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ne-girl-movie-poster-2.jpg

這故事實在很棒,明著在講一樁普通的失蹤案件,暗著在講婚姻
的真面貌,從來就不是兩個人相處如此單純而已。相較於西方人
而言,具有大家族傳統的台灣人而言,便很能體會這樣的感受,
從年紀到了要不要論婚嫁?論了婚嫁後,聘金、禮金要多少?請
客要辦幾桌?婚後要住哪裡、跟誰住?什麼時候要生孩子、生幾
個?明明婚姻證書上寫得配偶名字是彼此,但是旁人的「關心」
從未間斷,也從未放棄干預。

從一個美麗少婦在結婚五週年紀念日當天失蹤開始,觀眾隱約感
覺得到尼克與愛咪的婚姻觸礁了,本來這一切都是別人的家務事
,直到愛咪的失蹤上了新聞。這個聰明美麗的女子消失了,留下
神傷的丈夫與憔悴的父母,同時兩人婚姻的瓶頸也攤在陽光下,
神傷的丈夫並未負起養家的責任,而是藉著妻子的家產在維生。
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始終沒有愛咪的影子,疑似綁架案漸漸
變成家庭糾紛,而當受害者是妻子時,丈夫是兇手的機率最高,
一向是這類案件的公式。正當觀眾都以為尼克死不認錯時,愛咪
志得意滿的出現了,獨自一人開車前往遠方,向觀眾訴說她的完
美計畫。

Gone_Girl.jpg

女孩,妻子與操控者

愛咪的設定很有趣,她的父母是知名的童書作家,「神奇的愛咪
」系列便是以自己的女兒為藍本。小時後的愛咪不管是學大提琴
、養狗都沒有持續太久,但是以她為名的童書則幫她把後續的故
事說下去,甚至幫她結婚。每一本繪本都反映著父母對她的強烈
盼望,希望她拉一手好提琴,希望她與寵物一同天真無瑕,即使
她已經長春藤名校畢業,也飽讀詩書,父母還是希望她快點結婚
成家。在他們眼中,愛咪總是「還差那麼一點」。真正的愛咪究
竟是學大提琴的愛咪?養狗的愛咪?還是結婚成家的愛咪?正當
她又再一次在新書發表會上,擔任父母的魁儡時,尼克的求婚讓
她找到她可以存在的模樣。

dd897ae16bffa79b81d4851c012f7c3915e9faed.jpg

「我知道他喜歡酷女孩,所以我就扮成他喜歡的樣子。」在一開
始相遇時,愛咪與尼克絕對是彼此相愛的。女為悅己者容,愛咪
盡一切努力維持當初尼克愛上她時的形象,伶俐、時髦有智慧。
只是神仙眷侶的生活遇上經濟蕭條也只能落入凡間,搬回尼克的
老家則更是這段陶瓷娃娃般的婚姻的最後一擊。回到老家的尼克
又加上失業,無須再維持紐約那種雅痞模樣,入境隨俗地成了一
個「鄉巴佬」,他不再是愛咪當時所愛上的機智又浪漫的男人,
而好不容易在這段婚姻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形象的愛咪,好不
容易找到她想成為的樣子,卻因為尼克的頹痞,讓她前功盡棄。
她無法接受,於是她必須教訓這個懶惰的丈夫,讓他知道,「婚
姻」是需要雙方的努力才能維繫的。
o-GONE-GIRL-MOVIE-REVIEWS-facebook.jpg

「逃亡」的過程中,愛咪顯得十分開心、自在,開心在一切都按
照她的計畫進行著;自在在她不用再刻意維持外貌與形象,她想
吃就吃,雖然邋遢的造型是掩人耳目,但是她終究不用再隱藏心
中那個粗魯、心計、惡毒的本質,她解放了。直到她被搶劫,那
種又一次操之不在我的憤怒,讓她轉向舊情人戴西,已找回自己
的主控權。然而,戴西不再是過去那個單純且為愛瘋狂的小夥子
,佈滿監視器的湖畔別墅、幫她準備好的食物、幫她買好的衣服
、染髮劑,戴西要她恢復成那個光鮮亮麗的愛咪,要她成為他的
愛咪。毫無籌碼的愛咪,幾乎要成為戴西的籠中鳥時,她看見尼
克在電視上對她的「真情喊話」,那是她要的丈夫,他終於回來
了。於是,愛咪找到下台階,而癡情的戴西便是她的踏腳石。


男孩、丈夫與共犯

尼克的腳色呼應著愛咪,他是那個勢均力敵的好男友;是那個溫
柔體貼,有著相同憧憬的丈夫;也是閒賦在家擺爛卻抱怨妻子太
高傲,而跟小妹妹外遇的背叛者;更是在知道一切真相後,仍然
維持這段假面婚姻的共犯。

當兩人還在紐約過著附庸風雅的生活時,尼克也像愛咪一樣用心
經營這段感情。然而,職業往往反映一個人的自信,對男人尤其
如此,尼克不但失業,還經營著妻子出資的酒吧,男人的自尊掃
地,然而這一切也並非愛咪的錯,她也是如此付出希望丈夫振作
,卻也只是顯得尼克更加窩囊而已。於是,尼克的外遇對象是小
他20歲的大學生,他只能在寫作班的學生身上找回被崇拜的感覺
。對愛咪而言,該女的年紀與腦袋已經夠讓她不爽了,最不堪的
莫過於那個尼克讓她的心溶化的小動作,那個她以為是他們倆之
間獨一無二的回憶,竟然只是尼克風流的標準作業模式。她曾經
以為尼克的自暴自棄只是一時的,只要當年那個擦掉她唇上糖粉
的男孩還在,她們總有一天可以回到過去的美好。然而,她誤判
了,男孩與丈夫都終究是希望可以保護、掌握一切的普通男人,
他們都離她而去了。只剩下共犯會永遠待在她的身邊。
Br9I00kCEAIb1gL.jpg

不管是男女朋友或是夫妻,會在一起在心理或是生理上,至少有
一項是契合的。而共犯之間談的就只有利益。當愛咪渾身是血,
戲劇性地現身在世人面前時,她知道她會成眾人擁待的對象,節
目訪談、出書等等工作接踵而來,兩夫妻成了最新的美國偶像,
而尼克從鬼門關撿回一條命後,卻也逃不出這個綿密的蜘蛛網。
又或者,他其實也沒有這麼想逃。如同律師所說,計畫中所有的
苦差事,愛咪自己包辦了。她回家不但讓尼克解除嫌疑,還直接
坐上回頭是岸好丈夫的寶座,接下來的各種訪問、座談、演講,
甚至是傳記版權都足以讓他們不愁吃穿好一陣子。尼克的留下真
的是因為愛咪讓他無從選擇嗎?或是從他看上「酷女孩」愛咪開
始,以及每年紀念日的尋寶遊戲的樂趣,他的潛意識就在追求著
不平淡的「刺激」生活。

「我撫摸著她的頭髮,我好想敲開她的頭顱,看看她的腦袋裡究
竟裝著什麼、在想什麼。」這段電影一開始的開場白,好像暗示
著丈夫心理變態地想謀害妻子。在經歷過一切後,尼克卻改口說
:「妳在想什麼?妳感覺如何?我們到底對彼此做了什麼?我們
未來要怎麼辦?」愛咪不再是他過去所以為的她,自己也不再是
自己,他是她的丈夫,而愛咪還是愛咪。愛咪回頭冷冷地望著他
,彷彿看穿了他的心思,她是如此的聰明,而他不再擁有主導權
,他永遠只能是她的共犯。
Gone-Girl-Trailer.png



媒體

本片的媒體形象,說真的台灣人看了應該都莞爾或是苦笑吧,雖
然這顯然是全球媒體的通病。愛咪的失蹤引起廣泛的討論,很大
一部是源自於她的外表,再加上她的學經歷,引發群眾一種:「
條件這麼好的人,真是可惜。」的感慨。就如同幾年前一個失蹤
的英國女童,因為可愛的模樣,引發了前所未有的關注,與本片
中的情況是如出一轍。走失的孩童如此多、失蹤的人也不計其數
,為什麼有些案子就能報上一個星期,而其他就石沉大海?差別
除了受害者的形象外,就是故事性了。在怎麼稀鬆平常的事,在
鎂光燈的照射下,記者主播的暗示與渲染下,都變得十分可疑、
有陰謀。媒體常自詡為觀眾發掘真相,然而在數千萬的眼睛下,
沒有人可以真正地做自己,就如尼克上節目前需要先練習,而他
對愛咪的喊話更只是迎合愛咪的虛偽。

July-05-BG-VB1.jpg

小木屋鄰居評論電視新聞的話十分有趣:「為什麼每個上電視的
人都說對方有多善良多好,我真想看有人出來說她是個賤貨。」
面對受害者,我們隱惡揚善,但是面對加害者,我們則隱善揚惡
,因為我們還是習慣黑白分明、善惡有別,灰色地帶太花腦筋,
我們必須看到好人獲勝,壞人得到教訓,這樣才能確保社會的框
架沒有崩解,才能安心的睡覺迎接明天。所以,我們習慣找戰犯
,當壞事發生時希望有個解釋、能有人負責,於是外遇的丈夫成
了一開始的犧牲者,而心理變態的前情人就成了最終大魔王。同
時,心力交瘁的愛咪勇敢地反抗並逃脫,她是生命的鬥士,如此
勵志又完美的形象,向來是媒體的最愛。

可是這些都不是真相,這些都只是新聞編輯過後的故事,所以在
台灣社會開始注意到媒體亂象時所說的,多看多聽多比較,保持
懷疑的原則,則是放諸四海皆準。


警方

警察其實也是人,再怎麼客觀公正,都還是會有主觀意見。劇中
的男性員警都對愛咪的遭遇深感遺憾,甚至一口咬定就是丈夫幹
的,在愛咪「歷劫歸來」後,也是如同對待嬌花般的呵護,柔弱
的形象引發男性的保護慾,恨不得把她從人在福中不知福的丈夫
身邊搶過來。唯有警探邦尼盡力不帶偏見辦案,即便她明明是女
人,一般情況下是最能同理心的。雖然能一眼就看出犯罪現場是
被佈置好的,但礙於證據不足也無法真的將尼克定罪,直到愛咪
的日記出現。犯罪影集常常有一句話:「我們要幫死者發聲。」
沒有屍體,警方也無從發聲起,而愛咪的日記省去一切的麻煩,
她為她自己發聲,也直到這個時候,邦尼才敢下定論,畢竟,將
死之人怎麼會說謊呢?除非這個「死人」沒死。在醫院中,邦尼
持續追問各種疑點時,愛咪十分不耐,幾乎就要穿梆,所幸身邊
的男性警探們都十分有騎士精神地幫她解圍,然後順便給邦尼白
眼,一種:「妳這女人是在吃醋、嫉妒嗎?」的鄙夷。劇中最聰
明的兩個腳色僅僅如此短暫地交鋒,讓人不禁想到庶務二課的坪
井千夏所說的:「女人的價值取決於男人的多寡。」而警方的價
值更取決於證據,沒有證據就沒有案件。


雖然故事最後沒有「邪不勝正」,但還是讓人看得大呼過癮,也
讓我想到劇情架構類似的【野東西】。兩位女主角為了達成計劃
目的,都不惜傷害自己以求「逼真」,而最後也都沒有一個人可
以即時領悟、逃出她們的掌控。本片的配樂十分畫龍點睛,同樣
也令人聯想到大衛芬奇的另一部電影,【火線追緝令】中那場下
不停的雨,都是如此的沉重,壓得讓人喘不過氣。不同的是,【
火線追緝令】最後雖然也沒有「邪不勝正」,但資深警探桑摩沙
最後選擇留下繼續努力,讓觀眾在最後看見了一點陽光。而本片
的配樂不斷地持續到最後,彷彿愛咪與尼克兩人的婚姻,壟罩在
濃霧中,外界看不進去,裡面也走不出去。

尼克:「我愛過你,但我們現在所做的一切是對彼此的憤怒與控
制,我們只會造成彼此的痛苦!」

愛咪:「這就是婚姻。」

Gone Girl Movie 2014.jpeg

愛咪佈置犯罪現場時,撞倒了壁爐上結婚照,她特地扶正;在最
原本的計畫中,甚至也不惜一死讓尼克揹黑鍋,這麼精美的犯罪
計畫,終究只是想要報復丈夫的不忠,除了對她不忠,也對這段
婚姻理想面貌的不忠。從扶照片動作看得出,愛咪某種層面上還
是「愛」尼克的,其中確實也包括了她可以掌握他,而不像戴西
,雖然為她瘋狂,但是她無法改變外在環境逆轉局勢。她與尼克
的婚姻就是她的舒適圈,如果她對這段婚姻沒有任何盼望,也不
會花這麼多心思維繫,或是進行報復,甚至一再拖延自殺的進度
,直到尼克在電視上釋出「善意」,終於找到了這次紀念日尋寶
遊戲的解答,愛咪也終於可以「挽救」婚姻。如果說坦承是維繫
婚姻的良藥,在知道彼此最醜陋的一面後,還能繼續走下去,除
了真愛,就是習慣。兩人兜了一大圈最後回到了原點,因為他們
早已習慣彼此傷害了。

    全站熱搜

    不流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