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很討厭看完電影之後想理卻怎麼都理不出頭緒的感覺。這是一篇電影簡介加
廢話心得,隨便看看就好,等哪天我想通了再做補充吧....一整個糟....

一開始的故事似乎相當簡單,一個領養來的女兒雪倫,不斷地被夢遊病症所擾,
母親蘿絲在醫藥罔效的情形下,不顧丈夫克里斯的反對,決定一探女兒夢遊發狂
時總是會喊出的地點─沉默之丘。在半夜的路途中擺脫女警西柏兒的追趕,開車
闖進遭到封閉的唯一路徑,不料路當中突然出現一個小女孩,蘿絲閃避,並一頭
撞上方向盤昏了過去,醒來之後,眼前是一片塵灰飄邈的景象,身邊的雪倫已不
知去向。

在蘿絲尋找女兒的過程中,發現一個身形與雪倫極度神似的小女孩從她視線前出
現,蘿絲為了追她來到了小鎮中的一個地下室。這個黑暗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
沒有小女孩,也沒有一點聲音,只有蘿絲一人拿著打火機,在微小的火光中,蘿
絲看見一具具死狀淒慘的屍體,驚魂未定的她,突然的一陣防空演習的警報聲,
讓整個恐怖的氣氛變得更加緊繃。蘿絲背後突然出現一群渾身焦黑的小孩,用著
極端不尋常的肢體動作向她靠近對著她拉扯,就在蘿絲即將被這些焦屍殺害時,
焦屍突然瞬間灰飛湮滅的消失了,留下昏厥的蘿絲。

之後蘿絲在城鎮中遇見一個瘋女人,蘿絲拿著雪倫的照片問她是否見到這個女孩
,瘋女人卻不斷地說這是她的孩子。接著,女警西柏兒也追到小鎮中,本想將當
初拒捕的蘿絲帶回警局,卻發現當初近來小鎮地對外道路斷了,並且再度遭受到
奇怪的人形物體攻擊。期間,蘿絲不斷看見小女孩的身影,先是跟隨她來到學校
廁所,發現一具被鐵刺絲纏繞的男性屍體,從他的口中取得一個旅館鑰匙;然後
再跟西柏兒一起來到旅館找尋接下來的線索。

來到旅館的兩人發現一個幫母親找食物年輕女孩安娜,不停地對那個瘋女人丟東
西並怒罵她。蘿絲與西柏兒在旅館的 111號房的信件櫃中發現雪倫的圖畫,並進
入那間被一張描述燒死女巫的大圖給掩飾起來的 111號房。房間裡有著許多奇怪
的東西,其中包含一座類似十字架造型的鐵器。安娜要兩人跟她一起回教堂尋求
庇護,在教堂的大門前,警報聲再度響起,遠方出現先前差點殺死蘿絲與西柏兒
的三角頭壯男,三角頭抓起安娜,扯掉她的衣服,撕裂她的身體,千均一髮進入
教堂的蘿絲與西柏兒濺了一身安娜的血。

教堂中的人們直指蘿絲與西柏兒是女巫,其中的領導人克莉絲塔貝拉要求民眾禱
告,在蘿絲告訴克莉絲塔貝拉她要尋找女兒的事情之後,克莉絲塔貝拉告訴蘿絲
雪倫是被惡魔帶走了,如要找到雪倫必須到旅館的最深處房間B105─惡魔的據點
。一行人帶著蘿絲與西柏兒回到旅館,克莉絲塔貝拉在要還給蘿絲項鍊時,意外
發現項鍊中雪倫的照片是他們當年最憎恨的女巫,一行人要殺死蘿絲與西柏兒時
,西柏兒將蘿絲推進電梯,一人獨自留下對抗那群瘋狂信徒。

來到旅館最深處的蘿絲,憑著她對旅館平面圖的記憶,來到B105的房間前,呈現
眼前的是一群短裙爆乳的護士物體,蘿絲小心而又驚恐的閃過她們之後,打開了
房間門,刺眼的白光充滿視線,一個小女孩的聲音將沉默之丘的故事告訴了她。

故事發生在1974年,一個叫做亞萊莎的小女孩在學校被稱作女巫,她沒有父親,
而她的母親正是那個瘋女人塔莉菈。沉默之丘的居民深信,有信仰便可以不受邪
惡入侵,因此,克莉絲塔貝拉將亞萊莎從母親塔莉菈身邊帶走,帶到旅館的 111
號房進行淨化儀式─燒死亞萊莎。亞萊莎的掙扎或是痛苦的意志,把炭火傾倒,
火勢蔓延至地下礦場,整座小鎮因此被撤離。亞萊莎沒死,被送往醫院救治,但
亞萊莎的恨與日俱增,因為這份恨於是創造出了另一個亞萊莎,一個對蘿絲自稱
是死神(I am the Reaper.)的亞萊莎,也就是引領蘿絲找到亞萊莎所在的B105房
間的那個小女孩。死神說,雪倫是亞萊莎善良的存在,死神將她藏在安全的育幼
院,讓狂教徒找不到她,死神告訴蘿絲,克莉絲塔貝拉將會對雪倫作相同的淨化
儀式,並要蘿絲作選擇。蘿絲為了拯救愛女,讓死神進入她的身體,帶著她回到
地面。
(註:年輕亞萊莎=雪倫=自稱死神的小女孩,三人長相一樣。)

雪倫被塔莉菈藏了起來,卻逃不過狂教徒的搜索,帶到教堂作淨化儀式,先行犧
牲的是女警西柏兒,就再要處決雪倫時,蘿絲出現,並將真相告訴鎮民要他們不
要聽信克莉絲塔貝拉之詞,克莉絲塔貝拉講不過蘿絲,就往她身上次一刀,蘿絲
的血滴在地上,開啟了魔域之門,躺在床上已經長大的亞萊莎從地底緩緩上升,
用背後伸出來的無限鐵刺絲展開復仇屠殺。一旁的蘿絲用手遮註著雪倫的眼睛等
待殺戮過去,雪倫從蘿絲的指縫中看見了那個與她一模一樣的死神正盯著她。

殺戮過去,蘿絲牽著雪倫回到車上,蘿絲打電話向家中的丈夫報平安,離開沉默
之丘的籠罩塵灰路上依舊沒有顏色沒有生氣,只有灰色。同時間,在家中奔疲憊
的克里斯接到電話,傳來的卻是刺耳雜訊,沮喪的克里斯回到沙發上小眠;蘿絲
與雪倫開車回到灰色的家中,蘿絲安詳地看著沙發,上面沒有克里斯;再切回躺
在沙發上的克里斯,忽然驚醒,他感覺到蘿絲在身邊,但他卻什麼也沒看見。

在我看來,這是一部驚悚而又哀傷的故事。

故事的背景應該有三個空間:
現代的沉默之丘:克里斯與警察之後進入的地方。
1974年的沉默之丘:蘿絲與西柏兒與克莉絲塔貝拉等鎮民所存在、塵灰籠罩的地
方,應該是由瘋狂信徒的抗拒邪惡的強大意念所產生的。
魔域的沉默之丘:因燒焦亞萊莎的怨念而生,有著許多奇怪生物體、蟲子,並不
時侵襲1974年的沉默之丘。

其實這部戲很多地方真的沒有交代清楚,像是何以亞萊莎為何被指為女巫?又她
為什麼可以產生分身?邪亞萊莎應該不是實體,那又為何善亞萊莎─雪倫會是實
體?如果邪亞萊莎的出現是為了復仇,那又為什麼要產生一個善亞萊莎?魔域的
空間又為什麼會不時的與1974年的空間重疊,是邪亞萊莎的力量造成的?目的是
為了將這些已死之人拉進地獄?又這些信徒為何可以預知空間重疊的時刻進而發
警報?

故事的最後,善亞萊莎再看了邪亞萊莎後被附身或是同化了,合體後的亞萊將蘿
絲帶進灰色的空間,應該可以看成1974年空間的延伸,沒有其他人,只有她與她
的母親蘿絲。亞萊莎對母親的渴望依舊強烈,邪亞萊莎比善亞萊莎來的更強,當
然原因可能因為善亞萊莎也就是雪倫在外面的世界過著受人寵愛的日子,而邪亞
萊莎只能受困在1974年與魔域的沉默之丘,處心積慮地復仇。或許這可以解釋善
亞萊莎(雪倫)的存在,因為邪亞萊莎沒有足夠的力量開啟魔域之門,她需要實體
媒介才能來到地面上,因此雪倫才會不停的受到招換,要她回去沉默之丘,或許
就是要她作為實體媒介,只是最後是由蘿絲擔任。

克莉絲塔貝拉說過一句話:「惡魔不能信任。」是蘿私下場的最好解釋。蘿絲為
救女兒一命與邪魔交易,邪亞萊莎看似目的單純,實際上卻另有圖謀。我想對邪
亞萊莎而言,復仇是必要的工作,但她一定還有更大的目的,或許是離開沉默之
丘,再度擁有母親的愛,因此她最後合併了雪倫,並且帶走蘿絲。

本片的善惡沒有絕對。如似乎是但表善的信徒,卻對一個無辜的女孩下毒手,造
成她原本純潔無暇的心變的扭曲醜陋,並且燒死無辜的女警。而似乎代表惡的燒
焦亞萊莎與邪亞萊莎,她們的邪也是因為信徒的惡行所生,對鎮民復仇無可厚非
,不過最終自私的帶走蘿絲,似乎也說道惡始終為惡吧。

我覺得從蘿絲進入塵灰籠罩地沉默之丘開始,就註定回不去真實世界了。畢竟雪
倫是那個世界的人,如果雪倫最後保有自己的意識或許可以,但她卻始終在狀況
外的樣子。然而蘿絲自己的的立場也動搖了,從一開始不顧丈夫反對極力要帶雪
倫到沉默之丘開始,她對女兒的愛就越來越深並且越來越扭曲,也或許因為這樣
也讓邪亞萊莎趁虛而入,帶走「只要有女兒就好」的蘿絲,回不去真實世界,看
不見只能感受到丈夫。

「母親是孩子眼中的上帝」,本片所提及的母女關係有從幾十年前的塔莉菈與亞萊
莎,蘿絲與雪倫,1974年空間中的安娜及其母親。塔莉菈因為未婚生子,因此對宗
教壓迫產生怯懦,因而放手交出自己的女兒亞萊莎任其凌虐,在時間停止的1974年
的空間中不斷懊悔;蘿絲說雪倫雖是領養來的,但她第一眼就知道她是她的母親,
對雪倫的愛,讓她義無反顧的作一切抵抗只為救她女兒回來;安娜為了母親偷跑到
邪魔的據點找食物,在安娜慘遭分屍之後,其母換來的卻是克莉絲塔貝拉的:「妳
也知道她去過禁地,我們救不了她的。」,安娜的母親雖悲傷也還是屈服在克莉絲
塔貝拉之下。感覺好像有它的意義在,但是不知道是電影著墨不多,還是我沒想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流汗 的頭像
不流汗

paradoxical paradox

不流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