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y-lynns-long-halftime-walk-poster.jpg

一個沒有太多大場面的故事,卻搭配上現行最高規格的拍攝方式,但它仍是一部標準的李安電影,那些煙花粉塵讓你彷彿身在其中,卻又如同靈魂出竅般的遙遠,沒有感官刺激,沒有血脈噴張,而是像秋風一般,足夠涼爽讓人感到通體舒暢,卻也略帶冷冽地在你的皮膚上留下一點疙瘩。

【政治歸政治,戰爭歸戰爭】

林恩家顯然是個標準的保守派美國南方家庭,電影並未交代比利的父親生了什麼病,但他仍是一家之主,他想看什麼電視、開多大聲,其他人都不可以有意見;母親則是代替無法行動言語的丈夫做出他想做的反應,若是在過去,母親或許還可以是衝突間的緩和劑;早早結婚生子的大姊則是順應價值觀的好女孩;二姐則顯然想要等大學畢業再結婚,卻因為車禍意外不僅輟學還沒了婚約,成了一個帶有疤痕、嫁不出去的拖油瓶;而比利本來是個愛玩車的小痞子,街訪鄰居間的麻煩製造者。二姐與比利顯然是家中的恥辱,直到比利自伊拉克載譽歸國。

為什麼會有戰爭,當然跟政治密不可分。那是後九一一的時代,美軍大舉介入中東戰事,所為無它,就是要復仇,雖然總是美其名說要解放當地。當時的總統是小布希,支持共和黨的保守派顯然都支持政府的出兵討伐恐怖份子。當二姐酸溜溜地說:「所以你們有在當地發現到毀滅性武器嗎?」或是質疑美國出兵的正當性時,立即受到母親拍桌喝斥。因為偉大的美國價值不容質疑,自然也不准妳暗示,是我們的愛國心推著兒子去「送死」。也不準將我們跟虛偽政客放在一起比較。我的兒子是解放者,是為落後地區帶來民主的使者,就像二戰的老前輩一樣。這些當然無關政治,我們是在維護世界和平。


【滿足國人想像的載體】

故事發生在B小隊回國進行政治宣傳的最後一天。類似的做法行之有年,從影集【諾曼地大空降】中也可以看到,當年會招回一些受勳的傷兵回國,講述他們的英勇故事,好讓國人持續買債券支持戰事。到了二十一世紀,則是要維持國人對於戰爭的關心,好讓軍隊可以爭取更多預算,否則就會像【殺戮世代】一樣,裝備缺乏還要阿兵哥自掏腰包上網買。

而一般人對於戰爭的想像多是來自於戲劇作品,而當中讓美國最露臉的題材,莫過於二戰。就好比經典的【諾曼地大空降】裡,嚴格的訓練、嚴苛的環境、無止盡的大小戰事下,所激發出來的同袍情誼,美呆了不是嗎?然而現代戰爭的面貌,或許還更比較近公務員的例行公事。

「你當時在想什麼?」、「你有什麼感覺?」能有什麼感覺呢?長官說什麼就做什麼。可是,政治宣傳不能說實話,就算休息時間都在打手槍,也要說在鍛鍊;就算「恐怖份子」是越殺越多,就算當地的小孩都恨透美軍,也還是要說與當地民眾十分友好、合作緊密。因為國人想聽的是這些東西,幻想美國可以再一次偉大。

每個遇見B小隊的人,都試圖從他們身上吸取他們想要的養分。球隊老闆在聯賽晉級上遭遇了瓶頸,需要噱頭進行公關宣傳、爭取贊助。買斷故事投資電影的洽談,除了在商言商地大砍版權費之外,也有一種與西岸互別苗頭的野心。班長戴姆說:「每個人都說多感激多支持我們,可是一談到錢就變臉了。大話人人都會說,但只有錢才是最實際的。」呼應著酒保打算為了薪俸入伍的劇情。當每個陌生人都巴望著在這些阿兵哥身上,榨出什麼保家衛國的崇高理想,以滿足自身的投射時,但說穿了,當兵還不是為了錢而已。所以當你要把你的愚蠢概念套在我們身上時,請開個好價錢,沒有共體時艱或是為藝術犧牲這種鳥事。

billy-lynns-long-halftime-walk.jpg

球隊老闆的部分雖然是主軸,但最有趣的部分還是那位與比利萍水相遇的啦啦隊女孩。這是比利難得對未來有幻想的時刻,要不然他的生活只有推著他往前的過去與當下,未來的規畫?最遠只到今晚22:00。他以為遇見了心靈相通的女孩,幾乎與她分享著最私人的感受。然而,裴森是個poser,她的言談舉止都當自己在演一齣關於二戰情侶生離死別的樣板劇。比起比利,她更在乎的是「帶有銀星勳章的比利」、「勇猛殺敵毫不退縮的比利」,而不是眼前這個幻想著與她私奔、與她建立小家庭的比利。她與比利之間煙火般的激情,足以讓她在她的人生必做清單上,打上一個勾。

為什麼說聖戰士還比國人更尊敬他們,畢竟雙方一見面就是生死相搏,絕不會輕敵輕視彼此。而不論是比利的親朋好友、球隊老闆、觀眾席間表達感激或是調侃的觀眾,或是拳腳相向的工作人員,把與這票傳奇阿兵哥的互動,當做一種人生的成就或印記,說來悲哀且可笑,但畢竟一般人也只能承受得起這麼微小與虛妄的東西。


【打諢插科下的茫然與不安】

「如果我的欲望是不要死掉呢?」

「殺死你的那槍已經開了,你只是在等待它射中你而已」

B小隊在兩位上士,蘑菇與戴姆,一前一後地領著、推著這些菜鳥下士行動。在那場讓他們出名的作戰前,小兵怯生生地問道:「要開始了嗎?」只是,當腎上腺素激增時,是停也停不下來。槍聲、砲聲、吼叫聲,一片混亂。不管蘑菇的戰略是什麼,總之,開槍兩個字還是聽得懂的,反正前面有人朝我們開槍,打回去就對了。所以這一段可以看到很衝突的對比,這些小兵不管是射擊或是扛砲的動作都相當精準,但是精神上卻是十分浮躁。他們毫不猶豫地扣下板機,被五零機關槍打中的敵人立刻化作一片小小的紅色沙塵暴;又或者比利與偷襲者的搏鬥等等,與其說這是作戰,不如說是把這些年輕人丟到戰場中,要他們用求生本能去殺敵。

billy-lynn-trailer5.jpg

不管在哪裡,其實大家都不知道該做什麼、在做什麼。差別在於在戰場上他們有可以信任倚靠的班長。在球場卻比棋子還不如,他們只是人形立牌,需要時搬出來亮相,用完之後就嫌你擋路。

打從比利說出為二姐出頭的故事開始,蘑菇就看中了他的這個特質,就像自己一樣,不怕身先士卒,也永遠會守護著家人。於是比利等不了大家討論,就先衝出去保護蘑菇;又或者在超級盃中場表演時,默默地脫隊往前走,只因為那時的喧嘩、火花,把他帶回了那個戰場之上,他本能地向前企圖保護他的弟兄。就如同比利之前也對身邊不知所措的弟兄說:「不要緊張,跟著我做就好。(follow my lead)」

戴姆試著撐起蘑菇的角色,卻還是忍不住脾氣,好比他刻意說反話嗆聲那位和善的石油大叔一樣。其實比起其他人,大叔雖然也還是自負地把幻想投射在他們身上,但比起那些不肯付出,只想要沾光的人,大叔算是很實際的人了,只是很不幸掃到颱風尾。戴姆是那種在背後鞭策你跑,但不是帶著你跑的人。又或者是賽克斯思念妻兒痛哭,快克對嘴巴太髒的觀眾鎖喉,芒果偷抽大麻等等。過多且莫名的期盼壓在他們未知的軍旅生涯之上,大家都到了臨界點,與工作人員的一場架,反而釋放了這股無形的壓力,頓時都輕鬆了不少,而比利也決定跟二姐坦承他不會留下來。

161108_MOV_LONG-HALFTIME-WALK.jpg.CROP.promo-xlarge2.jpg

【找到一個超越自己存在的東西】

正因為同是家中的兩個異類,比利與二姐的感情最好,比利為二姐出頭而被迫入伍,然後二姐想方設法要把弟弟拖回國,除了出自於「知識份子」的反戰情緒之外,最大的情緒或許還是對弟弟的疼惜與內疚。

其實比利並不想要走PTSD的方式留下來。當他遇見裴森,他以為他遇見了真命天女,他多想為了維持這株愛苗而退伍,只是他終究發現他迷戀的是戀愛的感覺,而不是裴森,就如同裴森親熱的是受勳的比利,而不是逃兵的比利一般,他清醒了,他看見這段迷戀當中不存在一絲真實的情感

今天正巧看到看到日前過世的Leonard Cohen寫的這段詩:

「We are so lightly here.   It is in love that we are made; in love we disappear.」

「我們在世是如此無足輕重。我們是為了沉浸在愛裡而生;在愛裡我們將化作無形。」

對比利而言,為了二姐入伍,或是為了弟兄回到軍隊,都是因為「我愛你」。當然這中間也包含了回到社會要怎麼謀生的焦慮,但更多的是與弟兄間比原生家庭更緊密的情誼,以及當年因為守護二姐而入伍的榮耀。

「我不後悔。」比利加入軍隊這件事沒有對錯,其實就是個選擇而已。做決定本身就伴隨著捨棄其它可能性的意義。唯一重要的或許只有「我不後悔。」這件事。不後悔為二姐打抱不平,不後悔隨之而來的入伍,不後悔試圖拯救蘑菇,不後悔重回軍隊。那一槍已經發射了,接下來的每件事都只是因與果而已,比利只希望,不管他做了什麼選擇,最親的二姐都能肯定支持他、以他為傲。唯有放下試圖掌控一切的欲望,才能解放。比利解放了,他也要二姐從自責當中解放,因為打從一開始,選擇就是比利做的,責任本就不在她身上。

一個大兵死了,蘑菇才剛安葬,全國卻歡天喜地地迎接他們,表揚這份建立在同袍殉職之上的榮譽。那面銀星勳章,對比利而言一點價值也沒有,因為他失敗了。如果可以,他不要這樣的榮譽,他只想要延長那顆子彈射中心愛的人的時間。


【演員與規格】

billy-lynn-trailer6.jpg
新人Joe Alwyn可說是獨挑大梁,自然略帶點青澀的演技,十分契合比利這個初出茅廬的小兵的角色。帥氣的臉龐與可愛的笑容,有這樣的男主角想要分心都很難吧。

BLH-GHedlund.jpg
Garrett Hedlund飾演的男二戴姆真是bouns!對比起比利的菜樣,戴姆真是男人味滿點,再加上本人熱愛的嘲諷魂,到底怎麼可能會分心呢?戴姆的責任感很強,在蘑菇殉職後他的壓力又更大。戴姆與蘑菇有點像是B小隊中的爸媽,帶著一群小鬼頭。所以當穩定人心的蘑菇辭世後,大家都是惶惶不安的。比賽那一天,我想戴姆很清楚比利想要離開的掙扎,所以才會在打完架的第一句話問他說:「你還會跟我們走嗎?」嚴峻的面孔下,有一顆不會表達的柔軟的心啊!萌死惹!

billy-lynns-long-halftime-walk-2-9cd05eff-c599-4a57-b57e-54df983dd103.jpg
Vin Diesel的蘑菇戲分雖然不多,但是低沉沉穩的嗓音,讓人充滿安全感。不管是擔任大家平時的心靈導師,或是槍林彈雨下的前鋒,都相當有說服力。當比利殺死偷襲者後回來,蘑菇才嚥下那最後一小口氣,彷彿是他看見比利沒事了,所以就安心地走了,讓人感到哀傷卻又溫暖。

Chris Tucker也算是亮點之一。艾伯特這樣滔滔不絕的角色難不倒他,倒是他將他的幽默感內斂得很漂亮。不管是講電話談生意,或是看戴姆嗆石油大叔時的嘴角失守,到戴姆嗆比利小處男發什麼春夢時,在背景使眼色,或是最後在廁所裡安慰比利時,既嚴肅又詼諧得認同比利的做法。都演得很細膩,但又不會搶了主角群的風采。

maxresdefault.jpg
Kristen Stewart飾演的二姐凱薩琳,則是沒話說。雖然說李安就是看上她好像在生氣的特質而找她來演,但她的怒氣是隱藏在表皮之下的微慍感,帶著更多的悲傷。十分喜歡她說:「如果你在戰場上死了,我就自殺。」那段,她講得十分真誠,但是當比利追問她為什麼要這樣時,她又隨即故作輕鬆地開玩笑說,誰叫你是我們全家唯一的正常人,但眉宇間仍留著那股認真。


本片的首刷就貢獻給了3D+4K+120格的高規格版,個人的初體驗並沒有遇到適應或是分心的問題。而比起一般3D粗暴地把影像往你眼前砸過來,本次高規格的真實感是直接影響在認知上,它會讓你感覺你就坐在角色之間聽他們講話,甚至可以插話的真實感,在文戲上特別明顯。動作戲的部分就是每一個畫面都相當清楚,不會因為快速移動而糊掉,也絲毫沒有不適感。因為二刷就去看了普通3D版,真是天壤之別。只有要左右來回移動的鏡頭,就是糊一片,還連帶讓人頭暈,看普通3D還真是不如看2D。但是120格真的很有感,希望未來有其他電影願意繼續嘗試這樣的規格。


【幽默笑點】

最有意思的莫過於比利的內心戲了吧。除了記者會上的幻想之外,還有在用餐區放空只盯著食物看;或是就是各種小處男的毛病,忘記要電話,或是才親熱十分鐘就想著跟人家結婚,在唱國歌時敬禮敬到哭,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還真愛國,結果是給我在發白日春夢!XD

billy-lynns-long-halftime-walk-joe-alswyn.png

一群人狼吞虎嚥,戴姆回目瞪口呆的老太太說:「妳只要不靠近他們的嘴就會沒事的!或是一見到剛親熱完的比利就說:「你是怎樣?一臉剛打完砲的樣子?」以及對被虧到臉臭又沮喪比利說:「好啦,去跟她要電郵,搞不好你們之後可以網交一下。」戴姆前輩真是超懂der!

Billy-Lynns-Long-Halftime-Walk-screen-3.png

電影本身的故事或許有點平淡緩慢,但內部許多細節都讓人回味再三,整部戲的過程都在閒話家常,一點一點鋪陳,然後在最後一刻宣洩出來。我想我會在下檔前再去體驗一次高規格版本。


最後放一下當年「真正的半場休息演出」XD
看過電影之後再來看當年真正的半場演出片段真的很奇妙啊XDD
這種建立在真實事件上的虛構故事,兩相比較下來實在有趣,
更顯電影中那中分不清真實虛幻的界線何在的感覺。

Billy Lynn brings me here! XD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aradoxical paradox

不流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