂做法條以除之後快。即未來當多數利益看哪一個族群不順眼時,同
樣可以制定法條剝奪這些弱勢的人權。劇中提及「希望法案通過後,
那些同性戀可以慢慢自動消失。」因為於法有據,整個社會視同性戀
如街上的垃圾時,自然沒人在意他們是人也享有人權。

哈維米克參選的數年中,電影有意避開了這段時間中,可能發生的各
種咒罵或是攻擊。僅以隨身攜帶的哨子以及一段哈維在深夜的路上走
著,感覺有人跟蹤他,心中的不安使他的腳步加快跑到店面,卻發現
只是一般路人。突顯這個同性戀者走在路上都會被殺死的年代。電影
中出現的威脅函,像是小孩的簡陋畫作,內容充滿死亡暴力。發函者
是誰不得而知,若真是兒童所作,則足見當時視對同志的暴力為當然
的扭曲。
Harvey_Milk_at_1978_Gay_Freedom_Day.jpg milk004.jpg
1978年的舊金山同志自由日,哈維發表了他的『希望論』演說。
在這之前,在哈維接到一封死亡威脅,仍無懼的上台,
因為他是這麼多同志的希望。

同志因為絕望的求助,讓哈維不能放棄。劇中哈維不滿反六號法案的
傳單中,完全沒有提及同性戀族群,正是因為大家閃避不談,同性戀
才會一直被貼標籤、被污名化,而出六號法案正是針對同性戀者而來
時,他們又怎麼可以不挺身而出。哈維的積極也表現在他的政治團隊
中,他逼著一位部屬打電話給他的父親,哈維說,如果你的朋友因為
這樣不能接受,這樣的朋友不要也罷。話說得很重,卻也不無幾分道
理。我們普遍贊同真摯的親情與友情間沒有條件交換,我們不會因為
親友貧病而離他們遠去,然而我們又為什麼要與同志親友絕交?

劇中的電視辯論很有意思。當哈維以異性戀者會侵犯兒童,為什麼獨
挑同性戀者出來鞭笞來質問時,參議員不停的凹說這無關現在要討論
的同性戀的問題。然而,他們不就是如此強加這些罪名印象在同性戀
者身上嗎?哈維要他說明像某些異性戀者這樣有猥褻幼童的可能性時
,是不是也要把所有異性戀教師開除?參議員窘迫的回說,不可能這
樣,因為這樣下去就沒有人工作了。看了真是好氣又好笑。參議員甚
至說出,若是同性戀者越來越多,到時候沒人傳宗接代,人類就會滅
亡。如果所謂的上帝創造任何生命只是為了繁衍,我想人類應該只會
具有生殖器而已。
milk001.jpg
強悍的拉子─安。
同樣是同性戀者,男同志與女同志竟然也不對盤?這真是一種很奇妙的心態。
雖說主打的是gay people rights,而社運中卻鮮少見到女性參與者。
是同性戀者又更被壓抑,還是父權社會下其實更不容男男之愛。


Milk_Harvey_George_Dan.jpg
哈維米克、市長George Moscone、丹懷特。

哈維與當時的舊金山市市長死於昔日同事的槍口下,電影中哈維暗指
兇手丹懷特應該是圈內人,如果是真的,當他偽裝自己性向娶妻生子
,過著不終於自己的生活時,他的壓抑不安與矛盾或許就有了解釋。
諷刺的是,殺死一位支持同性戀權益的市長以及同志議員,律師以『
甜點辯護』讓法院判決僅僅五年監期,似乎也能想見當時有多少人歡
慶他們兩人的死亡。
Rioters_outside_San_Francisco_City_Hall_May_21_1979.jpg
當律師以『Twinkie defense 甜點辯護』為丹懷特開脫時,
憤怒的同志於1979年5月21日展開激烈抗爭,稱作『White Night riots 白晝之夜暴動』
當記者問抗議者為什麼要如此癱瘓舊金山市,其中一位抗議者回答道:
「你就告訴他們,會這樣是因為我們吃太多甜食了!
(Just tell people that we ate too many Twinkies. That's why this is happening.)」


moscmilk.gif
哈維米克的同性戀者平權法過關後,市長簽核的影像。

哈維的告別式在市府中舉行,三萬多名的弔唁者,手持燭光一路遊行
至市府而來。哈維的所造成的影響不是小小的市政廳所能容納的。哈
維米克的挺身而出,讓各地的同志看見希望,劇中說,人若是連希望
都沒有,要如何生存。維基中引述作家 John Cloud 的一句話:「
[After Milk] many people—straight and gay—had to adjust
to a new reality he embodied: that a gay person could live
an honest life and succeed."」異性戀與同性戀者都將適應由哈維
米克實踐的新現實,同性戀者一樣可以活得真誠與成功。

同志或是其他弱勢族群要的不是什麼『起身敬禮響禮砲』的特權,他
們要的跟一般人一樣。電影最後哈維與史考特的通話叫人鼻酸,與相
愛的人在一起,或是過著平靜的生活為什麼這麼困難。哈維留下的錄
音說道「如果一顆子彈將穿進我的腦袋,希望它能敲開每一扇緊閉的
櫃門。」似乎一語成讖,然而也因為他的無畏讓更多同志有勇氣面對
社會眼光,挺起背脊為了生存而努力。
800px-Mural_of_Harvey_Milk_in_former_Castro_Camera.jpg
位在目前卡斯楚街575號,即前哈維米克的卡斯楚攝影館的壁畫。
左邊的槍帶出哈維的名言「If a bullet should enter my brain, let the bullet destroy every closet door.」
繽紛的色彩、笑顏的哈維肖像,沒有憤怒怨恨,只有希望未來將更開明的期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流汗 的頭像
不流汗

paradoxical paradox

不流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